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謀殺的謊言

對渡邊文樹風格稍有印象的觀眾,都會知道他一向鍥而不捨教人生畏,《破口大罵》他拍七年前一個年青人在糞池遇溺的「意外」事件,透過追查把小鎭上複雜的政治、經濟糾纏關係也暴露出來。

電影一方面是紀錄調查的部分,他透過不同綫索的查究,逐漸把問題的重重破綻及矛盾表露出來。另一方面是以戲劇形式重構當時實况,這固然只是一種詮釋看法,某程度上甚至削弱了導演作爲中立第三者的立場觀點。但渡邊文樹就是不介意與保持自己的中立身份,當電影發展到中段時,他開始發覺到年青人的死與黑金權選擧以及核電廠的經濟關係愈陷愈深,導演再也按捺不住,以攝影機作爲紀錄的工具(他口口聲聲不肯用武器去形容攝影機這一工具),四出去追問小鎭上各方的人。

到頭來,一個人的死突然勾起一個鎭的集體殺人氣氛,每個人都似乎知道眞相却又不欲多言,結果無論直接或間接均牽涉入這場謀殺事件中。

渡邊文樹深知不可能從他們口中套出任何眞實表白,他孜孜不倦去逐一盤問,無非企圖把所有「共犯」的迴避窘態置於鏡頭之前,從這一點出發,他的狠勁確實教人佩服且憂心,由平民百姓到市議到黑社會流氓甚至到警察廳,無一不與他們正面對衡。紀錄片最終的完成,也仗仰導演的拼命尋索。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