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財經新聞

香港未來10年

正在讀賈樟柯的電影手記《賈想》,在裏面一篇圍繞《小武》的對談,他曾有如此感嘆:「……真正以老老實實的態度來記錄這個年代變化的影片實在是太少了!整個國家處在這樣一個關鍵性轉折時期,沒有或者說很少有人來做這樣一種工作。我覺得,這種狀況對於幹這一行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恥辱——起碼從良心上來講,我也覺得應該要想辦法去做一個切切實實反映當下氛圍的片子。」

作者: 
2015年
11月
25日

猶念情盡時

把是枝裕和頭四部作品並列,會隱約發現一個規律:第一與第三部作品(《幻之光》及《這麼…遠,那麼近》)強調人際間溝通、了解之難,即使是最親近的人,我們也未必能洞悉他們的內心世界;第二與第四部作品(《下一站,天國》與《誰知赤子心》)則用一種更積極的角度去肯定人情聯繫,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你與我共同建構的記憶,成為了匆匆浮生最後也是最可靠的意義。在冷熱之間游離,孤絕與期盼同在,對人心之本抱有疑問質詢卻又一再展示情感的堅實、微妙、可貴──這股兩端拉扯的張力無疑是早期是枝的一大創作源泉。

作者: 
2015年
11月
18日

聽前生

身死以後,到達天國之前,死者會有7日時間停留於一個中轉場所。他們在那裏可以選擇生命中一個愉快的片段,讓工作人員像拍電影一般把它重現,然後死者就可以帶著最美好的人生回憶渡向永生。《下一站,天國》(1999,下稱《天國》)的故事,就是圍繞這個為期一周的工作循環展開。

作者: 
2015年
11月
11日

深層次情感記錄

有關悼亡的電影,恐怕再難找到一齣克制如是枝裕和的《幻之光》(1995)。但凡寫及離逝之痛的電影,縱不濫情,也少不免會渲染心理上的激烈起伏,或盡量發揮死別的沉重力度。《幻之光》不學《巴黎最後探戈》裏面Paul在亡妻前自剖的絕望與歇斯底里,也不似《無始無終》那種在生活日常難掩喪偶哀愁的作法;《幻之光》的感情藏得更深,來得更含蓄,對女主人公由美子來說回憶是一口深深的水井,必須持續向下探索才能觸碰到一直壓在心中的生命缺憾的源頭。

觸及心靈深處

作者: 
2015年
11月
04日

計算錯誤?

我不能說我毫不享受《海街女孩日記》。光是看明星就有夠讓你滿足了。4位女主角中,我較喜歡綾瀨遙,電影中她演大姊香田幸,淡薄妝容不突出美貌,平實的去演一個比其他3個妹妹更成熟、世故的女性,頗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覺。演四妹鈴的廣瀨鈴充滿活力,在戲中佔不少篇幅,也是相當的可愛討好。這部片中四姊妹的演員陣容,幾乎可以說是「無堅不摧」,除了綾瀨遙與廣瀨鈴外,還有長澤正美與夏帆飾演二姊佳乃與三姊千佳,正如朋友所言,「這個牌面可以攬盡由少年至老年的男性觀眾,總有一個對中你的胃口。」

作者: 
2015年
10月
28日

不能隨便說喜歡

早前在香港同志影展看過張作驥的新作《醉.生夢死》後,有朋友問我喜不喜歡這電影。我想說, 我喜歡,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有所不妥。當然我們都知道這所謂的喜歡/不喜歡並不是嚴謹的評述詞彙,但閒話談天之時用也無傷大雅,但在《醉.生夢死》的這個情況,就算是私下寒暄我都不想用上「喜歡」這個字──戲裏的世界切實的暴力、在邊緣掙扎苟活的非典型人物、凌亂而貧瘠的境貌……我不想不假思索地隨便說我「喜歡」這樣的一部電影。我更直接的感覺是一份不安與悸動。不安與悸動是因為電影裏激烈的愛恨糾纏、溫柔與暴烈同時赤裸呈現、低賤齷齪的生命與高貴真誠的深情並存並生。

作者: 
2015年
10月
14日

憂國

我記得中四的時候,上中史課,老師要每個同學各自擬題,做一個專題報告,老師特別叮囑我們不要把題目訂得太寬太廣,以免無法完成。「唔好太貪心,如果你起個題係『中國5000年』,咁點樣寫呢?」老師告誡道,然後他微微苦笑,再補充:「都唔係嘅,四個字可以講曬——一殼眼淚!」

作者: 
2015年
10月
07日

大衛連治藍色嘲諷

周末在戲院正式地看了一遍《藍色夜合花》,這戲我之前只在影碟上匆匆看過一次;除了影片本身的優劣外,我連帶也想到其他的一些問題。這部片的疑陣故布與怪異稀奇,對我來說還是過癮的。

作者: 
2015年
09月
30日

楊德昌與侯孝賢交匯

熱熱鬧鬧地談侯孝賢的同時,不如也談談楊德昌。這兩個台灣新電影的領頭人物,在創作路途上曾過有一個交匯點,那就是1985年的《青梅竹馬》。楊德昌的處女作《海灘的一天》備受讚賞,但他並不滿足,反而激發他要再進一步,用有限的資源去證明自己與一眾新銳電影工作者的真正實力。侯孝賢不但負擔了《青梅竹馬》一半的資金,還當上了男主角,與蔡琴合演了這部電影。

作者: 
2015年
09月
23日

回到風櫃

經過《刺客聶隱娘》的洗禮,回頭去看侯孝賢早期的《風櫃來的人》(1983)和《冬冬的假期》(1984),感覺就像由萬徑人蹤滅的極地回到有丁滿與彭彭唱Hakuna Matata的樹林。《風》片與《冬》片最好看的是演員(這一點,對我來說,適用於《戲夢人生》及之前的侯孝賢作品);形式在這裏是次要的,雖然後來成了獨家商標一樣的「侯式風格」已見濫觴。

作者: 
2015年
09月
09日

Pages

Subscribe to 信報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