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寫美好時光》挑戰男權 女人浮想

就在基斯杜化羅恩(Christopher Nolan)萬眾期待的新片《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上映的同一個星期,有另一部和這次歷史事件有點關連的小品上畫,這是朗舒菲(Lone Scherfig)導演的《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時代背景是英國被納粹德軍猛烈空襲的「大不列顛戰役」期間,一群電影人拍攝一部和鄧寇克大撤退有關的故事,不單片中人拍攝的故事是虛構,而且《編寫美好時光》本身就是虛構的故事。\劉偉霖

話說在英國被猛烈轟炸時,英國經歷了法國保衛戰的慘敗,即使鄧寇克大撤退奇跡地使數十萬英國士兵免被納粹俘虜,但英國實際上是處於捱打狀態,空襲不絕,物資短缺。電影業依照政府指示,拍攝鼓舞人心的影片,將愛國的信息滲進劇情片之中,可是不得其法,觀眾不接受當中的虛情假意。女主角Catrin本是政府宣傳部的撰稿員,她懂得精闢又自然地把政府的宣傳信息融入報紙的漫畫中,所以被挑選去跟進電影工作,協助編劇們將一部有關鄧寇克大撤退的影片,寫成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

Catrin因女性身份不被男同事重視,包括編劇之一、缺乏戀愛經驗的Tom。戲中戲裏有一個伯伯的角色,邀請了昔日大明星,但已遲暮的Ambrose演出,由標禮爾(Bill Nighy)飾演,不過他很不情願的接下。標禮爾的演出是全片最搶眼的,非常搞笑卻又演得克制。Catrin要面對上頭,以及政府部門的朝令夕改,時刻要修改任何對士氣不利的情節。而這個鄧寇克故事,雖然改編自報章上的真人真事,但事實上,兩位「女主角」根本沒有參與營救……

女性主旋律

《編寫美好時光》不是改編自真人真事,可能只是筆者天真,起初假設這種「歷史類」故事,即使只有三成真都好,也會符合較寬鬆的「根據真人真事改編」或者「取材自真實事件」的要求。愈費腦筋去想:英國拍過這麼一部彩色的鄧寇克大撤退愛情片嗎?就愈懷疑本片全屬虛構,也果然如此。

可以將本片和兩部片相提並論,一部是以圖靈(Alan Turing)破解納粹密碼為題材的《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另一部是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之一的《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本片和那兩部片中,都有一名本來不會出現在男性世界的女性角色,在飽受男性的歧視下發揮本領,將男性搞不好的破局弄得圓滿收場。《解碼遊戲》的時代背景和本片最相近,但始終圖靈的功勞實在太壓倒性,女主角最多只是幫了大忙,「破案」的仍然是「福爾摩斯」。

《編寫美好時光》便沒有這個限制,於是Catrin就可以從頭帶到尾。影片開頭所示範的一部垃圾宣傳片,劇情是女工們在不可能的情況下,憑毅力在一晚生產一百萬發子彈,不知道本片的編劇或者是原著作者有否參考過黑澤明在二戰後期所拍的《最美》?同樣是講軍器廠的女工奮勇無私地生產軍火。而Catrin在政府部門一連串的無理要求之下,聰明地修改故事以符合「士氣」要求,又好像三谷幸喜的《笑之大學》,當然也是二戰間的故事。

《解碼遊戲》、《NASA無名英雌》以及其他同樣以過去的女性,在不公平的男性社會闖出自己的成就,甚至爭取權益的影片,最有力之處就正是和真實事件多少有關。《編寫美好時光》把故事寫在電影業的背景下,就很難和一般「戰火愛情片」般,可以理直氣壯地大喊「本片故事純屬虛構」,本片的虛構,實際是「老作」一個巾幗勝鬚眉的故事。

僅滿足心理

筆者覺得本片有兩個發人深省的地方,首先就是「政宣片」這個設定。本片示範了主旋律其實沒有想像般易拍,容易拍的只不過是差的政宣片。再推而廣之,現今的世代即使不是天天做政宣,但「廣告植入」或「軟性宣傳」都是創作人日常要面對之事,所以,本片實際上和現代人的脈搏相差不遠。

此外,就是女性和電影的關係。本片所描畫的電影世界,既是排斥女性從業員,在內容、對白以及角色描寫中極度貶低女性,但在女性市場上卻是非常成功。Catrin被選中去參與攝製影片,是想她去寫男性以為女性愛聽的對白。就照本片的劇情來說,Catrin主導創作的這部電影非常賺人熱淚,男女通殺,所以Catrin的創作,可說是超越了平時觀眾(尤其是女性)的口味,而又能令他們/她們受落。

而《編寫美好時光》這種「女性平權片」(亦是香港文青觀眾愛看的種類),正正就是針對當今的女性口味來寫,去滿足她們對「男女平等」或「女性勝男性」的心理,這種傾向其實也在今年賣座的一些港產「女性片」中有所呈現。問題是,這類型滿足了女性心理之餘,有沒有把她們帶到更高的審美要求,或者更深刻的性別反思呢?筆者覺得沒有。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