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鏡頭的魔咒

第八十七屆美國奧斯卡電影頒獎禮揭曉,果然,我的「老弱傷殘癡呆失憶」方程式應驗!

扮演肌肉萎縮症霍金的艾迪烈梅尼和扮演老人癡呆的茱利安摩亞得影帝和影后大獎。

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我就大跌眼鏡,《飛鳥俠》贏了《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

原因只有一個,電影人都中了「一個鏡頭」的魔咒,凡是一個鏡頭拍出來的電影,都給予多一點同情分。

導演只要說, 「我要用長鏡頭,一個鏡頭拍完這一場戲」,大家就屏息靜氣。

遠的如希治閣的《奪命索》全片只用了九個鏡頭就拍完,近的有杜琪峯的《大事件》第一場槍戰一個鏡頭直落拍了十分鐘。導演愛用一個鏡頭直落,顯示自己駕馭場面調度的能力。

我初入行時,成龍剛拍完《龍少爺》,電影拍足兩年,成本超支,因為,他要用一個鏡頭拍踢毽子的場面,阿甲踢給阿乙,阿乙給阿丙,然後,阿丙一腳踢入龍門,他要不分鏡,一個鏡頭直落拍完,NG至少二十次,一天才完成一個鏡頭,成本豈不大增。

但是,全片NG最多的一個長鏡頭,不是踢毽,而是一個文戲的鏡頭,NG三十次。究竟這是一個怎樣的鏡頭?

成龍說,是拍兩師徒行街傾偈,一個track shot跟拍,然後,跟入屋,拍兩人坐下。大約是一分鐘,NG了三十次。

這一個鏡頭,何以不分鏡,成龍自己都答不出。

你必然想一睹這珍貴的長鏡頭。非常失望,《龍少爺》,刪剪了。

電影人都中了長鏡頭的魔咒,要一個長鏡頭,就高人一籌。《飛鳥俠》以一個鏡頭拍完一場戲見稱,評審拍爛手掌,大概都是中了長鏡頭的魔咒。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