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順風》 人生可有轉機

如果要數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電影最有代表性的演員,許冠文無疑佔有一席之地。由一九七二年的《大軍閥》開始,二十年有多的時間,他主演的喜劇都是香港電影重要的組成部分。而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之後,則是他長長的低潮期,不但演出機會不多,更無緣當主角。到了二○一六年,他終於在《一路順風》一片掛回主角的頭牌,這部電影也是他從影四十多年來的第一部台灣電影,更有趣的是,該片是一部他擔正的非喜劇電影。

《一路順風》講的是一個黑色地下世界的故事。台北的黑道大佬大寶與台南的庹哥合作販毒,從泰國偷運毒品到台灣南部,最後一段由北到南的路程,他用招聘廣告請來的小混混納豆送貨。納豆本來打算洗心革面找份正當職業,但應聘當送貨員,原來是做毒品速遞的工作。他每隔一段日子就坐的士由台北南下送貨。在一次運毒途中,他坐上老許(許冠文飾)的計程車。

老許是由香港移居台灣的潦倒的士司機,他的車又殘又破,幾經拉扯才把納豆這個客人拉上車。兩人一起南下送貨,怎料交收時撞正庹哥被人黑吃黑,二人更被大寶懷疑是內鬼,以為小命不保,卻發現這是人生的一次轉機……

幽默欠奉

可能是由許冠文和納豆做主角的緣故,《一路順風》的宣傳或多或少都以黑色幽默名之。的確,這部電影的情節把黑道中人做交易的過程拆解,變成如日常生活般瑣碎,而黑幫大佬們的對話,關心沙發的包膜多過交易過程亦多過貨品價格、交易時間,看似離題的對話,讓人想到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電影。而扮演毒販的戴立忍、庹宗華,導演把他們和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台灣新電影連在一起。

但這部電影還是接近「新電影」那一代的味道,出來的效果沒有塔倫天奴電影的狂放,而是偏黑偏冷的調子。黑色有餘,幽默其實是近乎欠奉。

說黑色有餘,其實主要是來自老許這個角色。許冠文扮演的的士司機老許, 其實和他以往扮演的喜劇角色頗有類似的地方,都是貪小便宜、勢利眼、輸打贏要,諸如此類,但同時保有一些基本的善心。他先是因為下車買早餐誤入黑社會出殯的地方,被苛索金錢,但他沒有拋下顧客不顧而去,雖然事後要向對方收錢……碰上黑吃黑後,老許和納豆被困在車尾箱的一場戲,他大吐幾十年的苦水,如何由香港出發去見識世界,如何在台灣落地生根,怎樣不如意,不被家人放在眼內。以往,這些情節可能都會化為喜劇的笑點,但今天的觀眾看來,恐怕更多的是某種感同身受的社會寫實。

在筆者看來,許冠文的演出多少有點用力,雖然這種用力可以理解為人在異鄉的緊張感(雖然角色已在當地生活了二十年),就像他那一口說得不準的普通話一樣。這種用力讓他在幾個台灣演員之間顯得很突出,情況有點像當年《悲情城市》中的梁朝偉一樣。

「黑色」味濃

讓《一路順風》顯得更黑色的還有另一點,就是電影取景的地方,充滿了廢墟的感覺。像是大寶在泰國和買家交易的舊戲院,納豆去「見工」的舊酒店,以至庹哥藏身的荒廢樂園。這些場景出現的意象,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甚或更早的事物……老許那輛用了二十年的計程車,以至他老態畢現的面容,和這些景象其實頗為匹配。

其實,整齣電影裏的黑幫世界,多少都有這種荒廢老去的感覺,或許正正是這一點,讓《一路順風》的「黑色」感覺濃得化不開。就算電影最後出一點光明尾巴的樣子,也幫不了多少。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