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車謀殺案》誰是真兇?

在這個大片當道,細片讓路的聖誕檔,今天才談這部片可能很怪。《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在港上演接近一個月,口碑不俗,算是雅俗共賞。本欄是有擇優而談、少講平凡大片的取向,不介紹才不合理。有不少香港觀眾是為了尊尼特普(Johnny Depp)入場,筆者絕不是看低他們,只不過是家家有求。

筆者首先是衝著自導自演的堅尼夫斑納(Kenneth Branagh)而來,三十年前的他是英國莎劇的希望,更有望延續羅蘭士奧利花(Laurence Olivier)把一部接一部的莎劇拍成電影的佳話。但現在你看他連克莉斯蒂(Agatha Christie)的推理小說都要去拍……還要親自飾演神探柏洛(Poirot )?他很等錢用?

另一些心理矛盾,因為小時候看過小說,的確被案件謎底嚇了一跳,明知謎底入場又會有幾多樂趣?上一段可見,克莉斯蒂是通俗小說女王,正所謂「難登大雅之堂」,但真是看過的話,就知道這樣貶低她是很愚蠢。於是筆者即使沒有成為她的書迷,但她肯定是一種「罪咎樂趣」。如果打開電視有得看改編劇集,也會樂意看完。David Suchet飾演柏洛,掀起二十年的熱潮,筆者也看得津津有味。

先為未看過原著或其他改編版本的讀者稍為補充劇情:上世紀三十年代,柏洛在中東破案後,打算悠閒地啟程回到英國。豈料英國有案件要他趕回去查,他才在伊斯坦布爾匆匆登上東方快車。頭等車廂有各國乘客,包括有點邪派的美國商人Ratchett(尊尼特普飾)。他向柏洛聲稱自己可能被人殺害,出巨款要柏洛保護他。柏洛拒絕,而Ratchett當晚在自己的睡廂被殺。火車在南斯拉夫境內因大雪困在荒山野嶺,同時把兇手困在車上,兇手一定還在頭等車廂之內。

星光熠熠兇案現場

很多評論都是舉出一九七四年由薛尼盧密(Sidney Lumet)導演的電影版和這個全新版本比較。當然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喜好或原因,但以戲論戲之餘,都不應該太斬釘截鐵說新不如舊,因為你再搬出一百個理由證明一九七四年版較好,但都不能否認,絕對沒可能把一部一九七四年的電影當成全新電影來上映,而又期望可以收到「正常」的新片票房。事實證明,新版的全球票房頗為亮麗,足見這個經典故事一來會有很多人沒看過,二來亦可能有一定觀眾不介意再看。

表明了基本態度,筆者就平心去談對全新版本的喜惡。今次的選角肯定有重複四十年前星光熠熠的意圖, 例如以彭妮露古絲(Penelope Cruz) 對照舊版的英格烈褒曼(Ingrid Bergman),管家一角新版是Derek Jacobi, 對應舊版的John Gielgud,兩者都是重要的莎劇演員。最絕的應該是米雪菲花(Michelle Pfeiffer ),她演得出舊版羅蘭比歌(Lauren Bacall )的八婆特質,乍看現在的米雪菲花有幾分似麥當娜(Madonna)呢。尊尼特普比舊版的Richard Widmark更「當時」得令,而戲分本來很少的Adrenyi伯爵,這次由Sergei Polunin飾演,此君當年是百年不遇的芭蕾舞奇才,可惜走上自毀之路,最後憑一條YouTube短片成為網上巨星,新版有讓他一展身手的機會。

最令筆者不滿之處,是新版太過「穩」。節奏太過平均,太重視有條不紊鋪排劇情,卻欠缺緊張,其實是沒有那種沒有幾多緊張事,又要扮到很緊張的刺激。克莉斯蒂小說典型的碰釘、歧路,然後恍然大悟(雖然暫時只得神探知道)這些牽動觀眾/讀者的手段,在本片比較薄弱。

神探三種演繹

David Suchet的柏洛系列,最初是每集五十分鐘,通常是從短篇改編。後期的時間加倍,多數從長篇改編,已等於一部電影的長度。Suchet等到頗遲才拍《東方快車謀殺案》,所以論者如果只懂比較一九七四年及二○一七年的版本,顯然沒有留意到Suchet的存在了。

筆者覺得最值得比較的地方,其實不是兇案的細節,甚至可以說,任何改編者想下個人筆觸的話,就只需在柏洛身上動腦筋:不只是柏洛有什麼性格或小動作,而是這宗案對他的價值觀有什麼衝擊。觀眾一定要從開場便要專心留意,因為「手腳」就是落在開場,一早便會鋪出「這個」柏洛的性格。

一九七四年版的柏洛由阿爾拔芬尼(Albert Finney)飾演,他對柏洛的醜化最為強烈,雖只限於他的怪癖及造型,但看來卻很「老鼠」,不過就「衝擊」這一點,這個版本的柏洛卻又較弱,即是他的道德掙扎非常輕微,而且查案的智力挑戰對他來說應是最為重要。Suchet版的宗教味道及道德/哲學掙扎非常強烈,整個查案過程和道德、「天有無眼」有很大關係,Suchet 的柏洛要擔心他查案的後果,還煞有介事的感謝主,他是天主教徒。

至於堅尼夫斑納,除了鬍鬚、面容及身形都是正常不過,和典型柏洛的「企鵝」感覺大為不同,甚至是惹人好感。開頭所鋪排的,就是柏洛對「平衡」的執著,這個也會是柏洛最後的藉口,不過筆者覺得比較勉強。然而,帶著莎劇的目光去看,斑納的柏洛確實有悲劇英雄的感覺,有很強的正義感,但這種正義感會在這宗案被嚴重衝擊,而結尾顯然有苦澀之味,並不是圓滿解決,皆大歡喜。電影作為燒大錢、賺巨款的生意,吸引大眾的是劇情,含蓄細微的分別,就留給影評人或狂迷去探討吧。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