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紀子三部曲」傳世 永遠的處女 原節子

因肺炎逝世兩個多月後才在上周傳出死訊的原節子,無疑是最傳奇的日本女星。她遠離娛樂圈隱居半個世紀有多,但隨着津安二郎的神壇愈建愈高,她的傳奇地位也愈牢不可破。有趣的是,因為「紀子三部曲」—《晚春》、《麥秋》和《東京物語》三部經典的盛名,原節子戰後的銀幕形象被定格在所謂的「永遠的處女」,即善解人意的溫婉未婚女子,所謂的大和撫子身上。雖然,她在《東京物語》中的紀子,其實已經是一位戰爭寡婦。

銀幕形象這回事頗講機緣,原節子演過最著名的電影無疑是《東京物語》,但大家都多少忽略了戲中她作為寡婦的身份,而記住了她如何關心善待去世丈夫的父母,角色的表現接近於《晚春》、《麥秋》中的待嫁女兒。

其實,在原節子的角色系譜之中,和小津安二郎的「紀子」同期的還有,成瀨巳喜男的「壓抑主婦」。在《飯》、《山之音》等不下於同期小津作品的經典之中,原節子扮演那些夫妻感情轉淡、被生活壓到喘不過氣的女性角色,比起「紀子」的成熟世故,複雜得多。假若成瀨巳喜男的電影在世界影壇上更早被關注,相關的電影公司像小津的東家那樣積極推廣,世界各地的影迷對原節子,當會有更多聯想。

象徵日本女性美

一九二○年生於日本橫濱的原節子,十多歲時因為要幫補家計,在姐夫熊谷久虎導演的引薦下進入影圈。她在日德合作的電影《新土》中初次擔正,演一個因未婚夫愛上德國女記者而選擇跳火山的少女,最後劇情急轉直下,她和回心轉意的未婚夫來到「滿洲國」,開拓新天地……

電影捧紅了作為日本女性美象徵的原節子,雖然據說她被選中是因為外形、身材接近於西方人的美感。《新土》上映的一九三七年,正是日本開始全面侵華的年頭。作為一線少女明星,原節子自然在眾多「國策電影」中演出(並非他報同文所指的「日偽電影」,日本人拍自己的日本片,何來「偽」呢?)。這些電影如山本嘉次郎《夏威夷、馬來亞大海戰》、渡邊邦男《決戰的天空》、今井正《望樓敢死隊》等等,因為在日本過了版權期限,在網上也可以找到不少。其角色除了在日本陸海軍軍人以至警察背後默默支持的女性外,還有像牧野正博導演的《鴉片戰爭》、熊谷久虎《上海陸戰隊》等片中的華人少女,扮演如李香蘭那類的角色,以至在東寶和滿映合作的《東遊記》(這部真是和「偽」字拉上了關係)中和李香蘭、劉恩甲做對手戲。

二戰後銳意轉型

根據在日本尾道電影資料館所見的「日本映畫緋優花形番料」昭和十八年度版,原節子在一九四三年的女星薪金榜中排第十二位(順帶一提,同被列入這個榜的李香蘭與田中娟代,並列第一)。從這個角度來看,當時的她是接近青春偶像多於大明星。

二次大戰結束後,原節子由少女轉變為進步女性。但有趣的是,改變形象的頭炮,黑澤明的《我對青春無悔》,她演的教授女兒,在左翼的丈夫死在獄中後,回到丈夫的故鄉務農,出路和成名作《新土》一樣,都是土地。只不過一部是在其他國家的「新」土地,而另一部是土生土長的故鄉而已。而她在《安城家的舞會》和《青色山脈》的中,則進一步把這種進步形象放大。當然,那些還在看她在銀幕上默默支持前線皇軍的觀眾,是如何看待她變成反抗封建社會、軍國政府的勇士?可能永遠找不到答案。但這種一百八十度轉變,其實反映了大多數日本人的心態。

非獨沽一味文藝

原節子從影的後期,在東寶的第一千部製作紀念電影《日本誕生》中扮演日本神話中的創造神天照大神。對於今天看慣她演文藝作品的觀眾來說,原節子參演這樣的大排場特技電影,有點陌生。其實她的從影歷程和日本的特技電影發展頗有淵源,戰時拍攝的《夏威夷、馬來亞大海戰》出現了模型特技,正是戰後拍了《哥斯拉》、《超人力霸王》(鹹蛋超人)等大量特攝作品的圓谷英二。而她的成名作《新土》,同時也是日本第一部使用背景投射攝影的電影,負責這項工作的同樣是圓谷英二。

而對於筆者來說,最想見到的原節子作品應是和《新土》的導演伊丹萬作(上世紀八十年代名導伊丹十三的父親,名編劇橋本忍的老師,非他報同文所指的黑澤明老師)合作的另一部作品《巨人傳》。這是一部把《孤星淚》故事搬到九州背景的電影,原節子扮演相當於Cosette的角色。據文字記載,這是伊丹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可惜因為是東寶出品的緣故,也少有機會在銀幕上放映。或許,在類似這些罕有機會見到的電影之中,我們可以發現另一個原節子?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