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眼看人間》的警世寓言

匈牙利電影White God,香港譯名《狗眼看人間》,但並非只是狗的故事。當小狗哈根流落街頭馬上掉進無處可逃的悲慘世界,牠的主人莉莉也踏上了成長歷程。十三歲的莉莉因母親與繼父越洋出差,暫寄居生父家裡,她與生父之間本來就疏離,更由於這個父親迫她放棄愛犬,關係惡化。莉莉不只無力保護愛犬,更因為賭氣,令哈根被丟在路旁。莉莉的成長,既是情竇初開渴望從異性身上找到家裡缺失的溫暖,盼望進入成人世界(不要玩吹泡泡,寧要父親的工作證),也是跟父親(以至愛犬哈根)和解的過程。

哈根則由溫馴小狗搖身一變成為兇猛鬥狗,到最後率領群狗「越獄」展開復仇,亦是血淋淋的成長經過。牠流落荒地即遇見橫屍街頭的同類。哈根與莉莉分開以後,影片就開始交錯敘述他們各自的遭遇。當莉莉在管弦樂團排練,哈根亦在受訓──遭到鬥狗教練的凌辱折磨,教練看準牠還有靈性,利用極端暴力,令牠對眼前一切怒火中燒。哈根在狗隻收容所看到電視播映Tom and Jerry,卡通裡響起的《匈牙利狂想曲》,既是莉莉努力排練演奏的樂曲,也是哈根目睹同類被人道毀滅,繼而展開逃亡及反擊的背景音樂。

電影共用了274隻狗來拍攝,由其中一對孖生狗兄弟Luke和Body飾演哈根。晃動的手搖鏡頭、低角度拍攝,讓觀眾更投入到哈根和莉莉的不安狀態。這部電影在去年康城影展「一種關注」單元贏得大獎,戲中的狗更獲頒「狗棕櫚獎」。有關流浪狗在狗隻收容所面臨生命倒數的殘酷遭遇,早前已有台灣紀錄片《十二夜》詳細記述。而《狗眼看人間》的導演康奴門多佐所關心的,不只是人狗衝突,而是以狗作寓言。故事描述政府向混種狗抽重稅,又大舉搜捕流浪狗,突顯「殺狗不見血」的制度暴力,又刻意安排莉莉父親在屠場工作,合法地大規模把另一物種的生命了結。因此電影原名叫White God,是在暗諷操控一切生殺大權、自以為神明的人們。當中要說的也是掌權者對弱勢群體的不公義與傷害,尤其是富裕白人佔盡好處,弱勢種族和階級備受欺壓,說不定有天就像哈根那樣作出反擊。

美國導演森姆夫勒在1982年曾經拍過一部電影,叫White Dog,講述女主角把一頭白狗帶回家,豈料此狗自小被人以暴力方式訓練成專門襲擊黑人的「殺人武器」,影片就用一隻狗,帶出了針對種族歧視的尖銳批評。《狗眼看人間》是異曲同工。當衝突已起,一方絕地反攻,一方武力鎮壓,如何止息干戈,如何平等相待?最後一幕不只構圖優美,亦相當有意思,雖然觀眾可以想像往後極可能慘烈收場,但導演還是想給人間留一絲希望。電影一開始就引用了德語詩人里爾克的名句:「一切可怕之事物都需要我們的愛。」正好提醒我們好好正視仇恨的源頭。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