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遙的瘋狂電影之旅

一步之遙的另一個說法,是功虧一簣。成功在望,忽然急轉彎,滿盤落索。與其說,《一步之遙》是重塑二十年代大上海的精緻,再以魔幻手法展現逃犯的亡命天涯,不如說是姜文迷戀地對電影致敬。

他模彷《教父》中馬龍白蘭度的出場,之後,一段又一段電影類型的調侃,由花國競選的百老匯式舞台到他和葛優中國式雙聲,到愛情片、黑幫片、默片,最後集其大成於逃獄飛車式的港產片中,真係瘋狂中有幼細,魔幻中有人情,玩得離經叛道,玩世不恭。

姜文自編自導自演,寫馬走日最後一段逃亡本可逍遙法外,無奈由一齣胡編亂改的《行刑馬走日》舞台劇,迫他走入死亡陷阱再被葛優以電影處死他,真係可圈可點,諷刺入神。

中國文人搞創作,就是如此充滿索隱考據,《一步之遙》就如姜文的一部紅樓夢,凡真事隱,曲筆處處,因為,在近代中國史,流露一點真實自白就要忍氣吞聲。

高潮結局,武六愛他愛到發瘋,他就不得不在風車之下,向百對新婚情人演說,數落愛的荒謬,非殺武六不可。

我覺得武六就是觀眾,最後,電影殺不死馬走日,就由馬走日殺死觀眾了。

《一步之遙》,原裝是五小時版本,的確高章,可惜公映版本只有兩小時,就只欠一步,功敗垂成。

大清帝國的命運何嘗不是,馬走日當晚接慈禧手令由他辦理剪辮,就是一夜大雪,改變中國命運,革命成功,辮不用剪了。

全片充滿欠此一步的遺憾,樂得姜文就玩得瘋狂過癮。

雖欠一步,做不成最賣座中國電影,但是姜文的大氣忘我犧牲無損他是最頂尖的中國導演。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