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和高達

康城開幕不過四天,出事卻起碼兩次。萬眾矚目的韓國片《玉子》(Okja)周五(19日)早上八時半的傳媒優先場,竟然出現銀幕上下方皆裁掉一截的岔子。離奇的是在觀眾不斷的噓聲下,仍然持續放映了十分鐘才停掉從頭再來,實在是無法原諒的低級錯誤。何此片由Netflix出品,除韓國外全球皆不作戲院發行,入圍康城競賽早已惹來法國院商的大力抗議,連評審團主席艾慕杜華也被迫開腔,力撐戲院才是電影發行的最佳平台。難怪有陰謀論者相信,這回的「技術故障」可能別有內情;而影展當局也火速發出新聞稿道歉,為事件降溫。該場放映片頭出現Netflix的字樣時,喝倒彩與鼓掌聲此起彼落,蔚為奇觀。

想起《龍貓》

《玉子》本身可說保持奉俊昊的一貫水準,無論特技、動作或人情都處理得有板有眼,但論新意則欠奉。最可觀的自然是「玉子」這隻「超級豬」,在電腦及模型特技結合下栩栩如生天衣無縫,牠和小女孩猶如寵物狗的關係也令人想起《龍貓》。但在《末世列車》這樣跨國合拍的大製作後,奉俊昊已無法回到《韓流怪嚇》那樣純粹的韓式諷喻驚險片了。《玉子》投資更大,Netflix要照顧的是全球市場(儘管奉說絕無限制其創作自由),所以上半部是韓國背景,下半部則去了紐約,調子也由溫情喜感變成暴力、諷刺及驚慄。保守的角度看,這般不統一當然是缺點,但亞洲電影(港、日、韓)其中一種活潑的生命力,不正是類型上的混雜交錯嗎?

另一次出事則為《欽敬(高達)》(Redoubtable)的傳媒優先場,戲院發現可疑無人認領物體卻秘而不宣,直到過了開場時間,才匆匆下令不同隊伍、輪候的上千觀眾向後疏散,證實虛驚後又重新開門讓觀眾進場,卻全程無一句清晰的公開宣布,危機處理之差勁令人咋舌。至於影片本身,以高達和第二任妻子安尼維雅嬋絲基合作《中國女》結緣、短短三年的婚姻為題;也寫到一九六八年法國五月革命前後高達的政治激進化,不乏噱頭、吸引力。但《星光夢裡人》導演Michel Hazanavicius根本大大過譽;這回只懂大量借用高達的各種表面花巧,賣弄一些小聰明,猶如東施效顰,不提也罷。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