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師遺作《廿四格》

今年康城影展最令人期待的,不是任何一部競賽片,而是特備節目中的幾部大師作品,尤其是基阿魯斯達米的遺作《廿四格》24 Frames。導演在片首開宗明義道明影片的立意: 「畫家只捕捉現實的一格畫面,之前或之後都不見。我利用自己多年來拍下的照片,想像它們前後可能發生的事情,每一格畫面皆長4分30秒。」

第一格是唯一非基氏的風景照,而是PieterBruegel的油畫《雪中獵人》。原畫基本上保持不動,但有雪花緩緩飄下,煙囪的炊煙徐徐上升;隨狗吠和烏鴉的叫聲,有獵犬在左下角活動,烏鴉在雪地上行走(最後飛去),遠方甚至有牛出沒,然後一切大自然的聲音歸於沉寂,畫面淡出全黑。接淡入淡出的23 格畫面,有黑白有彩色(全片比例17:7),鏡頭皆紋風不動(只有第二格在車廂內,故有影機運動效果),卻不再如《雪中獵人》般有凝固的一瞬間,每一刻畫面內的波浪、浮雲、雪花、樹葉,以至各式動物(從馬、牛、鹿、狗、羊,到烏鴉、海鷗、鴨子等鳥類)都是在動的。

基氏的黑白風景照最常見的,是白茫茫雪地上光禿禿的樹或枯樹林。他獻給小津的《伍》也是5個鏡頭不動的片段,從中可見他對海灘、狗和鴨、風雨雷電等情有獨鍾。這些元素在本片也大量出現,不同的是《伍》的調子是沉思默想(每段平均長度是本片每格的3倍),《廿四格》卻有豐富的「戲劇性」(如馬的求偶及獅的交配),甚至出人意表的暴力驚奇(如槍聲響起小鹿倒地、海鷗下墜沙灘,貓突然撲出捕雀),或喜劇意味(狗對雪灘上一面旗狂吠不已,它最後倒下了)。不過更動人的,是海鷗對伴侶屍體的不離不棄,離群鴨子與同伴被鐵絲網隔開,雄鹿不隨逃跑的鹿群獨自留下等伴侶等。

以動物為主角拍出上述的效果,大量使用CGI、綠背景和動畫技巧幾乎無可避免。這當然與《伍》的靜觀現實寫意路線大異,但基氏一早點明全屬想像,此舉實無可厚非。其實驗性又與他後期作品一脈相承,更不乏神來之筆(如用Ave Maria 及Andrew Lloyd Webber 的Love Never Dies 為配樂,便化腐朽為神奇),作為大師遺作可謂一個完美的句號了。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