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啟示錄》路蘭四層空間建築

基斯杜化路蘭的《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與他的前作《潛行凶間》(Inception)很相像,就像「兄弟作」、「上下篇」,但延續的不是相同題材故事和人物,而是路蘭對時間和空間的新想像。

路蘭一直嘗試顛覆電影中的時間,意向是很明顯的,從首部長片Following 到《凶心人》和《白夜追兇》,再到近年加大野心的《潛行凶間》和《星際啟示錄》,全部都在圍繞時間命題一路推演。從顛覆故事時序,到實際環境晝夜難分,繼而進入似虛既實的夢境,現在伸展到星際黑洞的時間膨脹。電影蒙太奇理論、愛因斯坦相對論、霍金宇宙論都用上了,連太空黑洞都進入了,還實踐了物理學上可行的時光之旅,時間之談還可以怎樣再「進化」下去呢?路蘭探討的時間命題是否到《星際啟示錄》為止呢?這實在是對路蘭引頸以待的
期盼,等到他下部新戲上映,一切便有答案。

路蘭的空間—— 夢境

路蘭致力探索和顛覆電影的時間,建立「路蘭的時間觀」,同時他亦要藉此探索另一個空間,一個超越固有電影和現實的空間,建築一個「路蘭的空間」。《潛行凶間》就是很好的例子,當主角們進入夢境,夢中的一小時,只等於現實五分鐘,在新的空間一天的時間便不止24 小時,時間多了,可以創造的事物便增加。戲中有不少場面,都以慢鏡交代現實像是凝住了的時間,同時平行剪接急促緊張的夢境時間,這個極端的差異,形成了在路蘭電影常見的驚悚對比。戲中出現兩次的危機,都是主角們入睡後身體快要掉入水中,但在夢境之中仍有很多事情要去解決,這就是驚險所在。

時間延長了,亦拉闊了空間,《潛行凶間》把夢境中看見的空間和景觀進行再創造。戲中的遊戲規則是:千萬不要把在現實見過的舊有東西,放進夢境中,要不然會很危險。即是說,要把夢境創造成另一個新世界。戲中女演員艾倫佩姬被狄卡比奧邀請作為「夢境建築師」,她把夢中的平面城市,變成立體城市。當時他們在街道上往前行,經思想一轉,面前的街道立即九十度向上屈曲,然後整片大地再從天上屈曲板下來,城市頓時變成了一個盒子那樣,天空不是天空,而是城市倒轉的另一邊。

兩個人前行,走到盡頭,是屈曲了的道路構成一片高牆,他們反地心吸引傾斜身體繼續向上行,而且還把身子完全倒轉。

《星際啟示錄》主角們穿越蟲洞,到達首個星體,即是太空人Miller 到達的星體,那裏一片茫茫大海,忽然翻起巨海,巨海的形態,像一面巨大的牆壁,情况就令人想起《潛行凶間》那個屈曲的城市改造了。而這個「立體城市」構思,也在《星際啟示錄》中進一步被提到,當太空人向馬修麥康納希解釋蟲洞理論時,便屈曲對摺了紙張,來比喻宇宙中的宇宙,再用筆把紙張上下兩邊戳穿,來比喻作蟲洞。這個紙張的比喻,正好亦是《潛行凶間》的夢境建築實驗。

路蘭要把平面空間變成立體世界,在《星際啟示錄》的「Plan A」亦提到,首要解決的是重力問題。《潛行凶間》夢中的立體世界,老早已經能夠反地心吸引,後來當主角們一同坐着的汽車,正要緩慢地從天橋掉入水中時,汽車停留在空中的一煞,令夢境頓變成無重世界。祖瑟夫哥頓利域身處夢中的酒店房間走廊,成了無重力的迴廊,他要在空中飛行和打鬥,就像是夢中一場太空漫遊。無重力的浮遊,是考驗人類在困境的生命力。路蘭電影就是要把生命危機推向極致,迫使主角為了生存而爆發強大生命力。
五次元空間穿梭時空

《潛行凶間》其中一場夢境,是祖瑟夫哥頓利域跟艾倫佩姬走在大廈內的一條迴轉樓梯之上,但樓梯呈四方形態,二人似是向上走,但又像是向下走,構成視覺錯亂,不斷繞圈,無窮無盡。這一道無限前行的四方梯,跟《星際啟示錄》馬修麥康納希最後墮入的「Tesseract」,同樣是呈四方形態、層層疊疊的五次元空間,構思非常相似。也許,這就是路蘭心目中,帶着無限可能的立體世界,這個空間跨越夢境與現實,穿梭時空,可以回到過去,亦能透視未來。在路蘭這兩部電影之中,世界是立體的,不是平面的,他的立體世界還繼續縱向發展,出現多重空間結構。《潛行凶間》的夢境不只得一個夢境,而是可以發展出多重夢境。主角在夢境中再入睡,進入再深一層夢境,但亦可以繼續入睡,不斷向無限的夢境進發。戲中就出現了四重夢境空間,一重比一重奇異。主角們先在現實的飛機上集體入睡,進入了第一層跟現實城市接近的空間,接着再在這層空間的汽車追趕中集體入睡,繼而進入第二層身處酒店的空間,後來他們再一起在打鬥的房間集體入睡,進入第三層冰天雪地的追殺空間。最後狄卡比奧在雪地上的基地內,於剩餘非常少的時間裏,再犯險入睡,進入第四層夢境。在第四層夢境醒來時,他半身浸在水中,水中激起浪花,面前是超現實的城市和城牆。每一層夢境空間的時間,都比上一層過得要慢,於是在三層空間都危在旦夕的時刻,於第四層夢境,偷取了更多時間,鑽出了生存空間。

原創空間結構獨特

《潛行凶間》的原創空間結構,在《星際啟示錄》利用黑洞再次建築起來。同樣地,宇宙不止得一個宇宙,從地球出發,穿過蟲洞,花了地球的7年時間,先到達太空員Miller 的巨浪星球,再花掉地球的23年時間,到達太空員Mann的冰雪星球,然後再穿越「巨人」黑洞,再花掉68年時間,馬修麥康納希掉入五次元空間,而安妮夏菲維則到達最後亦最遙遠的星球,太空員Edmund 的理想生活國度,前後經歷了地球百年時間,實在是一大諷刺。
我們看見星際的四層空間結構,與《潛行凶間》的設計一脈相連,緊密呼應。路蘭非常迷戀多重立體空間的創造,由夢境「凶間」到星際啟示,《潛行凶間》與《星際啟示錄》的親密血源關係,亦在於此。路蘭電影的原創性,真的實在可以拿來跟史丹利寇比力克電影一起討論,相提並論。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