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胤──限制下磨練出風格

因為去年《冰毒》入圍競逐金馬獎最佳導演,並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讓更多人記住了趙德胤的名字。其實他的三部長片(《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冰毒》,合稱「歸鄉三部曲」)都曾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過;鮮浪潮國際短片展也放映過他的短片《華新街記事》;《沉默庇護》作為《台北工廠》其中一段,曾在夏日國際電影節放映;《安老衣》作為《南方來信》 其中一段,亦曾在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早前舉行的香港獨立電影節就一次過選映了他的「歸鄉三部曲」及三部短片,並邀請他來香港出席映後座談。

出身於緬甸,然後在台灣唸書和打工的趙德胤,從2008年的短片《摩托車伕》開始,已大致奠定了其後「歸鄉三部曲」的風格:低成本、極精簡的拍攝團隊、大量使用非職業演員、長鏡頭、手搖攝影、打遊擊似的偷拍,以帶有紀錄片味道的拍攝手法,拍出平實內斂的故事。張偉雄分析趙德胤的電影時,認為他「是另一個蔡明亮,看他怎樣用王興洪,就像蔡明亮用李康生。他們皆於南亞出生,在台灣唸書,藉著電影發亮發光,貫徹地拍自成一格的電影。」我認為他更像早期的賈樟柯,尤其是他運用流行曲的方法,以及對小人物困局的描寫。而趙德胤拍他的家鄉臘戌,也就像賈樟柯拍汾陽。

趙德胤拍短片《摩托車伕》,是趁著回鄉的時間,用了兩天在中緬邊境冒險拍攝。他鏡頭下的人物總是邊緣的,帶著異鄉人的感性,據他在訪問裡說,拍《摩托車伕》的那次回鄉,是他離家十年後再踏故土,再看見母親卻感覺陌生了。及後的《歸來的人》就呈現出這種回家的疏離感,漂泊在外的日子固然是異鄉人,即使回家了還是覺得跟家鄉格格不入,是永遠離散的狀態。

趙德胤的電影風格,很大程度受到他的創作環境和拍攝資源所影響。看他在金馬電影學院的畢業作《華新街記事》就能看到差別,這部短片有同屆學員合力參與拍攝,還有侯孝賢擔任監製,是一個較大的製作團隊,雖然仍在說緬甸華僑的故事,拍出來的感覺就有點不一樣了,多了一份躁動與輕狂。可以說,趙德胤是在製作條件限制下磨練出個人風格的導演。當很多台灣電影都朝著高成本高回報的方向,趙德胤卻是反其道而行。跟台灣同代的導演(像張榮吉、陳駿霖等)比較,他的電影明顯帶有原始粗糙的氣息,卻又非常簡潔有力,像《冰毒》最後興洪焚燒田地赤膊亂舞,充份表現他欲與三妹互相倚靠的夢幻破滅,還有片尾殺牛的一幕,言簡意賅已道出大環境下小人物待宰的命運。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