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最後的強暴戲

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的《巴黎最後的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最近再被「鞭屍」,戲中的強暴戲被外媒連番炒熱,連同男主角馬龍白蘭度,一同再變罪人。

事緣是適逢十一月二十五日,是「消除對婦女暴力行為國際日」,西班牙非牟利團體「EL MUNDO DE ALYCIA」把貝托魯奇在2013年解釋拍攝《巴黎最後的探戈》強暴戲的電視訪問片段,重新發放到互聯網,片段引起傳媒廣泛轉載,重提片段中,貝托魯奇提到在非常時期使用的「非常手段」。

影片在1972年上映,當年被列作限制級,故事描述馬龍白蘭度演的四十八歲孤獨男人,與十九歲豪放少女之間的情事。二人打得火熱,把一空置單位當作是交歡陽台。男女情事,本無對錯,戲中男人風度翩翩,男人味濃過DOUBLE ESPRESSO,女孩不是無知少女,反而愛玩愛挑弄關係,挑逗男人。大導貝托魯奇絕不是CHEAP到要拍日活小鹹片,而是想拍巴黎城市燈下的情慾禁忌,從釋放到解放,把1968年五月發生的大規模學生反越戰運動累積下來的乾涸人心,以牛油和愛情來好好滋潤。

《巴黎最後的探戈》是一注麻醉劑,甚至應該是大麻,用來逃脫於現實。貝托魯奇不只想捕捉青年的激情,還有像他一樣的中年知識份子的惶惑。所以,由馬龍白蘭度遇上十九歲的瑪利亞施奈德,猶如法國社會面對青年學生的衝擊。

戲中一場強暴戲,馬龍白蘭度情到濃時,把躺下來的瑪利亞施奈德身子一翻,變成伏在地上,白蘭度強行褪下對方褲子,再伸手一刮旁邊的牛油,塗在女孩私處,然後強暴。畫面中,白蘭度沒有理會施奈德的苦叫,直至整個身體動作慢下來為止。

這場戲的爭議,不是強暴,而是施奈德在2007年接受傳媒訪問時,爆出那場戲並不在劇本中,也沒有預先討論過,拍攝當日,她突然被知會加插這場戲,她在亳無選擇之下唯有繼續演下去,她直言事後感到難受,而且這度陰影一直伴隨着她的半生。

貝魯托奇在2013年的訪問中,沒有否認此事,他解釋該場戲是在拍攝當日跟白蘭度一起構思,他刻意不告訴施奈德,是因為他想拍出一個少女受辱時的真實狀況,而不是一個演員的演出。

這件事被炒熱之後,貝托魯奇和影帝馬龍白蘭度同時聲名狼藉,白蘭度和施奈德二人分別在2004年和2011年離世。事件被婦女團體持續炮轟,也被荷李活明星在社交網站抽水鞭屍。

我想起另一部極受爭議的法國電影《無可挽回》(IRREVERSIBLE, 2000),戲中也有一場類似的戲,講女主角蒙妮卡貝魯奇在地下行人隧道,被匪徒按伏在地上施暴,導演以長鏡頭一鏡直落拍攝,觀眾猶如置身強暴現場。當時已經有人討論,是否連觀眾在內,參與剝削女演員。

兩部電影的兩場戲,都不是戲假真做。《無可挽回》的強暴戲,甚至比《巴黎最後的探戈》更赤裸、真實、震撼,問題的分別,在於《無可挽回》的女主角事先知道演出,而《巴黎最後的探戈》的女主角不知。那條道德倫理界線,我們應該怎樣去劃分呢?

說回貝托魯奇,他在2003年拍《戲夢巴黎》(THE DREAMERS),再刻劃五月革命大時代下青年男歡女愛,情慾意識一點不下於《巴黎最後的探戈》,戲中伊娃格蓮角色徘徊在孖生弟弟和弟弟的美國朋友之間,光脫脫大被同眠。或許,我們也可以視之為毫無禁忌的法式解放。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