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電影

上周說起二十年前幾部值得紀念的香港電影,有讀者傳來這個「2014二十歲的電影」連結(主要是荷里活電影;http://letterboxd.com/derek0810/list/films-that-turned-20-in-2014/),便也在心裏略略想起其中哪些是自己曾看過的。其中《危險人物》(Pulp Fiction)、《阿甘正傳》(Forrest Gump)、《這個殺手不太冷》(Leon: the Professional)、《幕後謊言》(Quiz Show)等都是當年在戲院看的;有的在後來補回如《四個婚禮一個葬禮》(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當然也有至今未看的。

  由是又在腦中搜索,今年滿二十周歲的香港及華語電影,除了上周說到的《重慶森林》、《東邪西毒》、《西遊記》等,還有那些是有印象的。《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應是值得一記的,當年打開了電影改編舞台劇的風潮,儘管後來也後勁不繼,但當年那齣電影甚受歡迎,劉雅麗主唱的主題曲我也常哼唱。二十年倏忽而過,當年四朵金花各散東西各自命運又是如何?事隔多年去年舞台劇再在北角新光上演還改編成大陸電視劇《愛在春天》;事實上春天沒有爽約只是春天已經歸去又有誰可以留住?

  有文本可依的(民間傳說亦是一種),徐克一九九四年的《梁祝》也值得記取。當年吳奇隆與楊采妮飾演梁山伯與祝英台這組合也算新鮮,更有趣在徐克把梁祝故事帶到胡人亂華、漢室偷安南方的東晉背景,秉承其一貫亂世視野,又將官場權勢、反封建思想以至同志疑雲、情慾解放引入,是一次很不俗的「故事新編」。

  特別有印象的還有《紅玫瑰白玫瑰》,張愛玲小說改編一向考人,是次負責電影編劇的是林奕華,保留原作神髓之餘也與原著對話,值得花時間細嚼。電影分別由陳沖與葉玉卿飾演王嬌蕊(紅玫瑰)與孟煙鸝(白玫瑰),後來重看時我想過,如果陳沖與葉玉卿調換角色演繹該會如何?該年電影改編自小說的,還有張藝謀改編自余華的《活著》,由好戲之人葛優飾演福貴,電影時空橫跨國共內戰、大躍進、文革前後三十年,悲歡離合福禍無常,而終又以苟活為堅毅精神的張藝謀式溫情作結。電影當年在戲院看的,只記得很多死人和血,印象卻模糊了。

  一九九四年值得一記的還有姜文演而優則導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初執導筒即拍出一齣很有水準的電影。這也是一齣改編自小說的電影(原著為王朔的《動物兇猛》),寫十來歲的一群軍幹子弟,在文革浩劫大人缺席之下,在北京城中獲得空前的解放,也算是對歷史的另一種個人詮釋。電影保有原著少年動物性的一面,但也灑上大片大片溫煦浪漫的陽光,尤其是電影中馬小軍與少女米蘭如虛似實的邂逅,或者記憶本來就是可以重組和充滿虛妄的。

  以上所提的都是一些有原著(舞台劇、民間故事、小說)可依的作品,如果不把此考慮,當年我看過的電影還有《新同居時代》、《晚九朝五》、《金枝玉葉》、《西楚霸王》、《醉拳II》、《醉生夢生之灣仔之虎》等,好壞難以逐一細說,有些影像也近乎淡忘,只剩下了名字。奇怪是其實當年我不算常入戲院,但不知為何回想還是儲存了不少影像。也許我私下的記憶也是少不了重組和虛構。更私密的記憶是我在回想這些影像時,想着哪些電影在哪間電影院看,獨個觀影還是有人相伴,記起一些又忘了更多,只知道,曾經屹立於市的電影院很多家已經不在了,而曾經結伴觀影的友人亦大多各散東西,獨留下影像獨個兒知獨個兒喚起那二十年前的光影距離,而這也是人生正常不過的。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