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知的大電影趨勢

電影《飢餓遊戲》的「終極下篇」,跟「終極上篇」隔了一年才上映,秉承系列風格,一年上一部,終極分上下。這部戲也令人思考到,近年荷李活大電影幾個不可不知的趨勢。

無論對一部電影有多留戀,一看到終極篇被分成兩集,就感到洩氣。心中暗說:又來這一套。終極不是終極,就是荷李活系列電影近年的製作模式。說的是三部曲,卻分成四集,製作公司可以說,終極篇太精采,內容太豐富,拍長了,又不忍刪剪,所以分成兩集,以饗戲迷。戲迷當然窩心,拜拜有條尾,睇完重有得睇。但,如果終極上下篇,只收一張戲票,相信戲迷會更開心,拜拜有條尾,多謝《飢餓遊戲》填飽肚子。問題就在這裡:戲迷沒有公投贊成終極分上下兩部啊!

其實,「結局上下集化」的元祖,是《哈利波特》。來到結局第六集,全球首創用魔法變出上下兩集,提醒了大家,系列電影是可以這樣製作的。當年《哈利波特》也是抱着嘗試心態,未知市場反應。結果,終極上篇總票房,位列系列七部中第三,而終極下篇則是系列最高票房的一部。可見,用拍一部戲的價錢,剪出兩部戲,完全多賺了一部戲回來。

《飢餓遊戲》又未去到《哈利波特》那麼盡,拍一部剪兩部,但礙於不能脫離小說三部曲系列,於是便套用「哈利分割法」,把終極分開成「終」和「極」。在未來日子,同類的系列大電影,也極有機會以同樣形式製作及上映。

《飢餓遊戲》的成功,延伸出另一個荷李活大電影趨勢──反烏托邦電影深受年輕觀眾歡迎。近年很受歡迎的幾部系列電影,無論是《飢餓遊戲》,《分歧者》,或是《移動迷宮》,都是反烏托邦電影,時空設定在未知的超現實或未來,未來世界沒有變得更加好,相反充滿不公不義的壓迫,假如不反抗,便達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於是,戲中年輕主角都力排眾議,孤身上路,挺身而出,逆轉成年人世界既有規則。為自由、為公義、為人生、為命運而戰,是反烏托邦電影的命題,亦因此產生濃厚的英雄主義。以上三個系列的電影,其實比漫畫英雄電影更貼近觀眾,起碼都是由有血有肉不戴面罩不穿公仔服的靚仔靚女來演,而且同樣改編自青年流行小說,跟觀眾同聲同氣。

反烏托邦電影造就年輕人做英雄,也讓女英雄站起來,跟《復仇者聯盟》一眾男士拗手瓜。在《復仇者聯盟》及漫畫英雄電影中,女演員只是性感花瓶。

以前有安祖蓮娜祖莉演《盜墓者羅拉》,現在輪到珍妮花羅倫斯,接着是SHAILENE WOODLEY。其實又冷又酷的KRISTEN STEWART都有條件,爭在她大小姐是否願意演。以上幾位靚女打破了電影工業的迷思:動作電影多由男演員主導,賣座電影都是男演員為主。她們主演的電影非常賣座,而且角色個性獨立──在男性口味的漫畫英雄電影統治世界電影主流時,女觀眾也扮演了分歧者,把她們神聖的一票,投在同類型的女性動作電影中。我在猜,下一個反烏托邦電影系列是什麼?下一位反烏托邦女英雄又是誰?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