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異降》低智

丹尼斯維爾諾夫(Denis Villeneuve)已成為受到影評人注目、在主流電影市場拍攝具個人特色的重要導演之一。他在擅長的犯罪類型之外,亦向不少大師都有涉獵過的科幻片挑戰。《天煞異降》(Arrival)在外星人內容之外,反思人類社會的問題,加上片中的巨型太空船,令不少人聯想到經典科幻片《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yssey)。/劉偉霖

有十二艘來自外星的太空船懸浮在世界不同地方,外星人沒有什麼行動,但也沒有離去的跡象,專家嘗試理解太空船中的七腳外星人的語言,可是束手無策。美國語言學家Louise,由愛美雅當絲(Amy Adams)飾演,被軍方徵召,到懸浮在蒙大拿州(Montana)的太空船和外星人溝通,找出他們為什麼來地球的原因。和她拍檔的是物理學家Ian,由謝洛美維拿(Jeremy Renner)飾演。

Louise一反軍方小心翼翼的態度,進入太空船後她脫下保護衣,並且嘗試向外星人展示英文字詞。此舉帶來極大的進展,外星人以一種環狀的符號回應。隨着Louise將不同英文字詞給外星人看,她逐漸明白外星人的語言,並且把發現到的東西和其他地方的專家分享。可是,外星人的一句說話令人非常不安,中國認定外星人不懷好意,決定以武力驅逐外星人。此時,Louise有奇怪的幻覺,看到未結婚、未有孩子的自己和一個女孩相處,這和外星人有關係嗎?

女人成為救世者

請讀者作好劇透的準備。先說一些無關結局的話,《天煞異降》令筆者想起兩部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作品,先是《星球梭拉里斯》(Solaris),主角以專家身份去弄清外星力量的底蘊,而中間有溝通的障礙。此外,就是《犧牲》(The Sacrifice),《天煞異降》極力營造出世界末日的氣氛,而主角就是阻止它的關鍵。

首先劇透一半,《天煞異降》的信息和溝通有關。Louise是語言學家,Ian是理論型的物理學家,二人就已經是文化及科技的對決,最終是Louise解開了難題,顯示了文化是人類未來的答案,而不是科學。或者,是以文化為先,科技為副,因為Ian在Louise解謎時,提供了小幫忙。此外,影片陽盛陰衰,但解決問題拯救地球的是Louise,男性都是衝動、不懂溝通的人群,女性拯救世界。

現在到穿「橋」時間,外星人來到地球,是要將他們的語言授予地球人,外星人語言令使用者有穿越時間的能力。外星人在三千年後需要人類的幫助,現在就先由他們幫助地球人。Louise的幻覺就是未來的事,小女孩是她和Ian在這次危機後所生,但Louise預知女兒長大後會因為不治之病而死,她把這個結局告訴了Ian,他不能接受而離她而去(這一點顯示Ian並沒有因為Louise學懂了外星人語言,而同樣有看見未來的能力)。

預知未來又如何

現實中,有一種事可以和看見未來相比:同一部電影看第二次。筆者的個人經歷而言,這部片看第二次就會變得荒謬。既然Louise是最後能學懂外星人語言的人,為什麼外星人要在十二個地方降落,為地球人製造恐慌?直接降落在Louise家門不行嗎?外星人有這麼厲害的語言,他們又不能去學人類的英語,用英語告訴大家:「來學我們的語言,三千年後救我們?」這也是影片很討厭的地方,它不斷向觀眾說人類(尤其是男性)不懂溝通,其實就是這批外星人最不懂溝通,明明是他們來求我們去救他們,卻不願去學人話。

然後,外星人說他們這次是來幫人類,但他們搞了這次差點令人類自相殘殺的事件後,人類有何得着?Louise能看見未來,但片中的這個未來是不會(或不能)改變,那麼看見未來有什麼用?Louise何不去到未來,看看有沒有救她女兒的藥?影片故意壓抑改變未來的可能,效果就是避免了平行時空的可能,也防止了改變了過去,便令現在完全變了樣,例如說你回到過去做了一件事,造成你今天不在人世之類的事。但既然外星人會回到三千年前去叫地球人幫忙,Louise拒絕不去未來找解藥,或者在現在決定不把女兒帶來世上,算是什麼高尚情操?

《天煞異降》的世界其實就是一個「決定論」(deterministic)的世界,即是劇本一早寫好,無法改變,亦即是沒有自由意志,或者是「自由意志」都是預先編排好的。《天煞異降》的「大橋段」實在太難令人信服,它故意不像《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般以大量視覺效果以及驚險情節去帶動,於是就只剩下「信息」一樣可以為影片提供意義。筆者不能否認多數觀眾都很受落「溝通」這個信息,但對筆者來說,這部片的科幻意念以及人文意識實在太低智了,難以和經典相比。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