梁無相傳奇

「 平生但愛琴書劍,更愛那無愁不夜天,可笑世間人眼淺,等閒風月愛金錢」—像這樣的唱詞,你會聯想到怎樣的角色?「她」就是《新梁祝》裏面伴在祝英台身邊的丫環人心,如此豪邁的氣概皆因擔演的演員是曾經盛極一時的「女小生」梁無相。梁無相一生充滿傳奇色彩,但現存的資料不多,影片又零落散佚,益發勾引無窮神秘的想像,從散落的報章剪影與斷裂的雜誌報道裏,只知道她生於上海,有一個姐組叫做「梁無色」,姊妹二人的名字合成「無色無相」,來自篤信佛學的父親所取,帶有色相皆空的禪意,也為日後姊妹二人台上一生一旦的性別形態刻銘了記認!梁無相自幼出身於京劇訓練,七八歲已經踏上台板,移居香港後轉移鑽研粵劇演出,致力學習當時流行的「新馬腔」(即名伶新馬師曾的唱腔),由於深得神髓而被譽為「小新馬」,特色是「歌音嘹亮,聲清氣移」,逐漸開展了伶影雙棲的演藝事業。其實,梁無相的「傳奇性」不只在於她的出身與名字,也建基於她戲內戲外的「真身演出」,作為「女小生」的她最廣受歡迎和愛戴的不是戲曲電影的才子書生角色,因為有任劍輝珠玉在前,難免給比下去而被遮蓋,她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銀幕形象是西裝筆挺、顧盼自豪的公子哥兒模樣,更讓人遐思霏霏的是她在舞台下、鏡頭外的日常生活也愛作男裝打扮,而且舉止風流倜儻,也同樣恃才傲物,桀驁不群,跟女性友伴出雙入對,視社會規範如無物,甚至曾經為情仰藥自殺,獲救後銷匿了蹤影。

儘管在五六十年代那個光景梁無相沒有所謂「出櫃」的宣示,但她的雄性姿態與同性傾向早已張揚於戲行內外,曾經有老年影迷在網上憶述地說:「在香港看了幾十年電影,梁無相、張國榮等都是女戀女、男戀男,影迷都沒有大驚小怪,也不會用奇異的眼光看待,他們也沒有給社會帶來任何不良影響!」可見當時觀影者對銀幕偶像採取的寬和態度,同時也反過來反襯了時代走得愈遠,社會愈趨保守和禁忌的意識形態。事實上,梁無相的「酷少」(Butch)形相,不但瘋魔了當時或日後無數或虛或直的女影迷,而且也凝定了光影裏風采動人、撩人的意態。

香港電影之女扮男裝.十二

作者: 
Year: 
Month: 
Day: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