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財經新聞

《一個也不能少》

不少人看張藝謀的新作《一個也不能少》都會想起近十年來的伊朗電影。也難怪,影片裏非職業演員的詮釋、紀錄方式的攝影風格、兒童的題材,這些都是伊朗電影的强項。代課小老師魏敏芝到鄕村小學第一天上課,孩子們齊集空地上行升旗禮的一場戲,便叫人腦海裏閃現出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的紀錄片《家家家課》(Homework,一九八九)裏的一個段落—校方叫全校學生在操場上排好隊,舉行紀念聖人的儀式,孩子們一邊隨着大人裝腔作勢,一邊逕自跟身旁的同學嬉戲玩耍,基阿魯斯達米因場面太不受控制,中途將聲帶拿掉,旁述說是「以免不敬,那令人不安的靜默卻引發起深遠的省思。

作者: 
1999
12月
3日

話說戲夢

聽說張繼青將吿別舞台,上月便到台北去看她和江蘇省崑劇院的演出,最後一晚看《牡丹亭》的〈遊園〉、〈驚夢〉、〈尋夢〉、〈寫眞〉、〈離魂〉,只見她在台上,美麗優雅如翩翩蝴蝶,簡直令人心醉神迷。彼方友人憶說多年前浙崑第一次到台北演出,戲完時全院燈亮的一刻,眼簾底下前後左右,竟然都是十多廿載不曾碰面的老朋友,驀然回首,卻已走過了半生。那虛幻的感覺,彷如夢中。聽着聽着,不覺惘然。人生如夢,夢如人生,而戲也者,不就是夢?最近重看侯孝賢的《戲夢人生》,回望近年世事的變化,親人的逝別,倍添感觸。

作者: 
1999
12月
17日

人生裏的方糖

看雅基•郭利斯馬基的《流雲》(Drifting Clouds)(一九九六),很自然就想起他拍於一九九〇年的《火柴廠女工》,女主角都是姬蒂•奥天娜。姬蒂的樣子一點也不起眼,人家的金髮總會引發起風情萬種的遐思,她的一頭金髮卻只落得單調枯燥幾個字;張撲克牌似的刻板面孔長在乾瘦的身體上,走到哪裏都會被人隨手棄在一旁,轉眼就忘記了她的存在。可是,她有不容你我小看的尊嚴。火柴廠女工艾麗斯費盡心思打扮自己參加舞會,換來了快而不趣的一夜情和由此而來的小生命。男人不願意負責任,她冷靜地以自己的方式討回公道。

1999
11月
19日

國慶節看《國歌》

國慶假期去看《國歌》,非常「愛國」。我對田漢這個人物並不特別感興趣,但是他寫《義勇軍進行曲》的三十年代,正値內憂外患,卻活力充盈,元氣飽滿,常令我神遊其間,樂而忘返。四十年前,鄭君里曾拍《聶耳》慶祝建國十周年,已過不惑之年的趙丹和張瑞芳飾演青春少艾的聶耳及其女友,固然吃力不討好。然而,鄭君里的創作意圖(雖然經常流於過分刻意)和趙丹等人力挽(時間)狂瀾的尷尬,畢竟還是有點感動人的地方,不若千禧年前夕的《國歌》,場面大而胸襟小,一如天安門廣場上的大閱兵,令人看得忐忑不安。

作者: 
1999
10月
8日

從寇比力克到林嶺東

看林嶺東的《目露凶光》,很容易聯想起史丹利•寇比力克的電影。片中的山景酒店,一九六七年七月某天曾發生一宗倫常血案,酒店東主懷疑妻子紅杏出牆,砍下了她的頭,然後與稚齡兒子服毒自殺,與寇比力克的《閃靈》相當接近—那片中的酒店也是一間凶屋,一九二一年七月四日曾發生滅門之災。爲什麽是六七年七月或二一年美國國慶日,編導想必有他們的道理。《目露凶光》的劉青雲和《閃靈》的積尼克遜都是現實生活裏的失敗者,一個從電腦專業人士變爲一無所有的負資產者,一個是寫不出一隻字來的壞鬼作家。

作者: 
1999
10月
22日

《反斗神偷》VS《魔幻小戰士》

《魔幻小戰士》(Small Soldiers)中的玩具人形公仔,栩栩如生是意料中事(由史匹堡的夢工場公司出品)。令人失望的是特技標青,戲本身卻失敗;辣手兵團不斷追殺哥根戰士,單調暴戾得來全無幽默感,祖丹堤這回的表現遠遜其前作 《小魔怪》。其反右翼軍人及反唯利是圖大企業的訊息,也變得聊備一格。

兒童玩具反過來向他們的主人宣戰,其實屬於成年人的噩夢:加上開戰的殘暴程度頗爲驚人,影片可謂兒童不宜。《反斗神偸》(The Borrowers)便沒有這種毛病,同樣借助特技把一批「小人類」放在現實世界的環境,卻是一部老幼咸宜的兒童電影。

作者: 
1998年
08月
21日

《風雲》現象

《風雲雄霸天下》開畫日票房四百六十萬,破盡一切紀錄,固然跟它有四十七院聯映兼是周六有關,但氣勢之勁可謂一洗港產片多年的頹風。如今行內熱門的話題,就是它能否打破五年前《侏羅紀公園》所創的六千一百萬紀錄—反正追上《鐵達尼號》的過億票房只是妄想。反諷的是即使《風雲》得償所願,其致勝之道也正是《侏》所揭橥的數碼電腦特技,而再非成龍或周星馳等人屢敗屢戰所仗的超級巨星魅力。這也算是時代潮流,不可抗拒嗎?

作者: 
1998年
07月
24日

《花木蘭》評論反思

迪士尼拍花木蘭,好一個聰明的主意!木蘭從軍的故事,完全可以納入近年迪士尼出品的公式;表揚女性的堅强獨立,就和《風中奇緣》到《大力士》等片一脈相承而更進一步,政治正確(PC)得無話可說。中國題材的異國情調和新鮮感固然更勝,背後對中國市場的覬覦也心照不宣。

以迪士尼製作而言,《花木蘭》一如所料保持水準,歌曲和喜劇的穿插駕輕就熟,連木須的配音也找愛迪梅菲助陣(粤語版則爲葛民輝),其市場計算可見一斑。但由於整個模式太過熟口熟面,儘管西方人拍東方故事不時有些出人意表的地方,大體上卻毫無驚喜可言。

作者: 
1998年
07月
10日

《情深說話》Vs《麥迪遜》

羅拔烈福首次自導自演的《The Horse Whisperer》,中文片名譯作《情深說話未曾講》,儘管並不貼切也可以理解—借黎明的流行情歌配合影片的女性觀眾定位。但那些亂用「文藝」詞藻的廣吿宣傳句,卻足以使人大倒胃口,而且對讀者知多一點影片的內容和特色毫無幫助。

其實一個最方便的宣傳手法,便是把《麥迪遜之橋》拉出來相提並論。兩者從內到外都出奇的相似:主綫都是已婚中年婦人與單身魅力男士的不倫之戀,原著流行小說皆大受婦女讀者歡迎而高踞暢銷書榜多時,將其改編上銀幕的都是老牌偶像男星並自導自演,而且拍出了更高的層次。

作者: 
1998年
06月
26日

本周開畫西片有瞄頭

本周開畫的西片戲碼比上周有瞄頭得多。老將羅拔艾特曼有《迷色佈局》(The Gingerbread Man ),名家高安兄弟有《大保齡離奇綁架》(The Big Lebowski),新秀艾雲素卡龍則有《愛情有刺》(Great Expectations)。

作者: 
1998年
06月
12日

Pages

Subscribe to 信報財經新聞