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3 部大熱電影

進入12 月,即是進入奧斯卡頒獎禮最後直路,奧斯卡得獎片其實不難估,某些題材總是較容易贏得評審歡心。隨著幾個影評人組織宣布得獎名單,今年大熱電影也逐漸明朗,出現三頭馬車局面。

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把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頒給500 萬美元低成本獨立黑人電影Moonlight,令人嘩然。不要以為荷李活坐落洛杉磯,會令洛杉磯影評人協會的品味沾滿商業味。事情剛好相反,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每年的電影大獎,選擇都很獨立。例如去年是《焦點追擊》,前年是《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大前年是《引力邊緣》和《觸不到的她》,全都不是票房大賣的那種。令人更嘩然的,是洛杉磯影評人協會的選擇,經常也同是奧斯卡大熱電影,單是以上提到的幾部,已經有多於一部,成了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劇本片了,命中率奇高。

紐約影評人協會大獎,就由歌舞片《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贏得最佳電影,Moonlight 得最佳導演,最佳劇本和最佳男主角是劇情片Manchester by the Sea。紐約影評人協會的選擇,也跟每年奧斯卡提名片單脗合,2010 年代開始到現在,也貼中了一部最佳電影。

綜合兩個影評人協會的得獎片,明年奧斯卡有可能出現三頭馬車局面,Moonlight、Manchester by the Sea和《星聲夢裡人》都有機會。《星聲夢裡人》於明年一月在香港上映,其他兩部暫時未有映期,Moonlight 很冷門,或許不在香港上映也說不定。

Moonlight 黑人導演成長路

Moonlight 黑人導演Barry Jenkins,名不經傳,只曾在2008 年拍過一部叫Medicine for Melancholy 的愛情片,男女主角都是年輕黑人演員。影片票房滲淡,但口碑不錯,獲提名三項獨立精神獎。後來他寫了幾個劇本,都未能成功賣出, 有點意興闌珊,直到2013年,監製把Jenkins 從低潮中帶回來,給了他一個劇作家的名字,叫Tarell Alvin McCraney,是美國耶魯大學戲劇學院年輕劇作家,叫Jenkins 改編他的學院劇作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

Jenkins 把劇本改編成反映自身成長的故事,即是把劇本滲進個人情感與色彩。他把故事結構分成三個章節,第一章「Little」關於身材細小的男童Chiron 的困惑人生,以及他的性向啟蒙;第二章「Chiron」男童長大成少年,繼續被同輩欺凌,與友人進一步發展肉體性愛,成了人生唯一慰藉;第三章「Black」,少年長大成人,參與販毒,步進人生危機。劇本特別保留了黑人主角同性戀取向,作為向原作者致敬。

後來,Jenkins 把劇本交到畢彼特有份投資的Plan B 電影公司,便得到開拍機會。Plan B 向來投資誠意之作,前年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被奪走的12年》便是例子。Jenkins 捨棄數碼攝影機,選擇用菲林拍攝,追求畫面原始質感,反映躁動的成長。故事反映了男主角對身分、性向的疑惑,又替他從孤獨的國度中,跟好友愛人連繫起來,無論是情感和價值觀,都似乎觸動了不少人心。但也由於《被奪走的12 年》剛在前年得大獎,可能影響明年這部黑人電影的得獎機會。

另一部熱門片Manchester by the Sea,導演Kenneth Lonergan 也是久未拍戲,到目前為止這亦只是第三部。但這部戲上映之後,很快就叫人聯想起他在2000 年拍的首部劇情片《請再靠緊我》(You Can Count on Me),溫情故事得到美國電影學院選入當年的十大電影。Lonergan 喜歡自編自導,劇本情感細膩,特別擅寫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處境,人情人性同樣深刻。或許可能是他長期住在紐約的猶太人身分,特別著眼身邊的小人物小故事。

Manchester by the Sea 溫情故事《請再靠緊我》之後,2011 年拍了一部描寫十七歲紐約女生的劇情片Margaret,但跟電影公司炒大架,無法為影片剪輯的長度達成共識。

Lonergan 都好硬淨,堅決不讓步,還私下找馬田史高西斯重剪,但電影公司也不賣帳,就是不安排影片作全國放映, 一拍兩散。以為這件事之後,Lonergan 的名聲會一鋪清袋,但始終都是有料之人,以八百多萬美元拍攝,一個海邊,幾個演員,全憑內心戲,拍成Manchester by the Sea, 叫影評人另眼相看。

影評人心態多少都有點鋤強扶弱,這不是同情,而是影評人多對低成本但有質素的電影特別眷顧。故事講工人階級的男主角,因哥哥心臟病離世,無可奈何肩負起照顧侄兒的使命,帶侄兒返海邊老家,跟前妻見面,翻起昔日感情的哀愁。男女主角Casey Affleck 和Michelle Williams 的感人演出,要觀眾離場前用了成包紙巾。

奧斯卡評審向來喜歡把最佳電影頒給劇情片,Manchester by the Sea 據說已成最佳男女主角大熱,但最佳電影一項,則有保留,因為影片在美國票房欠佳,口碑全靠在電影節中傳播。

上一部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歌舞片,是2002 年的《芝加哥》。相隔十五年,明年2017 年,會否是歌舞片回流的時機呢?歌舞片在二十年代末有聲電影降臨時,是觀眾最愛看的電影類型,第二屆奧斯卡最佳電影正是《紅伶秘史》(The Broadway Melody)。到了六十年代,憑《西城故事》、《仙樂飄飄處處聞》再掀歌舞片狂潮。《星聲夢裡人》玩懷舊,演員服裝、布景色彩鮮艷,影片開幕時,用了非常漫長的鏡頭,捕捉被迫塞在公路上的駕駛人士,個個走出車外翩翩起舞,非常好玩又壯觀。

La La Land 爵士歌舞片

導演Damien Chazelle 前作,亦是首部電影《鼓動真我》(Whiplash) ,拍音樂驚慄,題材手法好新好大膽。上次導演已經在戲中表明心跡,愛爵士樂愛到不惜一切,今次他拍《星聲夢裡人》,再大講特講,講到明要「挽救爵士樂」,不喜歡爵士樂的女孩他不要。戲中他用很多超級長鏡頭,一場一場戲去拍,全都是歌舞場面,攝影機運動很神奇又好看,看來排練時間很長。影片雖然講爵士樂, 但男女主角Ryan Gosling 和Emma Stone 就跳踢躂舞不(Tap Dance),想回到二三十年代荷李活影片的格局。戲中又有戲棚出現,女主角演無人欣賞的女演員,男主角彈無人聽的爵士樂,二人為了愛情為了夢想繼續堅持,最後,竟然是悲劇收場。慢著,《星聲夢裡人》的故事和設計,不是跟2011 年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很相像嗎?無論是哪一部得獎都好,三位導演都是影壇新進,不是老油條,明年奧斯卡會有新氣象。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