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港產片最好看的時代

假如回到九十年代初,聖誕新年假期有成龍、周潤發電影上映,肯定群情洶湧。周潤發拍過荷李活片,回流拍華語合拍片,但我們都知道,最好看的還是港產片時代的周潤發。《大上海》便嘗試把這個黃金時代帶回來。

周潤發拍《大上海》,演出一代梟雄傳奇,令人回想到他在電視台的成名作《上海灘》。電視劇中他主演的角色許文強,是在民國初期善良的知識分子,為世所迫輾轉變成上海黑幫頭目,後來因勢力過大,被法租界當局派來的殺手亂槍射死一幕,到今天有不少人仍然記憶猶新。

再是杜月笙作藍本

在那個動盪的上海年代,有不少類似《上海灘》的真實人物和故事,其中以買賣毒品成為上海大亨的杜月笙,他的事迹便經常被轉述,甚至歌頌,及改編拍成電影。杜月笙以幫會頭目身分,在戰爭時期動員門生積極參與抗日,又協助官方策劃暗殺漢奸行動。後來上海淪陷,杜月笙逃到香港,結婚定居終老。這個人物一生經歷大起大落,充滿豐富的戲劇材料,更何况他5 次結婚,糾纏在多段感情關係之中,假如莎士比亞仍然在生,也會對他的史詩人生感到興趣。杜月笙成為了「上海梟雄」的原型,造就了電視劇《上海灘》,亦啟發了由王晶執導《大上海》的人物和故事藍本。

《大上海》的主角叫成大器,片中描寫成大器整個人生,包括了由年輕到發迹及身處戰爭爆發的三個時期,是梟雄的誕生,也是梟雄的隕落。背景年代跟杜月笙的歷史相似,由民國立國後一直發展到二次大戰前夕,年輕到發迹時期由黃曉明來演,戰爭爆發上海淪陷的時期則由周潤發來演,過去與現在的戲分大約各佔一半。

故事鋪排由現在的成大器、即周潤發獨坐房間開始,其實這時候正是他因政治理由被迫離開之後重臨上海,他正要向日軍策動大反擊,但片首劇情未有明確說明,要一直發展至中後段,故事才回到這個起點,然後便推向劇情高潮。成大器在行動前夕,回憶年輕的生活和愛戀的時光,於是畫面便帶觀眾回到他的年輕歲月。

黃曉明演頑皮的黃毛小子,很難會不稱職。

這幾段戲主要交代兩個人,一是成大器身邊的莫逆之交,這個胖子日後亦一直是他的隨從。另一個更重要的人,就是他暗戀的女子葉知秋。葉知秋個性倔強,這點從她無懼被打被罵也要學京劇便可得知,她追求京劇藝術,此志不渝。有理想、有個性本是好事,無奈竟因此而造成兩人相愛的障礙。

新古典主義戲劇結構

影片從中年的時空出發,回憶穿插,時空跳躍但平均發展,從黃曉明主演的回憶片段回到周潤發的現實,但回到的又是較現實早一點的時間,並不是影片開首的時空,形成了多重空間。《大上海》的劇本,是新古典主義戲劇結構的良好示範,結構嚴密,肌理分明,就好像希臘戲劇與亞里士多德在2000 多年前已經確定的時地人三一律及五幕劇。時空雖然跳躍,但交代清楚,而且環環緊扣。

同時也善用了史詩悲劇的精髓,由寂寂無聞的年輕小子,道出非池中物的人生,再到一代梟雄面對時代的困局,人物與時代共鳴,節奏明快,就像一列高速駛向未知未來的列車。是以古代版《伊底帕斯王》的骨幹,滲糅莎士比亞式史詩悲劇,再以現代電影蒙太奇式時空呈現。

我們在短短的個多小時中,見盡主角不斷憑睿智與氣量,化險為夷,轉危為機。這部分的戲,大多落在黃曉明身上。他的樣子其實帶點狡黠,但勝在劇本寫得好,特別是其中一場當師父洪壽亭被軍方捉拿,他便獨闖軍營,與將軍之子交鋒,他甘願接受對方的酷刑,但其實是以小虧藉機提出共享銀行生意的利益來誘使對方放人。這場博弈,就像兩軍兵法的較量,對方人多兇惡,己方人少力薄,不能力敵,就要智取。劇本刻劃年輕的成大器,思想老練,有智有謀,清楚目的是救人,而不是意氣之爭,這場戲是把成大器和將軍之子兩個年紀相若的人物來一次較量,以將軍之子的幼稚狂莽,拱起成大器的高瞻遠矚。戲劇動機明顯收到良好效果。不少改編歷史故事的古裝大片,尤其是取材三國時代的角力,都很強調敵我之間鬥智與鬥力的衝突,而鬥智與鬥力也是中國孫子兵法的精髓, 今天西方管理學說強調「雙贏」,避免「雙負」,其實也是同等道理。

問題是知易行難,很多歷史大片胸懷動機,卻不一定能夠理想地實踐。《大上海》在編寫突顯成大器智慧的幾場戲,構思都上乘而精彩,沒有畫虎成犬的尷尬。成大器的勇智,大概也可以視為現代領導人物應具備的特質,以小虧換大勢,化危為機,締造雙贏局面。不追求獨霸武林的浪漫主義,而實踐「有錢大家搵」、「你有你世界,我有我天地」的機會主義、實用主義。

真正周潤發的拿手戲

影片給予周潤發和黃曉明同等機會發揮,周潤發經歷了許多合拍大片的演出之後,《大上海》的演出尤其得心應手,發乎體膚,令人感動。荷李活片《血仍未冷》(TheReplacement Killer) 或《再戰邊緣》(TheCorruptor)把周潤發塑造成硬漢或悍警,假如不是對他了解不深,便是美麗的誤會。周潤發的演出應該像《大上海》一樣,剛中帶柔,甚至是以柔制剛,才是他的拿手戲。中後年的成大器,寫和演都比年青時更柔情和更重情,他在舊愛與新歡兩者之間抉擇,雖然心繫舊愛,但也沒有辜負新歡,寫情的戲,毫不遜色於跟日軍及漢奸對抗的場面。

戲中成大器絕不會因恐懼而流淚,卻會因為愛人而哭。其中周潤發重遇已婚的舊愛葉知秋,葉知秋離開前叫他不要再記掛往昔的感情,鏡頭由右至左特寫捕捉周潤發的反應,他由強顏歡笑到潸然淚下,短短一個鏡頭,但演員完全把握了。

《大上海》主角的下場,不是時代不是宿命,而是性格。就像莎士比亞悲劇,性格決定了命運。看《大上海》,就像回到最精彩、最賣座的港產電影黃金年代,影片製作質素極高,有港戲港味,編導演三方面都表現卓越。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