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的影像──電影裏的家與流徙

近年香港最常聽到的關鍵詞,是「本土」。而曾幾何時,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前途問題浮現之後,主權正式移交之前,香港人常聽到的關鍵詞,是「移民」,會認為浮城不過是「暫借的美夢生不了根」。但隨着移民相繼回流、中港矛盾持續升溫、從保育抗爭到佔領運動,對新一代港人而言,我城不再是「暫借」之地,而是「永久居留」的愛與痛。由二月底開始的「M+進行:流動的影像」,就首先以九七前的「移民電影」切入,讓觀眾重溫那些年的浮躁焦慮,再放眼全球化之下香港以至世界各地對「家」與流徙的種種思索。

西九文化區「M+博物館」於開館前舉辦一系列公眾活動。最新推出的,是以電影及錄像媒介為主軸的「M+進行:流動的影像」,以英文詞彙「moving」為主題,探索影像創作如何表達、想像及再現形形色色的移民處境。

九七移民潮的省思

要說香港電影中的移民故事,不得不提到羅卓瑤,她的多部電影如《愛在別鄉的季節》和《秋月》均觸及移民與流徙。這次活動就選映了她執導的首部電影《我愛太空人》以及她在九七前夕移居澳洲後完成的《浮生》。《我愛太空人》以當時的移民潮為背景,借一段不倫之戀,描寫兩對夫妻(甘國亮與繆騫人、曾志偉與恬妞)選擇分開兩地「坐移民監」爭取外國居留權,變成所謂「太空人」。《浮生》則描寫華人家庭移民後所面對的文化衝擊與漂泊無根的迷惘,指出「移民就是難民」的艱難境況。

盛世浮生,人在異鄉

方育平的《美國心》混合紀錄片與劇情片,虛實交錯,透過一對年輕夫妻的移民抉擇,折射出當時港人的彷徨不安。陳耀成的《浮世戀曲》就以一首《青春舞曲2000》點題:「香港如何飄香?鄉里歡聚異鄉……」一封寫給挪威女星莉芙烏曼的信,由陳令智讀出,娓娓道來港人處於夾縫的身份焦慮與惆悵。

《客途秋恨》常被理解為許鞍華的半自傳,她的日裔母親嫁給中國人的經歷,與戲中角色設定雷同,這個異族通婚的故事,帶出了兩代人面對故鄉是異鄉的唏噓。余力為的《天上人間》訴說後九七的特區新移民故事。關錦鵬的《人在紐約》則透過三個分別來自兩岸三地的女子(張曼玉、張艾嘉、斯琴高娃),拍出人在他鄉相知相惜的片刻慰藉。《八両金》是張婉婷的「移民三部曲」終章,洪金寶與張艾嘉的感情戲,配上齊豫的《船歌》,唱着「水鄉溫柔何處是我家」,說到底,都是鄉愁。

自由世界,過去將來

這次專題放映分成「香港」、「希望」、「夢」、「家」四個單元,除了香港的電影及錄像創作,也包括其他地區有關遷移、外勞、難民、放逐等主題的影片,例如堅盧治的《自由世界》、蔡明亮的《黑眼圈》、賈樟柯的《世界》、賴聲川的《暗戀桃花源》、米高溫達波頓的《阿富汗少年冷酷異境》、寧瀛的《希望之旅》,以及雲溫達斯的《德州巴黎》等。同時設有展覽,由超過二十位藝術家及影像工作者,以錄像、裝置、動畫、攝影等形式進行創作,呈現社會瞬息萬變的流動狀態。

有關家與流徙的電影,當然不只有上述這些,「M+進行:流動的影像」始終難以一一包羅,起碼缺少了較近年的香港影像。近期值得推薦的佳作,就有曾翠珊的《河上變村》、陳巧真的短片《32+4》,加上許多反映時下社會氣氛的本地創作與影像紀錄,都可以當作這次活動的延伸參考,於「現在進行式」的香港,進一步思索「家」的意思。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7日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