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葉問,三種香港身份-從葉問電影看港片的身份認同與歷史意識

長久以來,電影被認為是創造香港文化、建構香港人身份的重要場域(Abbas, 1997;馬傑偉,2007)。甚至有學者指出,香港歷史不在是教科書中,而是在流行文化中(洛楓,2002);也就是說,電影等流行文化足以建構香港人的歷史意識,其影響力比教科書更大。

近幾年,在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與香港的本土主義兩股浪潮之下,有關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爭議-究竟是國族身份還是本土身份先行——越趨激烈(羅永生,2014),而電影一方面反映這些矛盾,另一方面建構相關論述。自從CEPA1實施以來,香港導演紛紛北上拍攝「中港合拍片」,有人批評這些電影只顧大陸市場而失卻港片味道,於是也有放棄大陸市場的所謂「純港片」出現。

合拍片與純港片之爭,對照著民族主義與本土身份的矛盾,而有關功夫大師葉問的多部電影就反映了這種矛盾。其實,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曾經被認為是反民族主義的(Yau, 2001),它展示的是一種香港身份,並創造出有別於中華母體的獨特「中國性」(Chineseness)(Teo, 1997)。今天時移勢易,港片建構的身份又有何變化?本文會嘗試用幾部葉問題材電影去討論這些由香港導演執導的作品如何以截然不同的歷史書寫去建構充滿張力的香港身份。

2008 年,葉偉信導演的《葉問》大賣(大陸票房約一億人民幣),掀起葉問題材的熱潮;這部片虛構出葉問大打日本人的情節,把他捧為民族英雄。2010 年葉偉信以《葉問2》延續這套公式,虛構出葉問在香港大打英國拳手的情節,票房再創高峰(大陸票房約兩億人民幣)。然而,邱禮濤導演的《葉問:終極一戰》(2013)卻捨棄之前兩部《葉問》的國族主題,洗去葉問的英雄氣概,強調他作為一個貧困落泊的香港人的本土生活。王家衛導演的《一代宗師》(2013)更出人意表,宮若梅這女性角色同時削弱了葉問這個題材負載的民族主義與陽剛特質,而把功夫類型女性化,展示另類歷史意識。幾部電影、幾個葉問,背後是香港導演幾種書寫身份與歷史的策略,一方面反映了「民族主義及其不滿」,另一方面展示了香港獨特的歷史視野。

作者: 
Year: 
Month: 
Day: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