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米厘上的獨立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與日本PIA電影節、柏林影展共同策劃「日本獨立崩世代——8米厘狂熱」放映單元,將時間回帶到那個電影還只有菲林的年代。

8米厘與香港

菲林,方寸之間,電影開始的地方。其常見闊度有35MM/16MM/8MM。最早使用8米厘菲林的攝錄機,於1930年代問世,操作複雜,很難普及。1965年,柯達推出超級8(SUPER 8)攝錄機,易上手,然而只能拍默片。1970年代,柯達在菲林旁邊加上錄音用的磁帶,就可以拍有聲片了。一時之間,超8大行其道,迎來十多年的黃金時代,直至80年代中,VIDEO出現,才褪去狂熱,成一代人不可磨滅的影像載體。

8米厘將電影拍攝推向民間,更催生獨立電影創作的熱潮。在香港,章國明於1972年用超8拍出《異世之所》,鍾情至今,可謂「超8達人」。香港電影文化歷史中,不得不提的「火鳥電影會」,1976年成立,曾主辦獨立短片節,其中不少作品就是使用超8拍成的,比如方令正於1975年完成的《LEAVING HOME》,以及1980年的《PAINTER》。進念二十面體的創辦人榮念曾,也使用超8拍電影,如《中國旅程》。可以説,那個年代個個電影人都有一段超8記憶。近一點,2001年,麥婉欣拾起超8情懷,拍攝首部劇情長片《哥哥》,讓人眼前一亮,獲得不少獎項。

狂放不羈

「8米厘狂熱」單元包括11部日本7、80年代的8米厘作品,既有出自大眾熟知的園子溫、塚本晉也、諏訪敦彥等的早期作品,也有小眾深愛的平野勝之、手塚真、山本政志、石井聰亙等的作品亮相。70、80年代,超8一卷菲林十幾元,並不便宜,而拍攝時長只有約3分20秒,若要追求聲效、特殊效果等,時長會更短,因此,成本所限,用超8拍攝的獨立電影以短片居多。然而,此次「8米厘狂熱」單元之中所選電影,雖有短小精悍如《鬼高校》只有6分鐘,但大部份是長片,園子溫的《男之花道》110分鐘,山本政志的《聖恐怖主義》更達127分鐘,對當年的獨立電影製作絕非易事,唯有嘔心瀝血的投入方能完成。這些8米厘作品,實驗前衛,不拘一格,全然突破超8用作家庭錄像的設計初衷,將屬於崩世代狂放不羈的電影風格展現得淋漓盡致。

《我是園子溫!!》是園子溫22歲時的首作。他將鏡頭對準自己,説話、搖晃、拍攝,恍如行為藝術,張揚取態掩蓋住初次觸電的青澀,這是屬於「自主電影」的神采——沒有鐐銬地手舞足蹈。兩年之後,他在《男之花道》中更大玩特玩,在劇情與記錄的界線兩邊來回遊戲,片末他拖著髹路標機,在無人道路上畫出道道白線,要逃出東京,這種不能停止奔跑、必須向前的躁動主題在他之後的作品如《自行車嘆息》中也反覆出現。2013年《一代電影粉皮》中,園子溫借男主角平田的電影夢,向菲林致敬。要摸索園子溫怪誕不經風格的全貌,《我》與《男》純粹自我,是不可缺少的一塊拼圖。

塚本晉也成名作《鐵男》為人熟知,然而在此之前,《電柱小僧的冒險》已是囊括了大部份機械怪獸元素的8米厘雛形版。當然不可忽視1986年他的另一部超8短片《普通大小的怪人》,也首度交出人物與月圓時變成鐵狼的創意。塚本晉也是成長於東京澀谷及原宿鬧市的都市新一代。父親癡迷機械,在塚本晉也讀中學時就送他一部超8攝錄機。塚本晉也選擇朝鍾愛的怪獸題材開拓電影路,1974年《原始先生》和1975年《巨大蟑螂物語》均屬此路數。1978年他以《電柱小僧的冒險》奪得PIA FILM FESTIVAL大獎。《電》講述一個背後會長出電燈柱的少年,一開始受周遭人捉弄,後來坐上時光機去未來,與各種怪獸殭屍戰鬥,拯救地球。片中土法特技炮製出來的各種未來想像和怪獸形象,另類怪趣,口味之重令人瞠目結舌。談到菲林上的特技,手塚真的《UNK》在菲林上又刮又畫作出實驗嘗試,發掘菲林的明暗色彩變化,多重曝光帶來的奇異效果,極致眩目。他又用特效在《鬼高校》拍出校園裡出其不意嚇壞人的鬼魂,恐怖得來又有冷冷笑意,效果絲毫不遜於大路貨色的恐怖電影。

自主新潮

日本70、80年代的這些「自主電影」,有不少深具法國新浪潮電影的神髓。矢口史靖的《雨女》描述兩個少女在下雨天的散漫浪遊,小清新的場景——少女在雨中騎著單車,很快跳轉至血腥CULT味——她們拿斧頭殺了一頭牛,無法套用主流電影類型的劃分方法,突破一切桎梏,天馬行空,與法國新浪潮大師利維特的《沙蓮與茱莉浪遊記》一脈相承,但有意無意間的日本影像韻味又交出別樣滋味,不愧為矢口史靖的成名作。如此深受法國新浪潮影響的還有諏訪敦彥,看過他的首作《話多多二人幫》之後,更能明白他日後創作《廣島別戀》和《現代離婚故事》其實早就從高達等處汲取養份,將歐洲電影之風格融入日本故事。

8米厘上的獨立電影,LOW BUDGET,與大製作無緣,但也正因為如此,狂放不羈的創作不被任何陳規所綁縛。誰説低成本就不是好電影?或許正因為沒有進入電影工業主流,才獲得百無禁忌、直抒胸臆的空間。「8米厘狂熱」所選擇的十一部電影,在日本長久以來行之有效的獨立電影製作、放映體系之中,是擷取出來的吉光片羽。關於1976年開始的PIA電影節雛型以及日本獨立電影院線,則是另一個精彩的故事。在電影節發燒友Cine Fan 5月的放映中,「8米厘狂熱」會再度登場。坐在電影院座椅上,乘著8米厘菲林時光倒流三十年前,領受獨立之精神,再回頭看看香港電影界的風波,比如拍攝成本極低的《十年》得獎是否不應該,應該會有更明確堅定的答案。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