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與社會的糾纏

很多人或許接受不了《愛情二重奏》的推展,認爲不過是一雙男女無聊透頂的困獸鬥。但如果對柴門文的漫畫有所涉獵,大抵便會感受到日本X一代的無助氣息。背後的社會環境是經濟起飛後,每個人都以爲可以尋求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模式。但眼前現實是日本的公司文化根深柢固,正如《愛情白皮書》的掛居保所云——要生存下去必須學會僞裝,不可以讓他人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

《愛情二重奏》中Kei正是社會的outsider,而在客觀的丁方房間內,前景迷糊的氣氛一樣可以破壞感情關係。Kei與Yu愈想忍讓對方,所造成的自戕及傷害也愈大:結果只可分開,透過分開才可以覓回個人身份及存在空間。

對香港的觀眾來說,銀幕上的一切較難引起共鳴。因爲我們的年青人慣於提早世故,而可以逃遁的空間也選擇不多。但日本的微妙環境正好有這個好處——要躋身於東京謀一位置自然吃力異常,但只求低限度生活流落於城市邊緣却絕不困難。在失重與承諾之間,Kei與Yu面對的難題,除了兩人自身的感情關係外,更重要的乃是與外在世界相交接的途徑。到頭來Kei向現實低頭求職投身入社會,Yu經過自我放逐—段日子後又重投Kei懷抱,兩人將來的生活或許就如Kei先前的自我嘲諷——回家、看電視、互相安慰,關心一番、上床又一天。二重奏的結局是快樂還是無奈,大抵只有大家各自心中才清楚知道。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