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導演作品異彩紛呈

第四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剛剛結束,今年筆者有幸參與其中,擔任“國際影評人聯盟獎”(FIPRESCI)評審團成員,和來自斯洛伐克及台灣的影評人,從十二部新導演的影片(都是導演的第一或第二部長片)中挑選一部作品得獎。今年獎項由韓國電影《殺兄同樂日》(Happy Bus Day)奪得,而入圍影片多是來自亞洲,但本欄一向以歐美電影為主,不如就談談這些競逐獎項的外國影片吧。

《情留波圖》(Porto)由加比克林傑(Gabe Klinger)導演,他生於巴西,現於美國芝加哥定居。影片有兩個亮麗名字,先有佔渣木殊(Jim Jarmusch)做其中一個監製(看來是掛名居多),另外有安東猶哲(Anton Yelchin)做男主角,他在拍攝完成後不久意外身亡,這是他最後一部電影。

有趣在時序顛倒

影片除了以葡萄牙的波圖作背景外,全片更是以菲林拍攝,用上超八、十六以及三十五米釐拍出不同的微粒質感及色彩,尤其是三十五米釐的片段確實很像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電影。只是説到故事梗概,讀者或者會覺得平平無奇:男主角Jake及女主角Mati都是這個城市的異鄉人,Jake只想做散工,過着只比流浪漢好一點的生活;Mati則是歷史學者,從法國來到波圖。他們在一次野外活動時相遇,即晚打得火熱,但Mati心裏還有一個比她年長很多的男人。一夜歡愉後,Jake就被拋棄,Mati乖乖的嫁給愛人並有了孩子,但這是她要的幸福嗎?

但影片最有趣之處在於,把相識、親熱、離別的幾個階段完全打散,既不跟時序,亦會逐少逐少的重複並補充細節。觀眾會慢慢“修正”故事的起承轉合,而且經過這種處理,便把苦澀的結局淡化,以最浪漫的春宵結束。筆者對這部片有兩處保留,第一是安東猶哲在本片的造型實在太令人不安,像一個只會被女人嫌棄的流浪漢,而不是像導演本人一樣的瀟灑萬人迷。其次就是用菲林拍攝,個人覺得反而把波圖的美態變得單調。不過,筆者有這個感覺,有可能是因為放映最終需要用數碼,或者格式的轉換令菲林的色彩失真。影片已由本地片商購入,不日公映。

中女自由代價高

法國片《西方文明大酒店》(Occidental)的故事發生在一間二星級酒店(原本是三星)內。這晚,酒店猶如危城,因為外頭正在舉行反政府示威,示威者隨時會破壞或縱火,警察被指示要小心處理。酒店經理懷疑兩個意大利人住客,實際是專向低級酒店下手的職業盜賊,經理堅持下逐客令,前台職員反對,經理不惜縱火燒酒店,都要趕走可疑人物。影片短小(七十多分鐘)而不精悍,想製造一種荒誕情形,最後既沉悶又無趣,當做發噩夢好了。

《逃出安樂窩》(My Happy Family)是格魯吉亞電影,但其中一個主要製片方是德國電視台,大部分重要的幕後人員都是德國人。兩位導演都是居於德國,其中的女導演娜娜雅夫蒂米舒維莉(Nana Ekvtimishivili)生於格魯吉亞。這是一個女性自主的故事,年過五十的女主角Manana是教師,她的孩子已經長大,但他們一家人和Manana的父母住在一個小公寓,三代同堂。Manana生日當天,她感到丈夫以及自己的母親一點都不尊重她的感受,終於把心一橫,在外頭租了公寓自己住。Manana對新得來的自由非常享受,但她還要面對來自長輩、平輩以及孩子的壓力,還有,她發現了一直都算是正經的丈夫,原來也曾拈花惹草。她要回去,還是繼續過前路不明的獨身生活?

熱血青年民主夢

《逃出安樂窩》及印度片《五星級選戰》(Newton)雖然沒有在“國際影評人聯盟獎”獲勝,但在另一競賽環節“新秀電影競賽”中各拿下一個獎項。“新秀電影競賽”的評審團成員包括波蘭導演安妮茜嘉賀蘭(Agnieszka Holland)及黃秋生。或者影評人及電影人會用不同眼光看電影吧,但是否如此,有不同的電影獲獎都不是壞事,尤其是兩個獎都是有意鼓勵新導演。

《五星級選戰》暫時還未在印度公映,而導演很幸運地找到投資者,令他可以開拍這種政治題材。不過,影片其實較像一個歷險故事,主角Newton(他故意把名字Nutar改成牛頓)是剛進政府做事的物理學碩士畢業生。印度舉行大選,Newton自願被派去一處飽受毛派游擊隊滋擾的窮困地區,協助當地居民在大選日投票。

地方的政府軍派人保護Newton以及其同僚,但對這些目不識丁,只懂説方言的窮農來説,他們實際上連候選人都不認識,投票又有幾大意義?游擊隊杯葛選舉,更可能會襲擊票站,Newton隨時送命,但他在一位當地女教師的協助下,仍勇敢堅持信念。影片最後卻讓我們看到,對這個地方而言,選舉不過是各大利益集團的工具,而一腔熱誠的Newton的經歷,亦令筆者聯想到薩耶哲雷(Satyajit Ray)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加爾各答三部曲”,都是講述思想單純的年輕人,如何受到殘酷的現實衝擊。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