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大俠重出江湖

香港亞洲電影節最近放映了全新修復的《龍門客棧》,而且也重映了1992年徐克監製、李惠民導演的《新龍門客棧》作比對。上周六在百老匯電影中心還舉辦了一場「龍門客棧新舊對談」,請來原版《龍門客棧》的大俠石雋與歹角白鷹出席,娓娓道出當年往事。

石雋與白鷹談《龍門客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未必是一些關於《龍門客棧》的製作資料——因為這些資料他們自己或別人可能以前都提過了,反之,最叫我欽敬的是他們流露的態度。石雋與白鷹都是一代大俠,各自都與胡金銓導演拍過耀目生輝的武俠作品;今日的他們倒是沒有一點架子,談吐盡是實事求是,並且知無不言,用不着迴避虛飾。石雋與白鷹都非常謙虛,特別是談到胡金銓導演的時候,更有一份由衷至誠的崇敬與感激在內。當天白鷹甚至說,他沒有資格去評《龍門客棧》,其中一個原因是胡金銓導演是他的老師,他不可以去批評他。這一種嚴格恪守的尊師重道的精神,今日可能是少之又少;胡金銓已遠逝十餘載,當日受胡金銓指導的年輕白鷹現在已變成七旬長者,然而白鷹對他的敬重卻沒有絲毫退減。

演員兼任幕後崗位

石雋與白鷹都是受聯邦公司培訓的新人,由胡金銓一手選拔提攜,對他們的確是影響至深。白鷹談到他們拍攝《龍門客棧》時,其中一個「受訓」的方法是很有趣的。那就是胡金銓規定所有演員,在不需要演出的時候,必須在現場觀摩學習,另一方面,所有演員都需兼任一個幕後崗位。石雋說當時他分到的是做道具,白鷹則是任場記,推車軌、布燈光都要他幫手。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讓新入行的演員們了解到整個電影的工作流程。同時,做過幕後的工夫,他們大概會對幕後的人員有所尊重,不會覺得他是演員明星而其他人是來服侍他的。

白鷹談新舊《龍門客棧》的對比,說自己以一個普通觀眾的角度去看,會覺得《新龍門客棧》是三十五度炎夏中的一杯冰凍啤酒,夠爽,而《龍門客棧》則是XO白蘭地,味道醇厚,令人回味無窮。《龍門客棧》不但可以吸引愛好者重看數遍,至今它仍然可以迷倒不少新觀眾。我認識一些朋友是在今次的放映才初看《龍門客棧》,他們當然沒有一個說不好看。《龍門客棧》一點也沒有過時,戲中的打鬥、層層遞升的角力鋪排、有智有力的設計,現在看一樣會叫觀眾投入萬分。

雖然《龍門客棧》的各種元素四十年來被輾轉複製挪用過無數次,但還是胡金銓原來的版本最有力。

雖然《龍門客棧》的故事看似簡單,壁壘分明的兩派正邪人物都只有一個目標,但其實胡金銓對箇中的細節有非常準確的掌握。這個從《龍門客棧》的剪接就可看出。《龍門客棧》的緊湊並不是純粹靠密集快速的剪接構成的,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剪接背後的節奏感。《龍門客棧》不少地方用上胡金銓熟悉的京劇敲打音樂,而電影則在拍子的襯托下剪出張弛有度的節奏。《龍門客棧》的武打場面,有快如電光一閃的剪接,也有緩慢的推軌鏡頭。電影在節奏上的變化明顯比其他武俠片來得豐富,也更有效地傳遞到影片那種安危難定的驚險氣氛。

作者: 
Year: 
Month: 
Day: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