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短片與它們的創作者

《十年》、《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幾部電影相繼獲獎及在坊間廣受好評後,其中一個正面影響,就是令本地年輕導演的短片創作有更多人關注。這幾套電影的導演,最初都是拍短片出身,他們絕大部分都參加過香港2個重要的短片競賽ifva與鮮浪潮,不少人並得過獎。參加短片比賽,從而獲得肯定與注視,再進身參與更具規模的影視創作,似乎已成為一個可行而且愈趨常見的模式。

本地獨立短片普遍給人的印象是社會性較強,對時局氛圍有迅速反應,而關心短片的評論者也多會留意年輕創作者如何用影像回應社會事件與變化。不過,我更感興趣的是這些短片作者們的個人聲音。議題先行的電影,拍來未必深刻有趣,搞不好只會變成一些概念、論述的圖解說明;有個人聲音的電影,就算題目再細,到最後還是能保有真摯動人的力量。這裏我想概談幾部今年於ifva及鮮浪潮獲獎的短片及它們內裏的個人聲音。

在一眾較優秀的年輕創作者中,我以為《長途列車》(第22屆ifva銀獎)的導演吳雋最有鮮明的個人聲音。片中描寫將經歷大變的土瓜灣,以洗衣店員工找尋下落不明的顧客作引子,往返這個舊區的不同場景。這齣20來分鐘的短片只有15個鏡頭,幾乎每個場景都只用一個長鏡頭拍攝;在這一點上,這短片已有一個相當突出的影像風格,而這種風格在執行及跟內容的配合上是成功的。

深刻觀察

然而,吳雋可觀的地方不止於他的風格,《長途列車》把情節放得很輕,那個找尋老顧客的故事線恍如是一個藉口讓他去拍土瓜灣各個階層的人與事。雖然短片的故事性不強,但每場戲卻可見創作者的深刻觀察,對小人物的日常生活有強烈的關懷。緬懷而不流於感傷,堅決地珍惜所有易被忽略輕視的人和物,在我看來是吳雋最大的優點。我知《長途列車》最初有過一個暫名叫《深深祝福風裏微塵》,直白得近乎天真,但對最「微」的東西寄予「深」情,卻很能概括這個作者的稟性。

另一個我頗為欣賞的短片新導演,是拍《若男》(2015年鮮浪潮大獎、第22屆ifva特別表揚)的陳淦熙。《若男》講述在圍村長大的少女被逼穿男裝上學,在單親及高壓大家族的環境下,少女要獨自承受及選擇如何面對困難。這部片其中一大亮點是女主角伍詠詩,她的演出極有說服力,聽人說過這部片好看是因為伍詠詩,我覺得這說法對導演不公允。所有電影演出,都必須經過導演的揀選與控制,再者,在選角上的眼光與直覺更是一項不可多得的才能。相比之下,《若男》容或沒《長途列車》或其他短片那麼完整成熟,但可看出主角與創作者都是堅強的人,對自身境遇有一種實的理解。

篇幅所限,不及討論羅倩欣的《後來怎麼了》、任俠的《螻蟻》、陳樂怡的《喝一杯吧》等優秀短片。他們都是很有潛質的創作者,現在欠缺的是更多鍛煉的機會。不管是短片抑或長片,我期望他們可以拍更多更多;我深深的祝福他們,在他們獨當一面之前。

作者: 
Year: 
Month: 
Day: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