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耍花槍《紀念日》

《紀念日》是今年頗為多產的葉念琛二○一五年最後一部電影,也是方力申及鄧麗欣經過多年地下情,於二○一二年公開戀情後,首次在電影中飾演夫妻,觀眾或多或少帶著看他們耍花槍的心態入場。

鄧麗欣的角色繼續叫鍾嘉寶,方力申這次叫做黃志強。阿寶與阿強結婚十年,阿寶是婚禮統籌,阿強是地產經紀,但有自己的小公司。阿寶的娘家比較複雜,阿寶是「二奶女」,母親(李麗珍)懶散地經營時裝店,生父(邵仲衡)失蹤十多年後忽然現身。

阿強在這段婚姻比較弱勢,不過他曾在婚姻初期出軌(《獨家試愛》的劇情),阿強知錯,保住婚姻。如今關係又起裂痕,夫婦互相見到對方和異性眉來眼去,陷入離婚邊緣。阿寶的好友阿蚊(唐寧飾)患上腦癌,阿蚊的丈夫(張繼聰飾)也是阿強的死黨。別人的生離死別,會否讓阿強及阿寶決定是否和對方走下去?

葉念琛藉著韋家輝《大時代》重播的爆紅,把劇中飾演情侶的邵仲衡及李麗珍再拉在一起,其實他們亦曾在三級片《不扣鈕的女孩》有床戲。唐寧經常在葉念琛電影飾演鄧麗欣的閨密,這次和她做夫妻的張繼聰,是她在童星時代的拍檔,卻要等到張繼聰有人氣,我們才會覺得他和唐寧配搭自然,證明你我都是勢利之徒。張繼聰在一個沒剪接沒移動的特寫鏡頭哀號,他沒有搖頭擺腦,哭得像一個被父母遺棄的小孩一樣。唐寧也有一段慘情戲,為女兒留下錄影遺言,相比之下就哭得太熟練,而且這種錄像,不是應該為了孩子強顏歡笑嗎?

惡女是怎樣煉成的

影片想用唐寧及張繼聰這一支線,驅動阿寶及阿強「抱緊眼前人」。而在葉念琛不夠兩個月前的《十月初五的月光》,也有這種絕症、英年早逝的死人塌樓橋段,葉念琛過度倚賴催淚悲情去推動劇情。唐寧有腦癌,《十》片的初哥哥要做腦部手術,可能會死或失憶,驅使他和君好拋開世俗眼光正式相戀,也為電影帶來一個結局急轉彎(《紀念日》也有意外結局)。再追遠一點,《十分愛》亦有配角因為腦癌英年早逝。

鄧麗欣被不少男網民視為「港女」的代表,他們眼中,她是恃著一點姿色便貪錢勢利、嫌男友沒出息、刁蠻卻嫌男友對她不好,《男人唔可以窮》用她去演拋棄黃宗澤的拜金女友,某程度滿足了這種形象。《紀念日》的阿寶亦有類似性格,不過影片開頭帶出她在自生自滅的環境下成長,解釋了她強橫的性格。

然而合理也會令人不安。阿強口中,阿寶重視工作多於一切,但她的行為卻較像膜拜權力,著緊「份工」(害怕被解僱或喪失升職機會),多過熱愛工作。她潑辣地對待娘家人、阿強及其家人、下屬,對老闆及顧客卻唯唯諾諾,笑容溫柔。難相處是阿寶的角色設定,但寫出來卻有「見高拜,見低踩」的壞人特質。

阿強表面上是弱勢,但換個角度看,他才是強勢,因為阿寶這種性格,娘家人只會忍她,被她「食住」的阿強才會真正體諒及愛錫她,唯一的閨密死了,阿寶的孤立會更為明顯。不過影片未必有「弱即是強」的主張,因為影片側重阿強追回老婆,多過阿寶留住老公。

高層次中產化

阿寶對著老闆溫馴如羊,見於阿寶不敢向老闆請假於聖誕和阿強到瑞士滑雪,因為老闆正想放下工作和丈夫到瑞士滑雪。《哪一天我們會飛》的楊千嬅及林海峰,也因為請假旅行而爭吵。這似乎是香港「丁克家庭」(有雙份收入而無子女的家庭)常見情形,但筆者的看法是這種情節反映出香港人的中產化,去到一個比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更高的層次。雖然那時也開始流行外遊,但《哪》片及《紀念日》將外遊當成挽救婚姻的手段,害怕開罪老闆而不敢請假,代表不願努力挽救婚姻。將非必需的消費當成必須,並和家庭價值掛鈎,就是筆者想說的更高「中產化」現象。

不過自己開業的阿強,時間應較自由。影片以二○一五中秋前後開頭,年尾結束,阿強在影片開頭已表示生意淡薄。現實確是如此,香港樓市在年中起,因為美國加息機會漸高、全球經濟不明朗,買家入市審慎,他們想平買,但多數賣家不願割價,於是樓價雖沒大跌,但成交慘淡,沒有成交,地產代理便沒有佣金賺。進入二○一六這一刻,樓市淡靜更加明顯。既然無市可發,阿強為什麼一定要在聖誕滑雪?瑞士只在聖誕有雪嗎?影片卻把責任推給阿寶。

中女演員急需突破

想起楊千嬅,因為鄧麗欣在《紀念日》正式步入「中女」的身份。影片把阿寶的年齡定在三十四歲,比鄧麗欣真實年齡大兩年,她的容貌身段也不再青春。《春嬌與志明》(即是第一集)令「演員」楊千嬅終於超越「歌手」楊千嬅,她從此可以名正言順做中女女主角,才逐漸走到《五個小孩的校長》和《哪一天我們會飛》。她在三十五歲時拍《春嬌與志明》,余春嬌對年紀有自覺,畫面甚少掩蓋她的年華漸去,但她性格惹人喜愛,和余文樂的姊弟戀令人看得舒服。

《紀念日》阿寶這種既年老色衰,又勢利刁蠻的港女中女,玩玩無妨,結婚就無謂了。鄧麗欣想在影視再進一步,也需要一個像余春嬌的角色,但從《沒女神探》的王菀之,覺得葉念琛及其班底應該寫不出。而且鄧麗欣和方力申公開戀情,雖獲廣泛接受,反效果是她很難和其他男星有深刻的銀幕情緣。至於葉念琛,《紀念日》的中心是老夫老妻要不要維持婚姻,但依然有他招牌的「偷食」元素,似乎再寫下去,便要去到「夫妻各有各玩,才會天長地久」的境地了。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