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飛鴻之英雄有夢》:令人難以置信

說到黃飛鴻,名字本身在華人社會就如雷轟耳,一方面古往今來改編黃飛鴻事跡的電視或電影,超過百部,單是由關德興師傅主演的,就接近80部,大眾文化中的形象深入民心。另一方面,說葉問是一代宗師,黃飛鴻也是,兩者都是武德兼備,鋤強扶弱,渾身正氣的大眾師傅。

新版本《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寫的是過去同類電影中較少見的「青年事跡」,可說是「黃飛鴻前傳」,而故事的「虛構」和「再創作」成份,亦相當高。換句話說,影片故事情節,與黃飛鴻本人的真實事跡關係不大。電影改編真實人物,當然需要再創作,但《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的再創作,又陷入令人難以置信的困局。

或許,原藉廣東佛山的黃飛鴻,居然在戲中連半句廣東話也沒有說,是會惹人不滿的。關德興師傅演的黃飛鴻,廣東話說得字字鏗鏘,句句金句。當年執導大部份由關德興主演黃飛鴻電影的導演胡鵬,其實生於上海,三十年代來到香港在國家片場工作,主力拍「黃飛鴻」──他並沒有要求戲中的黃飛鴻只說普通話。而結果他亦成了「香港粵語武俠片」歷史其中一位最重要的導演。黃飛鴻由那個地方的人演都可以,演員本身母語屬那個地方口音的普通話亦可以,問題是:《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欠了觀眾一個廣東話配音。

有人認為台灣人彭于晏不是演中國人黃飛鴻的最好人選,這顯然是無知的民族狹隘,甚至是可笑的民族自大。但,有一點還是很清晰的──黃飛鴻是否講廣東話,並不是意識形態政治爭拗問題,而是有否忠於史實的問題。《黃飛鴻之英雄有夢》選擇「不忠於史實」,就肯定是一個現實問題,政治問題。

黃飛鴻「被講」普通話,叫人皺眉;而戲中他的「青年事跡」,更叫人忿忿不平。大概觀眾都會詫異:年輕時代的黃飛鴻,竟然是加入黑幫的臥底?

你能夠想像,關德興師傅曾經協助黑幫殺人無數,原來是為了殺死黑幫頭目嗎?你能夠想像,李連杰演的黃飛鴻會因為情緒低落壓力太大,而去找妓女紓緩和上牀嗎?(縱使那位妓女曾是黃飛鴻「少年」時心儀的對象!)

以上令人難以置信的情節,一一在《黃飛鴻之英雄有夢》中發生。故事主題是「英雄有夢」,他的夢想,是解放幾千個被黑幫操縱禁錮的碼頭工人,夢想宏大,好比美國總統林肯解放黑奴,但林肯沒有為了取得黑奴主信任,而幫黑奴主殺人,

但戲中的黃飛鴻就「被選擇」了走這條不歸路。

他為了混入黑幫,取得由洪金寶演的幫主信任,收他做契仔,竟然替黑幫殺死有利益衝突的死對頭幫主,以殘暴手法取人首級,要人屍骨不存,還把別人的頭顱掛在腰間,在雨中血戰人家前來報仇的弟子,光明磊落,面不改容。突然之間,黃飛鴻成了「收order做嘢」的嗜血兇徒、殘暴殺手,當然背後有解放工人的祟高夢想,但也無法彌補過程和手法給人「匪夷所思」的感覺。

這種故事橋段,其實也不算「再創作」,只是挪用了香港大部份黑社會古惑仔及警匪臥底電影常見的情節,套入黃飛鴻身上而已。

影片刻意強調彭于晏的發達肌肉(特別是胸肌),跟Angelababy演的經常穿「肚兜」出場的妓女,相映成趣。在過去的黃飛鴻電影,又的確少見會如此在乎觀眾「看的欲望」,甚至是「性的慾望」。大概,故事是想說明,黃飛鴻也是正常人,年輕的他自然較易衝動,慾望較強。不過觀眾是否「領情」,就因人而異了。

當在黃飛鴻身上,再看不見武德兼備、正氣凛然的情操,是令人難以接受的。假如做英雄之前,是需要先透過黑社會大佬認同、妓女的慰藉,再犧牲同伴的性命來成全,這最多都只是完成任務的成功臥底,而不是人民景仰的真英雄。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