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書寫.懸疑熱潮.火車電影

《列車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在美國刮起流行熱潮,讀者每次走過書店都好奇這部懸疑小說究竟寫什麼,看過小說的人,又好奇電影會改編得如何。

小說《列車上的女孩》在2015年初出版,立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包攬實體小說與網絡小說冠軍,搶讀情況一發不可收拾,一傳十,十傳千,最終引爆連續十三星期暢銷冠軍,唔睇冇話題。有趣的是,事隔一年,於2016年初,小說像樓市股市一樣,再次出現小陽春,再被炒熱,重上暢銷榜冠軍兩星期。根據資料,小說在全球已賣出超過一千萬冊,向不少自以為看透世情急不及待鸚鵡學舌指閱讀已死實體書已死無可死的人,重重摑了一記耳光。誰說小說已沒人看?誰說實體書快消失於世上?

小說暢銷之後,慣常的理解是,輪到電影改編。對了,沒錯,全中。《列車上的女孩》被史提芬史匹堡的DREAMWORKS看中,但有一點與別不同的是,DREAMWOKS在小說出版前,即2014年,已經買下電影版權。換句話說,小說寫好之後,代表作者的經理人,早就把小說送到各大電影公司,嘗試洽談合作。時代變了,什麼都要爭分奪秒,DREAMWORKS的製片人不知是看書速度比人快,還是根本未看過,他們搶贏了版權。小說出版後,他們的眼光立即得到證明。

電影版,快到要在近日上映了。去年開拍,今年上映,拖都唔拖,最怕讀者等得不耐煩。絕不拖延映期,與食住小說熱潮有密切關係,而另一個原因,也是與小說界現象有關──希望把一種「女性書寫懸疑小說」的浪潮,推向海嘯層次。《列車上的女孩》的宣傳策略是:《失蹤罪》(GONE GIRL)的接班之作。

有書評人已經指出,自從GONE GIRL成功之後,不少懸疑小說名稱,都有個「GIRL」字。明解,有「女」,男讀者易醒神,女讀者易代入,由女性書寫懸疑類型,把男性的犯罪世界,一下子拓闊到另一片女性天地。

GONE GIRL作者GILLIAN FLYNN一書成名,電影更罕有地由她,即作者本身親自編劇。她寫的好幾部小說,亦先後拍成電影。潮流一浪接一浪,2016年接捧衝女子一百的,便是PAULA HAWKINS。她把失婚女性悵然失落的人生,連繫到目擊一宗幸福女人失蹤事件,女性、女性、女性。而場景則設定在一列行駛中的火車上,聰明、聰明、聰明。火車,是古往今來,懸疑片之重要案發現場,也是懸疑女作家成名之戰役:1950年,同志女作家PATRICIA HIGHSMITH,憑首部懸疑小說STRANGER ON THE TRAIN而聞名,同年,希治閣將之改編拍成同名電影《火車怪客》。

PAULA HAWSKIN今年44歲,畢業於牛津大學,未婚,性取向未明。做過記者,最後堅持全職寫小說。首本書THE MONEY GODDESS於2006年出版,不是小說,是教女性如何處理財務。後來,化名寫短篇,但未有突破,最後,把心一橫,於2013年開始構思,再花了半年時間書寫,寫成第三部書THE GIRL ON THE TRAIN。小說以女性角度,以女性為目擊主角和案發受害者,寫盡複雜懸疑、顛倒人生與黑色處境,這就是她個人在過去多年無法在小說界突破,把累積下來的鬱結,一次過爆發的寫照嗎?應該係,除非唔係。但無可否認的,是她受GILLIAN FLYNN啟發,決心在懸疑驚悚類型,摸黑前進。結果,她成功了。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