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剛健的美與狂

著名編劇邱剛健逝世一周年,三聯書局為《美與狂:邱剛健的戲劇.詩.電影》舉辦新書發布。一班朋友、編劇、導演都出席聚會,念他的詩,有黃仁逵的伴奏。邱太太向陽女士,從北京飛來,專程帶來邱剛健在台灣出版的最後一本詩集《再淫蕩出發的時候》。

一致認為,從無異議,邱剛健是香港電影史上最重要的編劇,他的劇本在八十年代新浪潮電影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力。他寫的《投奔怒海》公映時,我剛入行做編劇,跟成龍和洪金寶度諧趣功夫片,我不明白,為何他寫的劇本和我們寫的完全不同。於是,我問編劇上司鄧景生。阿鄧說「他寫的是意境,跟我們每一場戲度笑話,搞場面設計是不同的,你千萬不要學。寫了也給人丟掉。」

邱剛健寫的劇本在當時可以說是橫空出世,與別不同。在八十年代寫的《胭脂扣》、《唐朝豪放女》、《地下情》、《說謊的女人》,擅寫女性題材,當時的福星片,新藝城喜劇橫行,女演員只是花瓶。他將香港的獨特城市感,勾畫在這一班現代女性身上,特別前衛和反叛。論前衛,莫如七十年代,他經典之作《愛奴》。以古代一宗妓院謀殺案,寫出前所未有女同性戀的愛與死亡。

他寫死亡, 也是別有一手, 同樣以「死」決志、大演身手的張徹,將死處理得華麗落幕,而邱的死亡是一種儀式的提升,如《殺出西營盤》的葉童和《唐朝豪放女》的夏文汐,以死成全未完成的責任,轉化出生命的另類追尋。

邱剛健信佛,相信輪迴,他告訴鄭佩佩,唸金剛經唸到有境界,會有一種感應,與死去親人同在。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