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故事重新演繹《出埃及記》

2014/1列尼史葛(Ridley Scott)已逐漸成為二十一世紀史詩式巨片的第一人,其新作《出埃及記》(Exodus: Gods and Kings)重拍《聖經》摩西(Moses)的故事。Cecil B. De Mille的《十誡》(The Ten Commandments)無疑是這個故事的代表電影改編。不過我們最常看到的三個半小時彩色版本的《十誡》,本身已是導演的默片《十誡》的重拍,默片版本除了寫摩西的故事,還有十誡本身對現代人有何啟示,所以片名可以是《十誡》而不是《摩西》或《出埃及記》。但彩色版就將現代部分刪去,但保留《十誡》的片名,所以某程度上列尼史葛版本叫《出埃及記》有多少正名的成份。

這個版本有其創新之處,從一開始已可看到。摩西與王儲拉美西斯(Rameses)情同兄弟,他們快要領軍,拉美西斯之父王塞提(Seti)對神明之言深信不疑,女祭司作出的占卦,說戰役中將有一個王者被救,救他的人將來都會成為王者。在場人士都知道說的是摩西及拉美西斯,而摩西是比較好打的一個,此卜卦意味着摩西會在將來取代拉美西斯成為法老。一上戰場,拉美西斯故意叫摩西做後援,自己很大意地勇闖敵陣,結果又真的被摩西所救。

聖經故事中,摩西本是希伯來奴隸,因為塞提深感希伯來人的人口增長過快,於是在某年下令將希伯來人的新生嬰兒殺死,摩西本為其一,但其母將他放進藤籃隨尼羅河飄浮,結果被埃及公主所救,在埃及王室長大。列尼史葛版本中,塞提王之所以下殺嬰令,是因為有預言指解放希伯來人的領袖將於該年誕生。這一改動,與《聖經》中耶穌降生,而令希律王(代羅馬人統治猶太人的王者)下令殺嬰相似,耶穌之父母帶他逃到埃及。而剛才「救王者的就是新王者」的預言,也有古希臘卜卦的意味,伊底帕斯王(Oedipus)的悲劇將是從「弒父娶母」的預言而起,但命運是躲不過的,躲不躲都會中。

自然災害即神蹟
戰役過後,塞提命令拉美西斯去監督希伯來奴隸的工程進度,此安排有如對拉美西斯的懲罰,摩西過意不去,代他去做,因而得悉自己的身世。聖經故事中的摩西是因為眼見埃及人管工無理鞭打希伯來奴隸,錯手將管工殺死,因而羞愧地離開埃及。在這個版本中,摩西是有殺人,但原因是他的侍從偷聽到摩西是希伯來人之事,被摩西滅口。紙包不住火,塞提王駕崩後,摩西是希伯來人之事被揭發,拉美西斯將摩西放逐到不毛之地,摩西從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變成地底泥,再加上途中有人派了刺客殺他,這一輪的情節很像列尼史葛的舊作《帝國驕雄》(Gladiator)。

此版本將摩西與拉美西斯設定從一開始就有手足的關係,埃及人與希伯來人的對立,亦成為兄弟間的對立,這一設定頗像夢工場於十幾年前,將摩西故事拍成動畫的《埃及王子》(The Prince of Egypt),在那片中摩西直接了當的以拉美西斯弟弟的身份長大。《出埃及記》片頭中兩人同上戰場,帶出他們既有手足之情,又互相猜疑一幕,在《埃及王子》則以他們在城中鬥馬車,闖出大禍來展現。

既然拍挪亞方舟的《挪亞:滅世啟示》(Noah)以3D拍大洪水作為影片的重心,在二十一世紀去拍摩西就少不免要以高科技去拍連串神蹟,包括十大災劫,以及最為重要的摩西分紅海。《出埃及記》對神蹟的處理最特別之處並不是如何壯觀,而是神蹟背後的理念。首先這版本的摩西沒有木杖,而聖經故事中的木杖是摩西行神蹟的工具,取而代之是一把刻有拉美西斯之名的劍,這把劍是片頭中塞提所贈,拉美西斯也有一把,刻的是摩西之名,塞提有此一着,是想提醒兩人,他們是二為一體。

即使將木杖換成寶劍,此版本的摩西也沒有用它來行神蹟,此片的神蹟絕大部分是自然災害,雖說是自然災害,它們並非「自然」出現,是由一個神去令它們發生。十大災劫的三分二,影片有意的將它們解釋成有因果關係:先有鱷魚咬死尼羅河上的人及魚,才令尼羅河變成血海,河水變成血,再令其他牲畜大量死亡,導致有大量害蟲。只是最後一劫,長子之死則無法以自然災害解釋,拍出來是有一片烏雲覆蓋埃及,兒童的死亡像燭光熄滅,兒童斷氣的處理有點像《埃及王子》。

有權回去嗎?
分開紅海一幕,則以海嘯來舖排,水退開是因為海嘯前,海水像被抽走般往後退,到埃及軍隊都進入海床後,海水重新湧入,完成海嘯的周期。因為完全避免像魔法般的神跡,也就沒有火柱,十誡也不會像火炎般刻進石板,要摩西親手刻上。影片長兩個半小時,篇幅有限,只概括的提金牛犢之事(只得一個半小時的《埃及王子》沒有提)。相信只是依靠觀眾原本所知,自己補充內容。只是金牛犢一事代表摩西與亞倫的權鬥達到頂點,這個版本無法去像先前的改寫好好發揮。不過列尼史葛的前作間中有導演版本,本片的公映版本雖然只得兩個半小時,說不定一年後會有一個三個半小時的導演版面世?

列尼史葛舊作《天國驕雄》(Kingdom of Heaven)拍十字軍東征,當中有對今天美國侵略中東的指控,令不少西方觀眾不快,但又不見得能討好阿拉伯世界。《出埃及記》再有相似的歷史修正。例如影片一開頭強調希伯來人已經做了四百年的奴隸,有一點他們甘願為奴的意味,後來明顯的看到很多人寧願繼續做奴隸,都不敢向未知的自由走去,這固然是人性所在,未必與民族有關。

但最要命的一點是片中摩西帶着這四十萬或六十萬的希伯來人回到迦南(巴勒斯坦)這許諾之地,而摩西是知道那土地是有人居住的,拉美西斯其實也是明白這點才看扁希伯來人根本離不開埃及。怎會有人願意讓出領土給幾十萬人?唯有靠幾十萬人的拳頭去搶。用修正主義的眼光去看,無疑會看出對上世紀以色列立國的隱喻,鍚安主義者(主張猶太人回到巴勒斯坦立國的人)將巴勒斯坦視作一片「無人之地」,是給「無地之人」的猶太人的絕配。但其實是否真的無人?當然不是。覺得以色列不應存在的,自然會對號入座同意列尼史葛的隱喻,不過同意以色列人趕走巴勒斯坦人是合情合理的,亦可以拿這一段戲去視為他們的舉動護航:摩西明知到有人都要硬闖,我們照做有錯嗎?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