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電影 寫實以外 寫意新調

到香港電影資料館看戲往住有意外驚喜,早前看林海象導演的《願能甜睡如夢》就因為本來要隨片登台的導演失約,結果送上了他二十年前和永瀨正敏合作的短片《少女的祈禱》,一部電影網站IMDB都沒有記載的作品。而上周末看楊凡導演的《鳳冠情事》,則有導演為威尼斯影展拍攝的短片《律》的加長版,用出人意表的角度展示浙江省崑劇團團長林為林的身手。這部短片更是全球首次公開放映。

《律》這個作品是導演要求演員在台上表演某些指定的身段而拍成,並沒有講什麼故事,可以說是完全的電影創作。相反,拍於二○○三年的《鳳冠情事》則是以崑曲為主體,紀錄名旦張繼青的著名折子《痴夢》和王芳、趙文林演出的《折柳陽關》。楊凡的鏡頭自由遊走在舞台上下左右,從完全意想不到的視點來紀錄這兩齣戲,像頭的後方,或者是俯望演員的近鏡,雖然演出的方法還是和平常的一樣,舞台還是慣見的那種,卻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作為紀錄片,除了兩個舞台演出,導演還拍攝了張繼青和姚繼焜夫婦講戲的片段,兩人講《爛柯山》中《逼休》一折,講到投入處,馬上搬演起來,一如正式粉墨登場時那麼吸引。這個絕活兩老近年在香港大專院校的崑曲推廣活動中不時表演,就算完全不懂戲曲的人,也會被他們幽默而充滿能量的解說打動,這樣的影像紀錄實在應該多做。

寫實派佔上風

楊凡拍的戲曲電影是很主觀的,甚至可以說有點抽象,和這次「虛實相生─戲曲電影尋珍」節目放映的其他戲曲都不同。放映之後的座談,兩位講者古兆申和黃愛玲都提到了中國電影界五十年前對電影如何改編戲曲的爭論,到底應是從電影的寫實還是戲曲的寫意出發?當時的爭論並沒有明確的結論,但從實際的創作出發,明顯是寫實派佔了上風,幾十年來不論是內地還是香港拍的戲曲電影,多數把舞台上的一桌兩椅變成了話劇的真實道具,以至是室外實景,戲曲傳統的程式和做手變得失去意義。所以,像越劇、粵劇這類比較年輕,舞台劇化或者說吸收西方表演元素的戲種,在改編電影時相對比較成功。這種寫實的手法,有時甚至會破壞觀眾對戲曲的想像,黃愛玲提到一個著名的例子,一九六○年的崑曲電影《遊園驚夢》,大特寫鏡頭把兩位已過六十的主角梅蘭芳和俞振飛都拍得十分驚嚇。我想,這部電影是很多人對崑曲的第一次接觸,所以當年白先勇要特別強調「青春版」的崑曲自有其道理。

說起來有趣,很多國家都有傳統的戲劇表演,但和電影結合而變成一種類型片,像中國的戲曲片那樣的好像沒有其他例子。西方的舞台劇很自然地被電影吸收了,歌劇╱音樂劇之類的電影化則接近於舞台紀錄片。日本有類似中國戲曲的歌舞伎和能劇,雖然傳承的狀況比中國戲曲來得健康,但從來沒有發展出一種「歌舞伎片」或是「能劇片」。而且,戲曲承載的表演元素,武打雜技,做手功架,遠比西方的歌劇╱音樂劇豐富,其電影化的版本戲曲片,自然比歐美的歌舞片要處理更多的問題,更複雜。在這點上,電影人可以發揮的空間有很多,到底楊凡的寫意拍攝路線可否有進一步的發展,可能還需要有心人出錢出力去推動。

不容忽視的類型

這次「虛實相生─戲曲電影尋珍」節目放映的幾部戲曲電影,最引人注目的其實是京劇《白蛇傳》和秦腔《鎖麟囊》,一來是其創作上比較關注上面所講的虛實處理,以及戲曲元素的呈現,像拍攝不同行當的台步。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些作品都是二○○○年之後才拍攝的,可以說是為這個其實已經接近消失的電影類型注入了新的活力。希望這類電影有更多的投資者感興趣,有更多的新作品可以出現。此外,在這個星期日(三十日)的粵劇日,戲曲電影尋珍節目還有三部粵劇電影放映, 分別是馬師曾、紅線女主演的《搜書院》、吳君麗和羅劍郎主演的《龍虎關前烈女魂》和任劍輝與靚次伯的《大紅袍》。說到底,粵劇電影才是中國粵曲片最大的一個分支,這是因為香港電影界曾經拍攝了數百部作品之多,不論是從中國的戲曲片,還是香港電影的角度來看,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類型。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