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武林》 港產動作迷思大發揮

香港的武打娛樂傳統一直有個問題需要解決。除了以古代為背景的故事之外,武打題材的漫畫、電影等創作,有不少是以現代社會為背景的,不論是李小龍的電影還是漫畫《龍虎門》,主角們都是在現代時空之中以武功分勝負,定生死。作為觀眾,有時不免納悶,為什麼他們不用現代武器來解決問題,明明可以用槍來決勝負,硬是要選拳腳來解決。新片《一個人的武林》或多或少可以說是這個問題的一種發揮,讓觀眾面對拳腳功夫在現代社會的意義這個問題。

故事由號稱南拳王的高手暴斃於行車隧道開始,其屍身沒有槍擊或利器傷害的痕跡,楊采妮扮演的重案組總督察陸玄心負責此案,在對兇案感到茫無頭緒之際,收到了監獄傳來消息,犯了誤殺罪的前警隊武術教練夏侯武主動表示願意協助警方調查,條件是即時假釋。甄子丹扮演的主角夏侯武,用練功的順序來預言兇手下一個目標, 「先練拳次練腿,後擒拿用兵器,由內而外。」先是一如預言,北腿王、擒拿王、兵器王等高手相繼遇害,全部死於各自成名的武功,現場同時遺下的仿古暗器,這時連夏侯武也違反假釋令失蹤,偷偷潛回佛山老家找師妹……

「功夫是殺人技」

《一個人的武林》展開的情節其實更像一個懸疑片的格局:難以理解的奇案、來自囚房的破案者,以及之後發展下去的峰迴路轉。不過說到底講緊湊刺激的懸疑故事不是香港電影的傳統,很快編導就告訴大家,所謂的殺人動機不過是武道的追求。一反香港武打電影由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強調「武德」的傳統,《一個人的武林》呈現的是「功夫是殺人技」的哲學,追求更高的武術,是要通過打敗並殺死對手而來的。這樣的思路,讓人想起日本作家峰隆一郎在上世紀末所著的《素浪人宮本武藏》,完全倒轉吉川英治小說中用心靈修煉來提升武藝的經典「宮本武藏」形象,通過不斷在決鬥中殺戮來提升自己的武藝。這種寫法,既是商業化的官能刺激,也有打破用精神修養包裝武力這個日本神話的意味。但《一個人的武林》之中,王寶強扮演的反派不斷強調這套哲學去挑戰各路高手,則更多是痴迷的瘋狂而已。事實上,他挑戰的對手都是隱世高手,有各種不同的職業,由黑幫、明星、貨車司機等不一而足,面對挑戰者或多或少都有點意外,然後開打落敗被殺,而他的最終目標則是另有其人。

或許,整部《一個人的武林》最精彩的還是在動作設計上,作為動作導演的甄子丹,設計了多場在都市場景內的打鬥,由旺角的天台屋之間飛躍,到在貨櫃車穿梭的公路上決鬥,都是很能表現香港城市特色的地點。跟過去幾十年的港產動作片有所不同的是,以往的動作片也有很多鬧市追逐的場面,如成龍的一系列電影。但這些場面都是在追或被追,主角的身手更多是表演的形式,強調他戲耍追兵之類的小趣味。但在此片之中,甄子丹和王寶強是在公路上決生死,除了由外而內的各種武技的比拼,還要閃避來來往往的車輛。就像是把古裝的荒山決鬥,搬到今日的公路和石屎森林之中,讓動作設計有很多可以發揮的地方。而更明顯的一場「武功與現代」對話,在大澳漁村內曲折的空間中,兩大高手在過招之餘,輕鬆打發四周埋伏的警察,則有點陳腔濫調,用個人身手對抗槍械已經講的太多,還是在都市「正常」致命環境下如何發揮武功較有新意。

台前幕後星級串星

而作為一個港產動作片的「升級版本」,編導有個向港產動作電影致敬的意圖。在電影之中出現的大量串星,都是來自動作片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連鄒文懷這個級數的人物都上了鏡,實在有點意外。其熱鬧程度,比有大量獨立電影人做串星的《點對點》更甚。但在向一眾台前幕後的動作電影人致敬的同時,故事的發展又以主角放棄爭雄武林的念頭(而不談武功如何和現代社會配合的問題)結束,所謂的「武無第二」不及一個安樂的家庭。這個是不是回應甄子丹扮演了多次,同樣來自佛山的葉問一角的顧家角色呢?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