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邵逸夫 電影 傳奇 邵氏夢工場巡禮

記邵逸夫 電影 傳奇 邵氏夢工場巡禮

二○一四年有不少重量級的亞洲電影人逝世,日本的李香蘭、高倉健、營原文太,香港的龍剛等,不一而足。其中論到國際影響力,當然還是要數年初過身的邵逸夫最大,參與過的電影也最多。香港電影資料館本月舉辦的「邵逸夫傳奇夢工場」回顧展,放映超過三十部邵氏公司的出品,讓我們可以一窺這位傳奇製片家的功業。

或許,說這個回顧展讓觀眾可以認識邵逸夫的電影王國是過了頭。雖然在香港製作以他為出品人的電影已經超過八百部,但邵氏的電影王國在南洋一樣有拍攝電影,除了華語電影之外,還有針對當地另一個主要族群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語片組。而邵氏家族在南洋的基業,始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後期。一九二五年,邵氏家族的大哥醉翁在上海創立天一公司,採用家族式經營,老大任經理兼導演、老二邵邨人任會計兼發行、老三邵仁枚則負責發行工作,當時還在讀書的老六邵逸夫也協助發行工作。當時天一公司的宗旨是「注重舊道德,舊倫理,發揚中華文明,力避歐化」,創作其實是以主流大眾的口味為依歸,其出品的模式,則以低、快、多的戰略搶佔市場。

「六合圍剿」開拓南洋

其中最著名的一役可能是天一在片廠搶拍《花木蘭從軍》,在民新公司走遍全國、攝製經年的大片《木蘭從軍》之前上映,讓《木蘭從軍》血本無歸。其出品為人詬病之處,和今天的電視台頗有相似。當時在上海的明星公司、大中華百、友聯、上海、民新、華劇等電影公司不滿其經營手法,杯葛天一,史稱「六合圍剿」。因為「六合圍剿」影響了當地的發行通路,邵仁枚和邵逸夫被派去南洋開拓市場,進而在一九三七年在南洋成立邵氏兄弟公司,進而發展成有遍布東南亞的一百三十多間戲院、遊藝場和舞廳的龐大王國。而邵醉翁則在一九三四年南來香港,成立「天一港廠」,進而易名南洋公司,拍攝電影供應東南亞。一九四五年後,天一的電影事業完全離開上海,邵邨人在香港成立邵氏父子公司,直至一九五七年邵逸夫由南洋前來接手。然後,就是大家熟知的邵氏王國故事。

這次回顧展的開幕電影選得很有趣,選了一部日本片,溝口健二導演的《楊貴妃》,邵氏父子與日本大映公司合作的出品,邵逸夫不知扮演什麼角色。這部電影,香港電影人參與的只有陶秦一人,是四位列名的編劇之一。由日本人的角度來講唐明皇和楊貴妃的故事,其實不過是溝口健二著名的女性犧牲自我成就男性公式套進千年前的歷史事件之中。把本片和七年後李翰祥執導的楊貴妃對讀,當有一番比較的趣味。

邀日影人加盟

另一方面,本片作為溝口第一部公映的彩色電影,自有其在日本電影史上的價值。其時香港電影公司流行與日本合作,張善琨的新華憑着與日方的舊交情,合作的人脈廣泛,採取拉大隊赴日拍片的策略。同樣來自南洋的電懋公司則是提供演員,參與日本電影的製作。而邵逸夫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次經驗的影響,更傾向請日本、韓國以至歐美的電影加盟,來到香港拍攝邵氏的出品。其中最著名的當然是攝影師西本正,以及拍攝了多部歌舞片的井上梅次。至於合拍,反而是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偶而為之。這次回顧展的其中一部作品《七金屍》(Dracula and the Seven Golden Vampires),就是和英國的恐怖片「專門店」咸馬片廠(Hammer Studios)合拍,故事的大反派是托身中國殭屍而功力大進的西洋吸血殭屍。

是次回顧展基本上就是以這兩部「合拍片」之間,由邵逸夫南洋「登陸」香港,開創其垂直統合,由製作、發行到放映一手包辦的電影王國,在夢工場打造色彩斑斕的傳統中國夢幻,繼而轉身投入電視廣播的一段時間出品的作品。放映的作品包括「古裝巨構」的《江山美人》、《倩女幽魂》、《楊貴妃》、《七仙女》;「青春粵片」的《玉女驚魂》、《獨立橋之戀》、《桃花扇》;「文藝小品」的《皆大歡喜》、《儂本多情》、《神仙.老虎.狗》、《不了情》、《為誰辛苦為誰忙》、《姊妹情仇》、《福星高照》;「豪華歌舞」的《花團錦簇》、《香江花月夜》、《雲泥》、《大盜歌王》、《相思河畔》;「俠義江湖」的《江湖奇俠》、《大醉俠》、《七俠五義》、《斷腸劍》、《刺馬》等;「類型開拓」的《女子公寓》、《女人面面觀》、《香港73》等。其中既有為人熟悉的宮闈片、武打片和歌舞片,也有較少人留意的粵語片、文藝片,從類型的角度,去追溯邵逸夫的商業決策,二十年多間如何影響華語電影的類型走向。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