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倫天奴最後兩部電影

你會想念昆頓塔倫天奴嗎?不要誤會學人亂打R.I.P.,佢老人家仲有排玩。但近日有人開始翻他的舊賬,他曾經不下一次說過,一世人只拍十部電影。

「只拍十部電影」此話一出之後,有心水清的人,最近很快就幫昆頓塔倫天奴數手指,由一開始數的《落水狗》(RESERVOIR DOG),一數數到八,《冰天血地8惡人》(THE HATEFUL EIGHT)。八隻手指豎起了,只剩兩隻。假如塔倫天奴沒有食言,意味着他玩多兩部電影之後,就要收山。

近日他在美國聖地牙哥出席一個創意論壇,亦好像在發表退休宣言一樣,形容如果別人視他為現今仍然在世的偉大導演,甚至視他為偉大的藝術家,他便會把自己的成就定義為成功。果然是一個導演的夢想。

有夢想就好了,向前衝吧,拍到人家叫你做大藝術家為止。偏偏,這位藝術家又豪言一生只拍十部戲,於是大家就等睇好戲,看他會信守諾言,還是會食言。

其實不用公開懇求,也有很多人喜歡塔倫天奴電影。例如我。他從第一部長片《落水狗》(RESERVOIR DOG)開始,彷彿開啟了電影敘事另一片天地,他在早期電影的說故事方法,不依常規,喜歡一段接一段,發生時間不一定是順序,更多時候是顛倒次序。顛倒時序並不是由他創的,但由他再用這方式去說故事,又說得比別人格外精彩好看。

《落水狗》盡吸林嶺東的黑幫片精華,港產警匪片的槍術、權術、多角人物關係矛盾,這部戲的成功,或許會有人嗤之以鼻:扯,影視錄影帶店員抄襲之作。但去到《危險人物》(PULP FICTION),曾經做過影視錄影帶店員的塔倫天奴,就真正自成一家,起了一個字頭,更創造了一個BOB頭的潮流:奧瑪花曼的造型,就是CHIC的代名詞。但更搶鏡的,其實是把一個油脂仔跳A-GO-GO的美好年頭,都帶回來。

喜歡黑人音樂的,會喜歡《危險關係》(JACKIE BROWN)。而我,就偏愛《標殺令》(KILL BILL)。兩集《標殺令》,從氣氛、風格到手法,都是他創意高峰之作。香港、日本、美國三地的復仇片、動畫、武俠片文化,共冶一爐。《黑殺令》(DJANGO UNCHAINED)是塔倫天倫執導電影中,贏得最高票房的一部,不少觀眾對片中黑奴救妻復仇記感到血脈沸騰。要數令塔倫天奴跌得最傷的,是對上一部,第八部長片《冰天雪地8惡人》,美國本土票房只收五千多萬美元,慘慘淡淡,收入與投資不能平衡。

塔倫天奴最後兩部電影,其實已經宣佈了是拍什麼。最新一部已投入製作的,是類似新版《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那是一部六十年代荷李活改編真人真事的浪漫盜賊片,背景回到三十年代時空。原版本在奧斯卡獲八項提名,塔倫天奴的新片自然吸睛。

更叫人詫異的,是塔倫天奴公佈再下一個拍攝計劃,竟然不是劇情片,而是一部已構思四年,「可以是一本書,一部紀錄片,一個分成五部份廣播」的非劇情片計劃──怎麼?難道這就是塔倫天奴的「收山之作」?但願不是吧。很多說話,就算講過,都可以吐口水再講。宮崎駿夠話收山,收到今天,收衫就有,收皮未咁快,收山更是天方夜譚。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