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茱迪格蘭

愛瑪史東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最大意義並不是肯定她壓過了其他女演員包括勁敵伊莎貝雨蓓(還未看她演的《烈女本色》,但身邊有不少朋友都為她搖旗喝采)或米雪威廉斯(沒有入圍,但在《情繫海邊之城》的演出足夠她問鼎任何一個演員獎)。最重要的,對我來說,是奧斯卡獎項給了一個正在成熟、力量澎湃的銀幕明星/形象。

很多人說愛瑪史東不漂亮,五官不細緻,聲音低沉沙啞;這些,都是事實。然而,如果你能稍稍放下偏見接受愛瑪史東的「怪」外表,那末,你就會開始感受到她內在釋放出來的能量與吸引力也是同樣的怪異和驚人。我常覺得談演員,不應只談「演技」(這裏指演員可有意識地掌控的技藝);除了演技外,一個演員的演出還受其他因素影響,包括對手的互動、攝影機與演員的關係、導演的指引等。愛瑪史東在《星聲夢裡人》演的Mia有獨一無二的氣場/存在(presence),如颱風如漩渦,裏面涉及的已不只演技那麼簡單——我會將一切視為以愛瑪史東為首的多個主創人員共同創作的成果。

洶湧生命力

Mia其中一個最有魅力的地方,是她可以非常直率地把當下的情緒形諸於外,而其情感幅度極廣,由對鏡獨憔悴到狂放嬉笑到嚴肅唱出胸臆,她都能一一做到。以初段的一場為例,她試鏡失敗回家,同屋好姊妹錯愕不已,要拉她去派對玩,然後電影就進入Someone in the Crowd的歌舞段落。Mia這場戲開始時對鏡自顧,想再認清自己,及後閨蜜闖進,Mia在言語間展現出一副不得要領的洩氣。但被姊妹的歌聲氛圍感染後,她突然又可陪她們一塊兒玩,用窗簾作長裙,廁紙筒當獎座。之後Mia躺在床上想了一想,但見畫面一剪,就是她穿起寶藍色裙子驕傲地走出門口,像個鬥牛勇士般揚起裙襬跟姊妹會合。在這時間不長的場面裏,Mia表達了相當多樣的情緒,而且這些情緒不少是互有矛盾的。想一想她在段落中搶過自己的試鏡照片沒好氣地說「Oh God help us all」,然後利落敏捷地滑到一旁,她在走廊前行被姊妹用風筒吹起頭髮,然後恍如剎那入迷般直瞪雙目聚焦在遠方。這些急速、略帶誇張的情緒抒發與轉換,若不算是一種激烈洶湧的生命力的體現,那我也不知算什麼了。看愛瑪史東的演出,就覺得她全身的情感能量好像是僅僅給她的肌膚勉強包裹,隨時都要?發出來。

看《星聲夢裡人》的愛瑪史東,我總想起歌舞片黃金時代的代表人物茱迪格蘭(Judy Garland)。並不只是因為歌舞片,而是這兩位女演員的演出都那麼有爆炸性,具有spontaneity,而箇中又不脫那一絲絲的脆弱。愛瑪史東將茱迪格蘭那種幾近失傳的獨有銀幕形象於二十一世紀重現——我以為這並不是妄談。此姝日後坐落何方,能否與Mia日夜仰望的英格烈褒曼處於同一高度,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作者: 
Year: 
Month: 
Day: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