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鋸嶺》 戰場君子 只救不殺

米路吉遜(Mel Gibson)近年因為口不擇言,喪失不少演出及導演的機會,今年終於憑《鋼鋸嶺》(Hacksaw Ridge)高調回歸。這次他只導不演,也是他繼二○○六年的《亞波卡獵逃》(Apocalypto)後再執導演筒。本片以二戰末段的沖繩島戰役為題材,主角沒有英勇殺敵,卻是以另一種勇氣救了不少同袍的生命。

Desmond Doss於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在美國的鄉下長大。其父參與過一戰,雖然有命回來,但同鄉好友都命喪戰場,他亦性情大變,開始酗酒以及對太太動粗。一家人屬於基督教之中的復臨安息日教會,該教特別尊崇十誡,而Desmond小時和弟弟打架時,用磚頭猛擊弟弟,差點把他打死,那次觸犯殺誡的恐懼,令他銘記於心。

日軍偷襲珍珠港後,美國加入二次大戰,在父親強烈反對下,Desmond 兩兄弟先後自願入伍。Desmond 加入時,講明自己因為信仰,拒絕殺人,但和一般的「良心反戰者」不同,他並非拒絕上戰場,而是想做醫護兵,在槍林彈雨下拯救戰友。此外,他也拒絕拿起槍械,所以未能完成槍械訓練。上司們對他威逼利誘,想他自願退伍,他敬酒不飲飲罰酒,被送上軍事法庭。Desmond堅守信念,終於得償所願。

故事一跳跳到一九四五年的沖繩,當時日軍堅守一個山脊,美軍將之命名為「鋼鋸嶺」。美軍從地面爬上山脊,但一進攻便遇到日軍開火,難以攻克。Desmond及隊友抵達時,見到的是一車車的美國傷兵以及殘缺的屍體。輪到他們進攻了,Desmond的信念,此時遇到真正的考驗。

反戰者遇考驗

「良心反戰者」最容易被人冠以懦夫的稱號,即使喪失自由被關進監獄,也難免被人覺得是貪生怕死。Desmond不殺人但上戰場的經歷,令筆者想起兩位已逝的文藝人士。首先是英國詩人Wilfried Owen(一八九三至一九一八年),他上過一戰戰場,寫了不少描述戰場恐怖以及反戰的詩篇。打仗令他患上精神衰弱,原本他大可以繼續留院或在家中靜養,但他自願回到前線,最後於戰爭結束前一星期戰死。

另一位是意大利指揮家Carlo Maria Giulini(一九一四至二○○五年),二戰時他被徵召入伍,但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一樣拒絕殺人。他並沒有像Desmond般公開抗命,連槍都不拿,他的解決方法是不向敵人開槍,盡量射向天,並做好心理準備,被敵人攻擊時,不反抗,乖乖受死,最後他捱過了。

「另類」福音片

《鋼鋸嶺》將故事工整地分開兩半,結構頗像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的《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頭半段在軍營,後半段在戰場。《烈血焚城》裏的軍營部分描繪新兵所受的壓迫及欺凌,以其中一人的自殺結束,《鋼鋸嶺》也有類似的「一人有錯,全隊受罰」,以及半夜圍毆的情節,不同的是,Desmond在本片的兩大考驗(軍事法庭及沖繩戰場)都奇跡地安然度過。

此外,Desmond抬走一個個傷兵的畫面,也令人聯想到《阿甘正傳》(Forrest Gump)中,阿甘不怕死的跑入戰場救人,因為未找到他要找的人,結果先抬走向他求救的傷兵,放低了再入去,抬完一個又一個。阿甘之後獲總統親自頒發英勇勳章,和Desmond一樣。

要不是戰役部分太多殺人以及血腥場面,《鋼鋸嶺》大可以被教會包場放映。即使本片沒有露骨地說出是神令他保住性命,但兩次的安然度過,實在太有神蹟的成分。軍事法庭那部分,解救Desmond的是屬於「機器神靈」(deus ex machina)的設定,高高在上的人出手介入扭轉乾坤。而戰場的部分,子彈及敵人總是打不中又找不到Desmond,這種「隨機性」很容易被信徒用「恩典」來解釋。沿用這種思路,Desmond在軍事法庭沒事,首先就是神聽見了信徒禱告,拯救了他,繼而令他可以在鋼鋸嶺勇救七十五人,便是「神的安排」?

側寫上級無能

筆者當然不是說要當這片是福音片,只是提出本片間接或無意地帶出神蹟的意識形態。同樣,本片也可以間接或無意地提出「領導無方」的信息。首先是部隊進攻前,先由海上的戰鬥艦發炮,地氈式轟炸鋼鋸嶺,一個角色更說:「沒有人能在這轟炸下活命。」然後他們進攻,卻發現還有大量日軍,可見先前的轟炸根本沒用,或者因為估錯了地點而炸不中。

Desmond上到鋼鋸嶺時的第一次進攻,拍出來不但是有大量日軍,他們的人數看起來更可能比美軍多。以當時的局勢來說,日軍已在強弩之末,美軍在人力上有絕對優勢,假如在鋼鋸嶺真的是敵眾我寡,會不會是上頭派了太少美軍攻堅呢?Desmond勇救傷兵的時候,大抵是在兩個時段進行,首先是攻堅失敗後,能走的撤退了,然後戰鬥艦再次「地氈式」轟炸,Desmond以及他救出的傷兵,所面對的其實不是被日軍攻擊,而是自己人的大炮。之後,有人發覺Desmond在救人,上頭停止了炮轟,卻令他更加危險,因為炮轟停了,日軍便從地堡走出來,攻向未死的美軍……

真的不知是有心或無意,美軍的失誤似乎比日軍的垂死掙扎更可怕。如果是為了提升戲劇效果的話,亦有另一個奇怪的地方,可以用這點來解釋。本片予人血腥以及高度暴力的感覺,最主要是來自美軍中槍時,經常都會有很大範圍的身體被炸掉,例如腳中槍,便整個下半身當場沒了,頭中槍便像西瓜爆炸。但換轉是日軍中槍,他們就只會受警匪片式的傷勢,打兩三槍都身體完整。日本人的槍械子彈有沒有那麼大的火力?他們還有那麼多的火藥用嗎?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