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忘記高倉健的《夜叉》

日本演員高倉健一生演過的電影之中,我無法忘記《夜叉》,因為《夜叉》的確很特別,沒有導演會這樣拍一個黑幫大佬題材電影,但降旗康男又竟然真的這樣拍,而最後就成了獨一無二。降旗康男把本來應該是十惡不赦的黑幫大佬,變成有情有義的男子漢;把本來應該是血肉橫飛、血花四濺的仇殺場面,變成一首詩,如記憶像鐵路一樣長。

戲中幾個場面,手法都很獨到。先是戲初,高倉健在漁港送別兒子上學去,他一直看著兒子奔跑到遠方的背影,年輕人輕快的步姿,令他想起自己昔日的背影──他也曾經像兒子一樣,奔跑到前方,但他手持的不是書包而是武士刀,他要把前方的一列人全部殺掉。這種今昔對比,流露兩代人的不同人生;看到的,不是殺人的恐懼,而是詩意。降旗康男用影像來寫一首「往事不堪回首」的抒情詩。

高倉健用武士刀劈友,手法之執著,盡現個性。其中一個鏡頭,是他一刀送入對方身體,對方身體的鮮血,像噴泉一樣,直射他的胸膛,甚至臉龐,血液之多,遠超現實。但高倉健一臉堅定,沒有抹臉,亦不哼一句,而背景則一直奏著爵士音樂。我一看,就斷定,這場戲完美呈現了男性優雅的雄風。

高倉健在《夜叉》演的昔日黑幫大佬,給人的印象實在太深刻,甚至令人懷疑,日文「Aniki」(大佬)的叫法,就是等同叫高倉健嗎?現在一叫Aniki,就令人想起當年還在戲中演小混混的北野武。高倉健演的大佬,與北野武是有很大分別的。高倉健給人一種「正道」的氣質,他做大佬,不是他嗜殺,而是因為他的命。

高倉健演的電影,總是流露出男人的力量,深懂「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的收放之道;更重要的是,無論在什麼處境,都堅守做一個真漢子的典範。高倉健在《夜叉》的內斂,不露鋒芒,正是演技的最高層次──他不想被人知道他的過去,但他的過去又構成我們看見他的現在。

日本金像導演降旗康男可能是最懂得拍高倉健的人,高倉健也是他的電影代言人,一種俠骨柔情的真男人。他們合作電影20部,像《夜叉》、《車站》、《情義知多少》和《鐵道員》等,都是我們最愛看的二人合作。二人在2012年完成的公路電影《給親愛的你》,卻不幸成了高倉健的遺作,令人惋惜。

高倉健早前因病離開了人世,回憶他的電影時,我就想起了《夜叉》他與田中裕子在旅館合歡的一場戲,實在很經典。

作者: 
刊物: 
Year: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