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刀人魔》靚人靚景

彭浩翔是香港導演之中少有在電影編、導的同時,兼顧創作小說,事實上,他的小說《全職殺手》被搬上銀幕,還早過他自己的導演處女作《買兇拍人》,而他的短篇小說集《破事兒》也被自己改編成同名電影。不過,電影版的《破事兒》並沒有把短篇集裏全部作品搬上銀幕,留下了的故事有《指甲刀人魔》這一篇,就是現在由彭浩翔監製、關智耀導演的電影《指甲刀人魔》的藍本。

故事講生活在夏威夷的Sean在女友出軌後遇溺,朋友誤會他為情自殺,千方百計安慰他之際,Sean遇上了古靈精怪的女孩Emily,讓他重新感受到愛情的美好。只是,二人交往後不久,Emily便告訴他一個秘密,她的真實身份是一名「指甲刀人魔」—即是只能以指甲刀為食的特殊人類。對於這種天方夜譚的說法,Sean身邊的朋友都十分懷疑,而他在無法驗證真假的情況下,選擇了相信她,更決定為她實現心中的夢想……

樂在夏威夷

近年有不少跨物種的戀愛故事,不論男的還是女的吸血鬼,都在歐美的銀幕上找到人類情人,換個角度,吸血鬼也不過是以人血為食的特殊人類。說到食物口味特別,還有那些只食人肉的日本寄生獸、食屍鬼什麼的,不論是喜歡人血還是人肉,這些特殊物種總是會和人類直接起衝突,於是,和他們有關的故事或多或少都是恐怖片。不過,以指甲刀為食的不同之處是,這種食物對人類沒有威脅,所以,可以呈現的電影類型也就很多元化。

如今這齣《指甲刀人魔》,看起來就像是一部旅遊觀光片,張孝全扮演的Sean是一個製作滑浪板的匠人,場景都是夏威夷的陽光海灘,他和周冬雨扮演的Emily雖然不是遊客,但過一種可說是全無壓力的離地文青生活。

攝影師出身的導演用飛行鏡頭反覆把夏威夷風光呈上,那種悠閒的感覺,自從《夏日摩摩茶》、《戀戰沖繩》之後,已經少在港產片中見到,反而更接近台灣那些小城文青故事的脈絡,還有,導演不時加插的動畫故事說明,也是台味的手法。而張孝全等一眾台灣青春偶像,更加強了這種感覺,少數的非台灣演員例如周冬雨、鄭伊健等,只是增加點層次,沒有沖淡這種感覺。

戲中,應是當地土生華人講對白時,夾雜了普通話、廣東話以至英語,更令人感到戲中人像是生活在編劇天馬行空創作的平行時空了。

愛她就要信

事實上,《指甲刀人魔》這種盲目的愛相信一切的主題,故事的舞台可以是任何的地方。這個短篇故事改編過不止一次,之前曾改編成網劇短片版本,演指甲刀人魔的是更大牌的女星周迅,而短片的開始是淫雨綿綿的內地,感覺和現在這個長片版完全背道而馳。

只不過,這樣架空的故事,只是拿人對愛情的信任來做文章,點子未免單薄,雖然也算是推到了極致,還是很難讓人入戲。就算是男主角本人,也告訴大家他是自己選擇不去面對真相,於是,女主角是靠指甲刀還是髮夾、鞋帶維生並不重要,重要的一點是,我為愛而假裝自己相信了的這種感覺。但這種感覺能否充撐到超過九十分鐘的長片,現在看起來很成疑問。於是,電影要加入大量前女友出軌、單戀多年的青梅竹馬好友諸如此類的佐料,但都是蜻蜓點水般,沒有入肉。

或許,這部電影真正的主角是夏威夷的艷陽和大海,其他的人和事都只是展示這片天地的點綴,監製把《破事兒》小說其中任何一個故事搬來這裏,其實分別不大。說到底,想去當地邊滑水邊拍戲,可能是這個故事在夏威夷發生的最重要原因。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