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蓮》創作昇華 馮小剛奪金馬獎最佳導演

電影銀幕上的畫面是什麼形狀?這個問題的答案對於今天的觀眾來說,可能是很簡單的長方形,分別只在長闊如何。但其實在過去,即「早期電影」的年代,各種形狀,例如圓形、不規則畫框之類的畫面,都曾在銀幕上出現,作為電影人引導觀眾視點的手法。後來,有聲片出現,畫面的形狀才固定下來。然而,偶爾亦有破格之作,如日本導演木下惠介的《卿如野菊花》,用橢圓形畫框來營造懷舊感傷的氣氛。從這點來看,出爐金馬獎「最佳導演」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對於畫框的處理,是一個十分有趣的案例。行光

《我不是潘金蓮》故事講江西南部一個農村婦女李雪蓮狀告前夫秦玉河,要求法院判他們之前的離婚是假離婚,好讓兩人復婚後,她再和丈夫離婚。事緣兩人之前為了城裏的房子而「假離婚」,怎知後來丈夫跟另一女子結婚,假離婚變成了真離婚。法官王公道根據人證、物證,認定了李雪蓮與秦玉河的離婚有效,她為了翻案,找縣長、市長伸冤,結果被警察關押了幾天。出來後,她本已打算放棄,只求前夫秦玉河承認一句:之前的離婚是假的;怎知秦玉河反而罵她是潘金蓮。

李雪蓮一氣之下,先是找人欲殺死秦玉河、法官王公道、縣長和市長……俱不果。之後她到了北京,陰差陽錯下,她狀告地方官員的事讓一國家領導人知道了,對方在會上說了此事並當眾發火,省長也就發怒,一下就把法院庭長、院長、縣長和市長都撤了職……不過李雪蓮想要的目的,並沒有實現。於是,十年過去,一到「兩會」舉行時,李雪蓮所在的省、市、縣,都要派人圍追堵截她去北京,以防她又讓一大批烏紗不保。這一年,新一屆的市長和法官想出了一條美男計,來阻止她的上訪大計……

構圖有別敘事有方

電影用畫面的構圖把故事分隔,凡是在江西農村發生的情節,都是用圓形的圖框,猶如中國庭園的門洞,而當她到了北京「上訪」,畫面則轉換成正方形,偶而的過場戲,畫面就是我們慣見的闊銀幕。這種沒有用盡銀幕面積,留下大片「黑色」的取鏡方法,讓人想到中國傳統文人的畫冊,小小畫面空出大量的白。這種構圖營造出一種頗為有趣的效果,整個畫面都被表演的角色佔滿,但看上去卻有一種被拉遠的抽離感覺。

而片中語調平靜的旁白,也進一步加強這種抽離感。於是,一個可以是喜劇——假離婚後要求復婚再離婚的荒誕要求,或者是社會劇——探討「上訪」這個社會問題的作品,看起來倒像是古人的小品文章一樣。事實上,戲中的激烈衝突,人物衝撞其實都被淡化,馮小剛早年作品中常見的調侃語調,都隱而不發了。

文人畫冊躍現銀幕

潘金蓮和西門慶的姦情,令他們臭名遠播,二人本來是小說中的人物,結果卻被某些地方作為旅遊的點子包裝,甚至「考證」出兩人和武大郎的「原型」出來。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則乾脆把潘金蓮當做真實的歷史人物來寫,假作真時真亦假,畫面上出現的古建築、書院學生讀書的塑像,甚至官員們在古樂伴奏中飲宴,都讓人想起那些西門慶概念旅遊村計劃……也和那種古代文人畫冊般的畫面暗合。

這是馮小剛第四次改編劉震雲的小說,由早期的諷刺喜劇《一地雞毛》、《手機》,到近年的大時代史詩《一九四二》,兩人合作的出品變化多端,到了《我不是潘金蓮》,變成有如進入平行時空的冷眼旁觀,可說是導演創作上的一次昇華。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