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房間的國事性事:《外交手腕》、《藍房情殺案》

第43屆法國電影節現正舉行,這次介紹兩部片長略短但短小精悍的作品:舒倫道夫(Volker Schlondorff)新作《外交手腕》(Diplomacy),以及再次演而優則導的Mathieu Amalric與自己女友一起擔當幕前幕後的《藍房情殺案》(The Blue Room)。

《外交手腕》其實於上月的德國電影節放映過,導演身為德國人,歸入「德國電影」無可厚非,不過影片的背景是巴黎、原著的戲劇是法語、兩位主角是法國人(雖然他們飾演的都不是法國人)、對白亦以法語為主,說本片接近法國多一些,恐怕不會有人異議。舒倫道夫十幾歲時隨家人移居巴黎、在那兒讀電影,也做過雷奈(Alain Resnais)的副導,才回到德國展開導演事業。《外交手腕》不是他首部法語片,他於三十年前拍過《Swann in Love》,改編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追憶逝水年華》(In Search of Lost Time)的首部。

《外交手腕》改編自Cyril Gely同名戲劇,時代為1944年8月,巴黎被盟軍光復當天的凌晨至早晨。盟軍於當年七月登陸諾曼弟後勢如破竹,快將攻入巴黎。Choltitz將軍於兩個月前被納粹調到巴黎擔任總督,他是身經百戰的軍人,他不是納粹黨衛軍,但在二戰末段,多次被指令「善後」,包括在蘇聯紅軍反擊前,在烏克蘭屠殺猶太人。巴黎是希特拉最愛的城市,眼見自己快被打敗,希特拉下達「玉石俱焚」的命令,將巴黎摧毀。

盟軍兵臨城下,經過不眠夜的Choltitz於凌晨四時開始工作,預備摧毀計劃的最後階段。計劃成功的話,不單著名地標會被炸毀,更會令塞納河缺隄,將巴黎變成人間地獄,市內過百萬市民難有存活希望。忽然有一人影從黑暗中步出,他是中立國瑞典駐巴黎領事Raoul Nordling。他怎進來的?原來Choltitz所處的這間酒店套房,是當年拿破崙三世和情婦幽會之地,房間有秘道。Nordling雖是瑞典人,但在巴黎土生生長,熟知此城的正史秘史。

別毀了巴黎
Nordling早知希特拉的滅城大計,勸Choltitz不要執行。Nordling的武器只是一張嘴,搬出「你會在歷史臭名遠播」、「巴黎被毀、德國也不好過」等理據,試圖令Choltitz放棄軍人就是絕對服從命令的人生態度。正當Choltitz有所動搖時,他想起希特拉派他來巴黎前,頒佈針對軍官的「連坐法」:若軍官違抗或怠慢命令,其家人會被逮捕甚至處死。巴黎最終沒被毀滅,Nordling怎樣說服他呢?

歷史上,Choltitz為甚麼會抗命仍是一個謎,很少人會相信他在自傳中所寫的,自己喜愛法國文化或相信希特拉瘋了。這段歷史也在講述法國光復的《巴黎戰火》(Is Paris Burning)提過。《外交手腕》純粹是兩個老戲骨鬥法,Nordling由雷奈晚年愛將Andre Dussollier飾演,有他在雷奈愛情喜劇中的溫柔。飾演Choltitz的Niels Arestrup去到中年後才在Jacques Audiard的作品中大放異彩,做些很不堪的「老頭子」角色。《外交手腕》的戲劇正是由他們演出,舒倫道夫多少撿了便宜,情況有點像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同樣改編戲劇、都是由兩個演員由頭帶到尾的《玩謝大導演》(Venus in Furs)般。

色字頭上一把刀
《玩謝大導演》的男主角就是在《藍房情殺案》自編自導自演的Mathieu Amalric,他本來大想頭,想改編名著《紅與黑》(The Red and the Black),可惜力有不逮,一貫對藝術導演寛容的監製Paulo Branco等得不耐煩,勸他找一個可以很快完成的題材。結果Amalric選了西默農(Georges Simenon)五十年前出版的小說改編,為了節省成本將故事移到現代,便是這齣《藍房情殺案》。

原著的開頭常被人引用,寫的是男女主角偷情後的一刻,不是在性愛場面上鹹濕,而是一個畫面:「她的陰部流出一行精液」,荒淫盡在不言中。電影版《藍房情殺案》以性愛作招徠,其實它的情色部份集中在頭五分鐘,拍的當然是男主角Julien及女主角Esther的床戲。Julien由Amalric飾演,Esther是Amalric現實生活中的女友Stephanie Cleau,她也和Amalric合編本片。

Amalric沒有拍出精液流出來的場面,但兩人後來的談話有提及精液,Amalric改以凌亂的「完事後」酒店房間,配以淫聲浪語才取代原著的開頭。將性愛場面放在開頭的影片,會提醒觀眾要準時入場,否則會錯過「精」彩場面。這部片也不得不用金睛火眼去留意開場,為的不僅是(筆者絕不會說「不是為了」)性愛場面,而是頭五分鐘是影片時空最難捉摸的部份。因為伴隨着聲畫不同步的床戲,還有Julien被盤問的聲音。抓着「藍房情殺案」這個中文譯名的你,應會猜到是一宗情殺案。但是誰死了?Esther?兩人各自的配偶?除非你已偷看了劇情介紹,你要將影片看下去才知。

開場五分鐘後,將酒店房間(片名中的藍房)的窗戶打開,有意無意想向路人展示裸體的Julien,在街上看見Esther丈夫向酒店方向走過來,嚇過半死,立即穿上褲子,連在房穿襯衣都不敢,跑出走廊才穿,再經廚房離開酒店。這時又有盤問聲音,Julien說Esther是他中學同學及田徑隊隊友,兩人當時沒有關係,因為她比Julien高許多。Julien登上他泊在老遠的汽車(印了他的名字,所以不能開往偷情的酒店),往郊外駛去,途中他跟一部農田用的拖拉車打照呼。後來我們知道他是售賣這類車輛的公司的老闆,家有嬌妻及一女兒,經濟環境不俗。恕不繼續劇透,76分鐘的片長不是因為節奏急速,而是Amalric巧妙地將別人用30分鐘篇幅拍的內容,用10分鐘完成,當中已包括一段足夠引人入場的火辣床戲。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