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裂》禁室博弈

導演禮特沙也馬蘭(M. Night Shyamalan)新作《思.裂》(Split),在片頭字幕便先聲奪人,黑底大白字極為搶眼,而且字體的處理呼應了「人格分裂」的主題,甚至令人想起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的名作《觸目驚心》(Psycho),該片的奸角因憶母成狂而分裂人格,《思.裂》的主角裂得更誇張,分裂出二十四重人格。

三個高中女生Casey、Claire及Marcia與同學聚會完畢後,Claire的父親正要開車送三人回家,但被占士麥艾禾(James McAvoy)飾演的Dennis所伏擊,變態的他將三個女生擄走,關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Marcia提出等Dennis進來時一起攻擊他,但由安雅泰萊采兒(Anya Taylor-Joy)飾演的Casey異常冷靜,她指出Dennis孔武有力,三個女孩都不會夠打,拒絕合作。

Casey其實是班中的「孤獨精」,Claire及Marcia只是出於好心才請她參加同學聚會,Casey坐上Claire父親的車也只是偶然,Casey其實不是Dennis要綁架的對象。Dennis原來只是他多重人格的其中一人,另外,還有女性的Patricia、智商只得幾歲的Herwig,以及喜歡設計時裝的Barry。多重身份中的Barry一直都有和年老的女精神病醫生Fletcher聯絡,Fletcher揭出了Barry只是二十三個人格之一,但她沒想過其他人格居然做出綁架女生的惡行。

對少女有病態癖好的Dennis本想把女生們強暴,但被Patricia阻止,因為這些少女是要獻給其體內潛藏的第二十四個人格「野獸」。Claire及Marcia的逃走計劃失敗,Dennis將三個女孩分開囚禁,而Casey逐漸記起了她小時候的悲慘回憶。Fletcher發覺Barry應該是向她求救,終於按捺不住自己去找Barry、Dennis、Herwig,三個女孩能否重獲自由?

分鏡出彩

故事以外,筆者頗為被影片的攝影及分鏡吸引。片頭字幕播完後,鏡頭影着Casey,然後急速轉換焦距,令景深及視野快速轉變,造成一種「不動而動」的效果。這本來並非新事物,但看了之後的劇情再回想這一場,可以將這個鏡頭理解成Dennis的主觀鏡頭。他對這位原本不是他綁架目標的女孩,有一種難以言喻、像直覺的興趣。接着劇情鋪排他奪車再制服她們時,既拍得出Dennis的主觀目光,同時令觀眾只能猜到,而看不到來了這個不速之客。

相比之下,上星期談過的《天煞異降》(Arrival),影片開頭好些手搖或穩定器鏡頭,看起來雖然有一點有型,但卻又製造了一個不明的「觀看者」,而之後的劇情又沒有講出有誰在看着女主角。此外,《思.裂》的分鏡中,有很多都是主觀或接近主觀的鏡頭,令觀眾不自覺跳出了客觀凝視,猶如自己都被困住了一樣。

影片的焦點無疑是在占士麥艾禾如何演繹多重人格之上,相信觀眾會像筆者一樣,對劇情其實沒有讓二十四個人格都出現而感到失望,不過,一如這種人格分裂的恐怖片、小說、漫畫一樣,都可以解釋為個別強勢或邪惡的人格把其餘的壓了下去。而且導演也可以說,展現全部人格出來,很可能把電影變得很俗。分鏡上,導演在許多場面故意不去剪開鏡頭,讓占士麥艾禾可以在同一鏡頭,甚至同一角度之中,演出不同人格現身的效果。

禁臠抉擇

不過筆者就對Casey這個角色有點保留,安雅泰萊采兒演得不錯,兼且身材標青,她是模特兒,但誰說模特兒就不會演戲呢?不能演戲的只是香港或日本的模特兒吧?筆者感到不滿的地方是,Casey這個角色有着太強的煙幕或掩眼法成分。首先,她童年回憶的首部分是她和爸爸及伯伯上深山打獵,這些段落旨在令觀眾以為Casey有獵人的本能,於是反對任何鹵莽的反抗,要等到適當時機才出手。

然後,這個打獵故事出現了可怕的變化。Casey在深山之中被伯伯強暴(幸好畫面沒有拍出來),完事後她拿起獵槍想殺死伯伯,最後關頭卻沒有動手。往後,她更在父親病死後被伯伯撫養,遭遇可想而知。一來獵槍這部分是要預示她和「野獸」的對決,二來就是她有面對邪惡,有不敢下手這個缺陷。

她勸Claire及Marcia不要反抗,不是因為她冷靜,而是她內心有自扯後腿的障礙。起初三個女孩在地下室醒來,Claire及Marcia很早便決定反抗,但被Casey阻止。筆者想說的「煙幕」,就是一次過將三個女孩「禁室培慾」,實在是太難維持,表面上明智的「不要反抗」,客觀上反而是不明智,這個地下室實在太多東西在,浴室更有鏡,玻璃會是很有用的肉搏武器。Casey的角色設定,對筆者來說是要去堵塞三人一起居然走不掉的漏洞。

影片去到結尾有布斯韋利士(Bruce Willis)客串,不經意的說出了導演舊作《不死劫》(Unbreakable)的奸角名字。影片故意留白,不管是Dennis、Patricia、Herwig、野獸,還有Casey以及《不死劫》的故事,還可以寫下去。《思.裂》是在混合「禁室培慾」及「人格分裂」的橋段下,帶出「超能人」的伏線。假如將本片的男女主角和布斯韋利士帶到下一部影片,會否變成一部超級英雄片?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