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鞍華大開大闔大時代

對於許鞍華的新作《明月幾時有》,有人批評它情節散亂,故事裏有太多兀突的跳躍及沒有交代清楚的地方。從劇本的結構與編寫上而言,《明月幾時有》無疑是一齣相當奇特(甚至奇怪)的電影。

電影嚴格來說沒有一條從頭至尾貫穿的主要故事線,沒有傳統的起承轉合發展(在觀看電影的途中,我們的預期經常落空,恍似將來未來的衝突與高潮總是沒有如預想般出現);即便是戲中的3位主角,電影對他們的描寫都是片段式的、不完整的。然而,我卻想提出,《明月幾時有》其實是自有一套風格與描寫策略,而這一套風格與策略在電影中是貫徹而統一的。

《明月幾時有》圍繞方蘭(周迅飾)、劉黑仔(彭于晏飾)、李錦榮(霍建華飾)3位主要人物,講述二戰時香港淪陷期間在大歷史以外、民間百姓之中悄悄發生的故事。電影頭三分一講東江游擊隊營救滯港文人離開的任務,後面的段落則寫方蘭加入游擊隊的市區中隊,進行秘密的情報工作。

簡約線條勾勒時代

電影大開大闔,有很多情節說來就來,又或者一場完結了也就不必有什麼尾巴,感覺就如用爽快利落的筆法,幾下簡約的線條色彩勾勒出一個時代的遠觀圖景。比方說,電影開首的時候講到作家茅盾隱名換姓,租住方家二樓;方家是不知情的,所以一開始時我們還見到方母(葉德嫻飾)特意拿了2塊米餅,去勸說茅盾夫婦考慮續租不要離開。但是沒三數場之後,我們卻見到方蘭與茅盾午後對坐,方蘭念起茅盾的詩,再談及他對茅盾的敬仰。

電影完全沒有交代方蘭是如何認出茅盾,在這一點上要找個合理的解釋也不是容易。不過,《明月幾時有》卻將這些轉折過度刪減了許多,剩下了某一些最精采、最有戲劇的時刻與截面。我覺得,這未嘗不是一個有效地描寫時代氣氛的方法。

又例如說到負責戲中動作場面的劉黑仔,有關他的段落也是可以大幅的省卻上文下理。影片初段,我們看見劉黑仔與幾個同黨,挑著用草席裹的軍火,在林間先後被漢奸與巡行經過的日軍查問。這些軍火是從哪裏來要往哪裏去,要作什麼用途,我們一概不知。我們只看到劉黑仔一夥先擊殺識破他們的漢奸,再驚險地用調包計騙過一隊日本兵。大概對於整部電影而言,我們看到這些有奇采的局部截面,就已經足夠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明月幾時有》裏面重構的戰時香港,它的場景、陳設,以至大大小小的道具,以及整體的質感氣氛,是相當細緻而可信。我印象中也沒有看過另一部同樣描寫戰時香港的電影,有這種仔細嚴謹的美術水平。就算是許鞍華過去拍戰時香港的《傾城之戀》,也要比《明月幾時有》簡便得多,而《傾城之戀》涵蓋的階層範圍也遠不及《明月幾時有》的寬廣。

作者: 
Year: 
Month: 
Day: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