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愛的方程式》像黑洞的愛情

「究竟你愛我什麼?」愛侶經常都會這樣互問對方,當然人人都希望對方答: 「你什麼我都愛!」不過,《霍金:愛的方程式》(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把這個問題放到另一層次去思考:假如要愛一個人,你會愛他什麼?思想,還是身體?

有說,今年72 歲的物理學家霍金,學術成就已經公認與200 年前出生的達爾文,及百多年前出生的愛因斯坦齊名,是人類史上其中最有智慧的人。不少網站都有世界知名人士IQ 測驗分數的資料,一看之下才發現,原來這些大思想家,分數的確「非比常人」。例如霍金的分數是160,跟愛因斯坦一樣,而達爾文的分數更高,達165,果然大腦發達。不過,這些分數只是推斷,霍金根本沒有做過任何IQ 測驗,更討厭別人問他IQ 幾多分。若只計IQ 分數,他們又不算最高,自有紀錄以來,有人取得更高分數, 例如已逝世的世界棋王Bobby Fischer, 便有187 分, 不足說笑, 韓國有土木工程師, 分達更達210,簡直瘋狂。

情緣與智慧有關?

你會因為一個人的IQ 高,而愛上這個人嗎?《霍金:愛的方程式》的情緣,多少都與「智慧」有關。戲中,回到霍金雙十年華青春時,他進入英國劍橋大學修讀博士學位,他當然是尖子,但在劍橋大學最多就是尖子,尖子氾濫,再加上他的外表橫看豎看也不易做到偶像派,要追女仔,怎麼辦?片中一場參加學生舞會戲,就有得睇。

霍金看上了一位慧黠的氣質女孩Jane,借機搭訕,開口就自稱讀理科,估對方讀文科,又再問對方讀什麼。他跟女孩搭訕,樣子總是好怕醜似的,但其實說話有幽默的睿智。後來他在另一個聚會場合再遇女孩,女孩跟大班朋友一起,身旁還有男孩,他竟然又不怕醜,當着眾人面前,約會女孩。優雅的劍橋女孩沒料到霍金會這樣唐突,尷尬之下一口拒絕,霍金竟然又臉不紅耳不熱,笑着離開。不知這段情節有多真實,但就證明了一個「方程式」:不怕醜的男孩,往往就追到氣質女孩啦。

大概,從戲中所見,霍金絕對是一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他不一定時刻都喜歡跟別人溝通,就算在朋友聚會,他有時都會獨自沉思。其中一場,年輕的霍金邀請Jane 去舞會,他斗膽帶人家遠離人群,走到一處看星月看天空。假如別人能夠進入他的世界,也許就會感受到宇宙只有你和他的浪漫。不是霍金為人特別浪漫,用浪漫來形容霍金無論如何也不恰當,但是,當一個對宇宙有超凡研究的年輕人,只帶你一個去看星,你大概都會受寵若驚。

《霍金:愛的方程式》是根據霍金第一任妻子,即那位劍橋女孩Jane 撰寫的回憶錄Travelling to Infinity: My Life with Stephen 改編。電影編劇Anthony McCarten 在早年讀過The Brief History of Time 之後, 便對霍金「一見鍾情」。他於2004 年再讀到Jane 的回憶錄後,便開始着手私下改編,當時根本未得到版權及沒有找到投資者。

McCarten 學了霍金,膽粗粗竟然主動找上Jane,登門拜訪,跟她談了數次。一年之後,他帶着劇本初稿,去找今天這部戲的其中一個女監製,女監製竟然又被McCarten 打動,聯同他一起,花了三年時間,說服Jane 允許把回憶錄改編拍成電影。

忠於現實強調英國味

這部戲註定不會易拍。正如戲中霍金發病後,無法再說話,得到一個發聲裝置,但戲中的Jane 發現,為什麼發聲不是英國口音,是美國口音。為了忠於現實,影片很強調英國味道,導演JamesMarsh 是英國人,編劇固然也是,為了正統的英國口音和氣質, 男女主角Eddie Redmayne 和Felicity Jones 都是英國戲劇出身,而且都是學院派尖子。Redmayne 是劍橋大學畢業生,而導演和Jones 則讀牛津。氣質是很重要的,正如女主角Felicity Jones 初見Jane 時,就形容對方舉止優雅像個貴族。是什麼舉止呢?竟然是Jane 拿起水杯喝水的動作。

最感困難的, 是扮演霍金的Redmayne。既要學習霍金的舉止神韻,又要學習同類病患者的形態,扮過了頭就是醜化,太拘謹又形不似。扮普通病患者還可以「側側膊」,但演的是霍金,世人的目光就注視在你身上,沒有一點機會行差踏錯。Redmayne 演得怎樣呢?扮相的確很似,甚至更「美化」了本人,因為Redmayne 本是有型有款的模特兒。但至於眼神、思考和睿智,就似乎未太像一個「宇宙學家」。不過,影片不是要說宇宙大道理,而是寫情,Redmayne 的演出還是合格的。故事高潮是霍金發病後,對這段愛情的考驗,更清楚一點說,是對女伴Jane 的考驗。Jane 由一個年紀尚輕熱愛文學的女孩,要突然變成一個懂得照顧殘障人士,又要照顧多個兒女的家庭支柱。這個愛的方程式,又應該如何去寫呢?

當愛情只有責任

《霍金:愛的方程式》看到霍金思想的偉大,但更看到Jane 犧牲自我的偉大。雖說是愛,但更大程度是責任。Jane 愛上年輕的霍金,多半是因為他的學養才華,但在往後日子,就是責任。電影中,看到二人精神上的矛盾:Jane 對霍金早期理論否定上帝,感到無可奈何,其實她能夠一直堅持下去,宗教信仰給她很大支持。另一方面的矛盾,是愛情的本質。當愛情再沒有愛,只有責任時,一段關係又如何走下去呢?

戲中最好看的一段戲,是教堂詩班指揮Jonathan 的出現後,令到二人關係轉化成三人同行。聖經「歌林多前書」中所說的「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等,正好在三人同行的日子中完全體現。這是一個超越愛情的處境,他們像是一同掉進了黑洞,難以再用常理、經驗去預計未來的處境。跟患病的霍金一起,是一場黑洞之旅,永遠不會知道何時才會看見光,但這也是一趟穿越時光的愛情之旅,因為霍金、Jane 和Jonathan 最後都彷彿回到最初,找回愛情的感覺。

《霍金:愛的方程式》讓人看見愛情,更讓人深刻體會愛情的考驗,為愛而犧牲的高尚情操。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