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作虧心事》社會的錯

羅馬尼亞導演基里斯汀穆基(Cristian Mungiu)繼於《4月3週2日──墮胎日記》探討墮胎問題後,再度以電影《畢作虧心事》為社會把脈。

《畢》片主人翁Romeo 是位醫生,因為女兒Eliza在學校附近遭到陌生人襲擊,險些被強姦一事,發酵了連串社會問題,如羅馬尼亞社會積存已久的惡習,以至貪污、走後門及利益輸送等問題都紛紛呈現。

羅馬尼亞的將來?

此片採用寫實風格,但開始時有點米高漢尼卡式懸疑,Romeo的家遭不明人士破壞,以石頭砸碎窗口,Romeo的家庭問題便由這個破洞開始。片中最令人感慨的,是Romeo夫婦對羅馬尼亞這個國家的將來,完全不抱一絲希望,即使他們已是生活環境不錯的中產階級(片中有暗示他們是八十年代回國,協助祖國建設的熱血青年),但幾十年過去,對於國家的腐敗,他們亦心知肚明,經過社會制度的變革,但依然感到沒有將來。

Romeo的最大心願是送獨生女Eliza 到英國讀大學,為了達到這目標不惜一切,Eliza只需通過最後的2至3次考試,便能符合取得獎學金出國的資格。父母早已為女兒計劃好,女兒亦半推半就答允。但Eliza險被強姦的事打亂了整個出國部署,Eliza心靈受創傷,未能專心應考,很大機會不能負笈英國。於是,老父四出奔走,不惜走後門,利用人脈買通官員作弊,讓女兒順利通過考試。

將走後門合理化

電影很平實地交代了Romeo如何用非正常途徑幫助女兒,過程亦引爆了自己的婚姻危機。《畢作虧心事》最令人心寒是,片中每位運用職權走後門,提供或收受利益的人士,都極力將這些行為「合理化」,大家都覺得是情非得已,像Romeo認為女兒遇到意外才影響出國計劃,所以他作弊是把事情修正,並非惡意的犯法行為。

導演基里斯汀穆基的手法,有點像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在《伊朗式遷居》中呈現的伊朗社會狀況,羅馬尼亞也一樣,表面風平浪靜,但社會其實千瘡百孔。大家明知問題所在,卻因循於過往得過且過的處事手法,警察為求結案,慫恿受害者指證他們認為「最合適」的罪犯。社會上有財有勢的人便為一己私利,「合理」地貪污、濫權,Romeo從來沒寄望國家會改變,對於不公平現象,大家袖手旁觀。

《畢作虧心事》呈現了令人窒息的現象,但導演對羅馬尼亞的新一代,仍抱有希望,Eliza最終沒有聽從父親的安排作弊,更建議他早日解決婚姻危機;而調查官員貪污案的年輕探員,查案作風亦務實公正。改變社會歪風不容易,要從個人修養做起。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