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不愛爵士樂算什麼意思?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男女主角,從初相遇那刻開始,關係就不是和諧,由舉起中指,到言語爭執。爭論什麼?對於導演DAMIEN CHAZELLE來說,這簡直是生死悠關:「說的是爵士樂啊,大佬!」愛瑪史東演女主角MIA,性格很有現代女孩的特質,其中一樣是敢愛敢恨。明知賴恩高斯寧演的SEBASTIAN是爵士樂手,還要跟他說壞話,高斯寧質問她:「你說不愛爵士樂算什麼意思?」,她膽大包天說:「意思就是,當我聽爵士樂時,就是不喜歡!」後來,高斯寧在另一場戲斬釘截鐵說不會喜歡不愛爵士樂的女孩。不過,《星聲夢裡人》的魔幻魅力正在於此–愛情是很奇妙的,往往從難以孕育的地方滋長。男女主角從兩片乾涸的夢想土地中,互相滋潤,雙雙起舞,跳到那一天兩個會飛。

DAMIEN CHAZELLE對爵士樂的堅持與執着,在《鼓動真我》(WHIPLASH)和《星聲夢裡人》兩部戲中全程奉獻。SEB其中一句對白說:「爵士樂是關於未來」,不留心的很容易會錯過,但我好肯定,這句對白是反映着美國流行文化、有聲電影歷史與歌舞片類型發展的血與骨。MIA懂得拿KENNY G來調侃,就知道她不是不懂,而是太懂了。年史上第一部有聲電影《爵士歌手》(THE JAZZ SINGER)面世,美國人走到了電影技術發展最前線,在能夠記錄現場收音的歷史時刻,選擇以歌舞、以爵士樂、以愛情的形式,來向世界揮手。也從那刻開始,歌舞片成了荷李活三、四十年代最受觀眾喜愛的類型之一。

奧斯卡金像獎也急不及待為歌舞片增慶,把第二屆最佳電影頒給《紅伶秘史》(THE BROADWAY MELODY)。CHAZELLE很想追憶昔日電影與音樂的美好時光,《星聲夢裡人》的野心大到要把三、四十年代SWING JAZZ的巔峰時刻,四、五十年代彩色歌舞片的芳華絕代,七十年代的美國夢,八十年代熱爆的青春街舞片,一併以翻新復刻姿態,帶到來2016,就像一生人只拍一部歌舞片,就拍到盡拍到絕為止。戲中開場的街舞歌《ANOTHER DAY OF SUN》和SEB自彈自唱自傷自憐的《CITY OF STARS》,都是今年最佳洗腦歌,音韻旋律段段入耳,令人身體不住擺動,思緒不住翻騰,SWING JAZZ的魅力、歌舞片的歡愉、電影的魔幻,悉數端上桌面。

「LA LA LAND」是洛杉磯另一個稱呼,《星聲夢裡人》要拍洛杉磯,等同要拍美國夢,這與影片主題:音樂、電影、野心與愛情,息息相關,緊緊扣相。MIA為了圓明星夢,在華納片場咖啡店當服務員,尋找試鏡機會;SEB在夜店彈聖誕歌,為了延續爵士樂手的生命。開場一鏡直落拍公路塞車歌舞場面,ALAN PARKER拍高校片《我要高飛》(FAME),早有這種「為音樂而狂」的情懷,的士司機開起擴音器,播着IRENE CARA的歌聲,就引得全城男女跑進馬路跳上車頂起舞。儘管都是圍繞女主角試鏡,但《星聲夢裡人》不是高校片,高斯寧型跳TAP DANCE,反而貼近《萬花嬉春》(SINGING IN THE RAIN)的印記。

但DAMIEN CHAZELLE拍得更CLASSY一點,更新浪潮一點,前半部簡直玩盡一世人的長鏡,一場戲一個長鏡,而且美術色彩講究,把MODERNISM當衣服一樣穿上身,向當年尚盧高達的《輕蔑》與《周末》的運鏡與場面調度致敬。老一輩戲迷,從賴恩高斯寧和愛瑪史東身上,會想起昔日歌舞片的銀幕情侶,像MICKEY ROONEY和JUDY GARLAND,或GENE KELLY和CYD CHARISSE,像又好,不像都好,其實DAMIEN CHAZELLE是執意與「昔日」劃清界線的,他不要HAPPY ENDING,他不相信HAPPY ENDING,他要繼續尋夢,尋夢可能是悲劇結局。從這一點看到,骨子裡,他受活地阿倫影響最深,達到潛移默化地埗:《為你唱情歌》(EVERYONE SAYS I LOVE YOU)、《荷李活大結局》(HOLLYWOOD ENDING)、《情迷月色下》(MAGIC IN THE MOONLIGHT),然後跟《情迷聲色時光》(CAFÉ SOCIETY)一起哀悼愛情與爵士樂──ANYWAY,喝杯酒,繼續舞吧舞吧。

DAMIEN CHAZELLE《星聲夢裡人》概念很精細,但要拍大型歌舞片,卻難不到他–在這之前,CHAZELLE已經有作出拍歌舞片的嘗試,2009年他的首部電影、亦是他的哈佛畢業作品《Guy and Madeline on a Park Bench》,是一部以歌舞貫穿敘事的黑白愛情片,在緊拙的資金下重現復古MGM歌舞劇。那是一個讓他回顧電影歷史的機會:「我很遲認識歌舞片,快高中畢業時我才認識前衛(avant-garde)電影,開始看《珍姐與佛烈》(Ginger and Fred),30年代的歌舞片很具實驗性,很令人興奮。」《Guy and Madeline on a Park Bench》奠定了他新電影人的地位,他心中仍蘊釀着很多更宏大的夢想。

「《Guy and Madeline on a Park Bench》只觸及我想拍的片種的皮毛,所以我繼續寫劇本,創作出一個有着相同原則但規模更大的歌舞片,一部關於現實生活但保持50年代華麗的寬銀幕(Cinemascope)和特藝七彩(Technicolor)的歌舞片。」他說。上回在《鼓動真我》他已跟負責原創音樂的Justin Hurwitz一起構思,他們是在哈佛的同學,即是在合作《Guy and Madeline on a Park Bench》和《鼓動真我》之前已經認識。Hurwitz表示,他們一向都是用節奏和旋律來溝通:「我們的關係是圍繞着音樂的,而歌舞片也一直啟發着我們,例如《秋水伊人》和《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戴米恩補充說:「我們有一種默契,有共同的語言。他為《鼓動真我》創作音樂,今次為《星聲夢裡人》創作音樂,我希望以後的電影也有他為我創作音樂。」

JUSTIN HURWITZ很高興看到DAMIEN創作出SEB和MIA這兩個現今世代的追夢者,而且跟他們擁有相同的夢:音樂和電影。他認為SEB和MIA之間互相吸引,但各自對藝術的追求同時把他們拉得越來越遠,這種真實的拉鋸關係,是推動他創作的重要元素,他說:「這電影很浪漫,同時也有淒美感,內裡有愛情帶給人的興奮歡悅,也有縈繞於心的心痛心醉,都要交織在一起。」HURWITZ的確是這電影的關鍵–本片的音樂是與劇本同步創作和發展,而由於HURWITZ和導演18歲就相識,兄弟間的默契。「音樂就是JUSTIN的生命,」DAMIEN說,「他不會為任何東西犧牲質素,他會錄過百隻鋼琴樣本給我挑選出最好的20個。HURWITZ是個才華洋溢的人,把真誠貫注入音樂之中。」

主演的RYAN GOSLING和EMMA STONE被電影內的原創歌曲深深吸引着:「三個月來,我每天都練奏這些樂曲四小時,理論上我應該不會再想聽到這些歌。」RYAN說。其中兩首歌,包括EMMA的〈Audition〉和RYAN的〈City of Stars〉,拍攝時都是現場演繹的,讓演員可以完全投入於那個時刻。EMMA說:「但也是令我有很深感受的部分,我那時剛演完了舞台劇《Cabaret》,讓我感受到現場演出是多層次的,即使你破了聲或走了音,仍然有一些不能替代的感覺圓滿了你的演出。」參與創作〈Start A Fire〉一曲也讓John Legend進一步了解角色:「這首歌會隨着KEITH和SEB尋找到他們想創作怎樣的音樂而漸漸改變,這表現出SEB於他可以接受有多『流行』的音樂當中左右為難。」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