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眉女子 于素秋師姐出馬

一九七九年,洪金寶和成龍已先後以諧趣功夫片《三德和尚與春米六》(一九七七)、《蛇形刁手》(一九七八)成名,連小師弟元彪也演出了成名作《雜家小子》(一九七九),「七小福」名氣大盛。成龍在開拍新作《師弟出馬》,影片完成之前,台灣導演郭南宏已找了七小福的師父于占元演了一部《師父出馬》(一九七九),結果賣座平平,這個結果對我毫不奇怪,我很記得《師父出馬》推出時自己心裏的反應:我要看的不是《師父出馬》而是《師姐出馬》,由息影的于素秋復出主演。自己的心中,她的功底不會差過各位師弟,再加上其美貌和明星風采,那才真有叫座力。這個夢想當然沒有成為現實。如今回看,在五六十年代的女星中,樣貌武藝並數,于素秋當是其中魁首。

于素秋對於自己生平,曾作了口述歷史自述,香港電影資料館出版的《通訊》第四十七期(二○○九年二月)的〈于素秋印象〉一文,便是由于素秋為資料館的錄音整理出來,對她早年生平,如何加入電影圈都說得很詳盡也十分生動(《通訊》可以在資料館網站下載)。二○一五年理工大學曾經舉辦過一個「『打得』的女人:戰後香港通俗文化的女英雄」的學術研討會,一提打得的女人,便不可能沒有于素秋。中大的余少華兄便發表了《集多種聲像於一身的于素秋——香港塑造的專業演員》的研究報告,主要談于素秋的戲曲片。新加坡國立大學容世誠兄的題目雖然是談吳君麗,但仍有一部分談到于素秋。本文談于素秋的電影生涯,便得益於兩位的研究匪淺。

俠女闖影壇

于素秋原是京劇刀馬旦,在舞台有個成名外號叫「十三桿槍」,那是源自她最精彩的一套武打表演。京劇中踢槍的技巧很多人都會,但她父親于占元與她卻以踢槍為基本方式編排出一套非常巧妙的雜耍式表演:在打鬥場面中途,對手開始長槍脫手擲向她,由她踢回,一下一下前踢後踢之後,再起變化,她會夾以雙鞭,把鞭與對手的槍互拋對換,而且由二人加到三人,連綿不斷,高潮時她可以左右齊踢,再交替前後齊踢,槍都彈回對方手。鞭加槍她可以換踢十多次,於是被譽為「十三桿槍」。

她舞台上成名後,被邀演出了第一部電影,是在上海拍攝的《雙鎗女俠》(一九四九,影片現存粵語配音版),名為「雙鎗」,武器卻不是她舞台上著名的長槍,而是射擊的手鎗,用不上她舞台的技藝,她倒是因此學會了騎馬。她一九四九年來了香港拍戲,一開始已是拍武俠片,第一部是國語武俠片《宏碧緣》(一九四九),從此定居香港,並且成為知名的武俠女星。

儘管于素秋一直都是著名的武俠女星,其電影生涯仍可以大概以一九六○年作分界線,分成兩個時期。今天大家印象中的于素秋,是粵語武俠片女星,但是在一九六○年之前,她可說是國粵語片雙棲,產量大概各佔一半,她演過的國語武俠片,包括《一丈青》(一九五一)、《寶劍神弓》(一九五二)、《寶劍結良緣》(一九五四)、《江湖奇俠》(上下,一九五六)等。其中《寶劍結良緣》值得特別一提,因為它是第一部改編王度廬的武俠小說《臥虎藏龍》的電影,于素秋是第一位演玉嬌龍的女星,雖然角色名字叫玉明珠。她演國語片有時甚至不用打鬥,例子有李翰祥導演的《黃花閨女》(一九五七)和易文導演的《溫柔鄉》(一九六○)。于素秋演粵語片大部分由黎坤蓮配音,在國語片中,可以聽到于的真聲演出。于素秋演粵語片,時有表情姿勢都較大較誇張的毛病,應是為方便黎坤蓮配音夾口形而不得不已,她演國語片時,便來得自然得多。

一九六○年粵語武俠片開始興旺,于素秋也於這一年開始,全面投入拍攝粵語片,主要演武俠片,但間中也演武場多的粵劇電影。她是六十年代初拍攝武俠片最多的女星,著名的有《仙鶴神針》(三集,一九六一-一九六二)、《白骨陰陽劍》(四集,一九六二-一九六三)、《清宮劍影錄》(上下,一九六三)、《如來神掌》(五集,一九六四-一九六五)、《魔宮神掌》(一九六四)、《無敵天書》(上下,一九六五)等。《如來神掌》是史上最有名的粵語武俠片,于飾演女主角裘玉華,和男主角曹達華成了粵語武俠片的象徵。雖然演了那麼多的武俠片,她沒有正式演過金庸的角色,不過在抄襲金庸《倚天屠龍記》的《萬變飛狐》/《中原奇俠》(一九六四、一九六六)中,她飾演的狄小青實即《倚天屠龍記》的趙明,也可算間接演過金庸了。

武藝代表作

于素秋的武俠女星形象主要是由於演過的武俠片數量龐大,令她成了某種樣辦,正如一般人會簡化曹達華和她為「師兄」、「師妹」。

但大量的演出令她習用某套固定的演出方式,雖然角色性格不一,但她演來卻分別不大。至於武打場面,那時唐佳劉家良還未露頭角為武俠片打鬥設計注入創新精神,於是打來打去都是陳陳相因的「批頭掃腳」,于的武技也無從發揮。無論從演技和表演武藝的角度,六十年代那批粵語武俠片都不能算是于素秋真正的代表作。

功夫之外

要在電影中看于素秋的武藝表演,反而在五十年代初的武俠片可以看到。《宏碧緣》中她飾演的花碧蓮街頭賣藝,表演了舞雙鞭及踢槍的技藝,那時于占元還未來港,稍後一點的粵語武俠片《原子飛劍俠》(一九五一)便有她和于占元的一場對打,更為巧妙,配合得也更好。但真正大展武藝的,還是六十年代在粵劇戲曲片中演的武場。最全面表演她「十三桿槍」功夫的,是在《無敵楊家將》(一九六一)中演穆桂英闖陣,以及《斷橋產子》(一九六二)中演白素貞水漫金山大戰天兵天將。兩片的打鬥有同有異,相信已盡顯她成名打鬥的精華。《斷橋產子》中蕭芳芳演小青,蕭師從粉菊花習京劇,所以于素秋還和她合演了不少京劇功架,像遊園和撐船等,都十分難得。另一部也功架十足的,則是《白門樓斬呂布》(一九六一),于素秋反串呂布,其裝扮之俊俏英挺,不下於林青霞的東方不敗。戲中她與演關羽的于占元來一幕三英戰呂布,雖不用踢槍,但紮起來的架式,形象上卻異常強而有力,不用花巧而見功力。

于素秋的美麗,比起五十年代任何一位國語片文藝女星都不遜色。但她很少演重視感情演技的文藝片,所以這方面顯然缺乏磨練,不夠細膩。但當遇上能結合她明星形象的角色,也可以有非常精彩的演出。其中一次便是《溫柔鄉》,林黛演異鄉來的小表妹,喜歡風流的表哥張揚,用計把他的愛人一一踢走。于素秋演張揚其中一個愛人。在雷震為林黛一一介紹張揚的情人時,林黛對于素秋的評語是「很漂亮的」,于成熟的美貌完全承受得起林黛這句帶有醋意的對白。林輕易用計對付了張揚的兩個愛人,但對付于時卻受挫,還被她當作小妹妹般輕視。中間更有一場于和張揚玩男女互換地位的遊戲,這便是她女中丈夫的形象,但當中只是性格描寫,行止上她依然流露出成熟女性的風韻和嫵媚。于素秋在李翰祥導演的《黃花閨女》中演的春五娘,接近李麗華在《雪裡紅》(一九五六)那種能把男人吞下的母老虎角色,于也演得出色。于雖然多演俠女,但也有演反派的時候,擺脫她固有的演出,常教人難忘。在《魔宮神掌》中演阮玉荷、阮春蘭兩姊妹,一正一邪,邪的那個便更為突出。但粵語片中她最強而有力的演出,是在《灕江河畔血海仇》(上下,一九六三)中演一個鎗法如神、佔有慾非常強大的霸道妻子袁碧施。于的氣派和威勢確是十分懾人,也是她一次效果上佳的演出。

若單論武俠女星,粵語片中,我覺得稍遲的雪妮在形象上是更成功的。這不關乎藝人本身的實力,而是雪妮那時拍的武俠片,主角要更有個性,編導更強調她剛烈甚至剽悍的一面,雪妮有張緊咬刀的海報設計(自是出自董培新之手),便是于素秋不曾有過的。雪妮也有唐佳劉家良為她度招,水平也不是于那時的武指所能及的。這是我總為于素秋感到遺憾和可惜之處。假如當年真有一部她演出的《師姐出馬》,那或許會為她的演藝生涯畫上一個更完美的句號。但每次看《溫柔鄉》中在情場上視林黛如無物的于素秋,以及《斷橋產子》中神乎其技地連環踢槍的于素秋,總不禁讚歎,我們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美貌和才藝出眾的武打女明星,為後來的所有打女證明了一條靚得打得的女星之路。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揚眉女子于素秋)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