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廁》充滿辯證,但沒有結果的陳果作品

人人都要排泄,無論你是紳士淑女,或是草根市民,吃完東西,都要脫下裙褲去拉屎。本來是珍饈百味,被人消化之後,結果都會變成排泄物。陳果新作《人民公廁》,是一部關於排泄的電影。主人翁「廁神」東東在京城的公廁內出生,是一個被不知名的母親「排泄」出來的生命。由《香港製造》(1997)的中秋,至《香港有個荷里活》(2002)的朱家三父子和大磡村小混混等,陳果電影中的男人角色,差不多都全部是無能的人,就算有用,都是已經過期的,等同過去時代留下來的排泄物。而女人角色大都是不停勞動的人,唔係洗碗就做「雞」(妓女),不需勞動的,大都在生病。陳果電影中的女人,命運都比男人好,至少可以找到出路。而今次在《人民公廁》中,男人都因生死問題而生起驛動的心,展開尋找靈藥之旅,不過在上路時,男人仍然遭遇到一個宿命的結局,就是最終也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最後只有兩條路可行,一係繼續上路,一係去死。

《人民公廁》雖然不是三部曲作品,但有三部曲的容量,猶如一系列作品,歸納成為一部作品。故事以北京舊區的東東經歷為主體,以人物展開穿梭交匯,貫穿南韓的人漁故事、以及東東的朋友Tony在印度的遭遇、當中更穿插羅馬、香港及紐約等地區,以生死主題穿針引線,而且無論是天南地北任奔馳,但總離不開公廁左近。而片中所探討的生死主題,不單只說人,同時也說時代以及地域的生死,甚至也說電影的生死。在公廁中談生論死,暗示反映所有生命任你如何珍視,最終等同糞土;生存與死亡都在公廁中,大地不知何時已被人塑造成為一座大公廁。 此片早已點出,在踏破鐵鞋去尋覓的靈藥,靈藥極有可能原來就你身上排出來的尿,這個未得廣泛引證的靈藥,在現實早已成為不少人士的救命良方。

《人民公廁》志不在推銷尿藥,只是反映出一個現實的矛盾,就是往外千里尋覓的問題,答案可能早已在心中。大概是第一次以DV影帶拍攝的電影作品,陳果今次無論在敘事處理,影象運用方式,都多了實驗/探索味道。尤其對錄像拍攝出來視覺效果,光影層次,以至影機運作,都刻意同菲林質素作出對比。不少水底鏡頭,也是其他DV電影少見。不過陳果鍾情的影象質素,始終仍是屬於菲林的,大量的燈光照明,目的是模仿菲林的層次。不去發揮錄像視覺的純粹,反映出對舊媒體的執著。這亦在故事中眾人跑去陌生場合去尋找靈藥,其實本身根本不信世上會有救命仙丹;也反映出作者當下對生死命題的理解。在沒有結果的尋尋覓覓,無所事事的心情中,就好像在街中忽然意識到,跑去公廁去泡尿,然後繼續上路去。

《人民公廁》就有這種放尿的感覺,就好像人在途中,忽然想起一件切身的人生主題,生死問題夠大了吧,想想下,尋覓間,卻了悟原來這個天大的問題,是沒有最終答案的,你想通了,只不過像泡了一次尿,然後過了不久,這個問題又會再出現,等待你去泡另一次尿。這就是人生。電影也一樣,故事開始與結尾,都只是站與站之間,無需有終點,有結果。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